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迎接黃土水〈甘露水〉 國立臺灣美術館堅定守護臺灣藝術資產

黃土水 (1895-1930) 的〈甘露水〉是臺灣美術史地位崇高的經典作品,2021年出土以後首先於12月18日在臺北北師美術館公諸於世,2022年5月21日移師高雄市立美術館。9月22日這件經典作品終於從高雄啟程歸來,受到國立臺灣美術館廖仁義館長與館員隆重的迎接,正式入藏位於臺中的文化部所屬國立臺灣美術館。

作品運輸人員於國美館典藏庫房拆除〈甘露水〉保護包裝。圖/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這件經典作品今天從高雄市立美術館啟程到入藏國立臺灣美術館的路途,全程以專業溫控氣墊車運送,保存於穩定的溫度濕度環境,並由維安單位護送抵達臺中,在國美館廖仁義館長與館員的列隊迎接與見證下進入典藏庫房,依博物館專業入庫流程,開箱檢視作品狀況後成為國家典藏的藝術作品,保存於24小時恆溫恆濕的保存典藏環境中,並運用現代科技資訊管理技術「RFID」(無線射頻識別系統)管控藏品定位和人員出入庫房門禁保全管理,以專業化藏品保存維護管理的空間設施,確保〈甘露水〉獲得適宜的保存環境及完善的維護管理,守護臺灣珍貴的藝術資產。

國美館廖仁義館長於典藏庫房進行〈甘露水〉作品開箱與拆除封條。圖/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廖仁義館長表示,1921年創作完成的〈甘露水〉,至今百年的流轉,看似只是一件遺失作品的重現與巡展,「但事實上,這是一件藝術作品歷盡滄桑、血淚交織的故事的總和,蘊含著許多層次的歷史意義。一是黃土水的生命歷程是日治時期臺灣人勇敢對抗命運的縮影。二是〈甘露水〉的出土是黃土水藝術生命的復活,三是此件經典作品入藏文化部所屬國立臺灣美術館,宣告國家將以最高的專業能力維護與詮釋臺灣美術史的經典作品。」

國美館廖仁義館長(左)9月15日偕同黃土水親人赴臺北公館祭拜黃土水。圖/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廖仁義透露,日前(9/15)偕同黃土水親人赴臺北公館祭拜黃土水,並向其報告〈甘露水〉於9月22日正式入藏國美館之事,以及今年10月底將舉行〈甘露水〉入藏見證典禮,在國美館公開展覽,並緊鑼密鼓籌劃未來黃土水的相關展覽,「我擲筴向黃土水報告〈甘露水〉入藏國美館的事,得到回應表示他很高興。」感謝蔡英文總統與文化部長李永得的大力支持,讓〈甘露水〉入藏國美館,後續將藉由研究及展覽讓大家更認識黃土水這位臺灣美術史上成就斐然的藝術家,以及追思黃土水的藝術成就與對臺灣美術發展的貢獻。

國美館廖仁義館長(左3)、副館長汪佳政(右3)、典藏管理組林明賢組長(右2)、國美館同仁與高美館同仁於典藏庫房前合影。圖/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黃土水是第一位負笈日本東京美術學校研習現代雕塑的臺灣藝術家,1920年〈蕃童〉入選第二回日本帝國美術展覽會(簡稱帝展),也是第一位入選日本官方展覽會的臺灣人,當年臺灣藝術家能獲得如此殊榮,報章雜誌大篇幅報導,大大鼓舞臺灣人的民族自信與文化覺醒。〈甘露水〉這件大理石雕刻是黃土水1921年入選第三回帝展的作品,刻劃一位具有東方特色的少女身體與姿態,從蚌殼中昂頭前進,宛如從黑暗走向光明,具有地方精神與時代意義,孕育出臺灣民族美學的雛型。然而,黃土水日後卻因製作〈水牛群像〉巨型浮雕過勞而爆發腹膜炎,病逝於1930年,享年35歲。隨著1945年臺灣政權更迭,黃土水的榮耀逐漸被遺忘,而他的作品也從臺灣人的視線逐漸消失,多數作品也在時代變遷中散佚。

〈甘露水〉檢視作業完成後,國美館廖仁義館長(左4)與各組室主管於作品前合影。圖/國立臺灣美術館提供

〈甘露水〉在政權更迭後,白色恐怖期間遭受惡意遺棄,幸而被張鴻標醫師撿回收藏,視如女兒默默保護,直到2021年得到許多熱心人士的協助與蔡英文總統的見證支持,張醫師家屬得以如願將〈甘露水〉捐給文化部。經過材質檢測與修復之後,2021年12月18日文化部長李永得主持〈甘露水〉首展開幕典禮,2022年5月21日移師高雄市立美術館。目前,文化部除了已經將〈甘露水〉提報國寶審議,入藏國立臺灣美術館之後也將得到專業的維護、研究與展示,正式宣告國家將以最高的專業能力推崇臺灣美術史的經典作品。

國美館訂於10月29日舉辦「黃土水〈甘露水〉入藏文化部國立臺灣美術館見證典禮」,重新展示〈甘露水〉,開放民眾參觀,讓藝術作品的意義與價值永續流傳。透過黃土水的藝術作品,讓民眾認識臺灣這塊土地的藝術創造力及其文化資產的豐富實力,讓曾經斷裂與破碎的臺灣美術史脈絡重新恢復脈絡。這個重建脈絡的工作,不會僅止於黃土水的〈甘露水〉,而是以國家的高度持續進行臺灣美術史的重建工作,延伸到每一位藝術家的經典作品,為下一代建立更加完整的臺灣文化多元豐富的面貌。

加入【非池中藝術網】LINE@,藝文展覽訊息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