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程富陽》「以文會友」半日風雲!

【愛傳媒程富陽專欄】當人類進入了21世紀的網路平台,資訊呈現出一副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片地開花,或者說已經到了肆虐橫流的狀況;這對所有的閱讀者而言,當然有好有壞;好的是不用像以前一樣,要找個資料,或讀一篇自己喜歡的文章,非得「上窮碧落下黃泉」,到頭來還可能落的「兩處茫茫皆不見」的結果。但壞處自然也是顯而易見,所有的資訊都鋪天蓋地而來,讓你如入廬山,明明身處其間,但卻仍不見廬山真面目,有時竟連出山的路徑都難以尋覓,活活把自個兒給困在裡面;但又因網路屬於言論自由的疏論平台,大家既可依自己的想法各抒己見,也可依自己的好惡與執著,對它人品足論道,指指點點,有時且不免大放厥詞,傷人耳目,結果惹的大家一身氣,實在伐不來。

因此,今年(111)3月間,竟能在台灣Fb的網路平台外,偶然看到一個由旅居美國的楊仲男二姐,偕其大姐楊紫英,四姐楊育英齊倡議開啟一個非政治,非暴力,無廣告,嚴禁辱罵人身,或擺擂台打筆仗的「以文交友」平臺,也就情不自禁的投懷送抱,並吆喝了一批朋友加入,還因此蒙獲版主惠賜一枚「社團推廣大使」的標誌,著實在讓我自喜好一陣子外,更只能勉力寫了幾篇旅遊文章,PO與各位文友分享,竟還從中得到不少鼓勵,只能說是意外的收穫與緣分。

雖說此平台設立了許多規矩,讓有些朋友稍有顧忌而選擇靜觀其變;但大半年下來,這平台在楊氏三姐妹的號召,及好些筆下有乾坤,且熱心專業的管理員推波助瀾下,才一年多就廣納入會人數逾1萬5千多人;最主要的還在於大家遵守不言是非,暫拋時勢政經,把這些大事留給該幹這活的人去負責;其目的原不過希望會員能只專注於把自己單純或乖舛的人生經歷與感受寫出來,分享眾會友,散播「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的情境,以增添大家退休後的生活情趣而已。

但縱使如此,在曾任法國巴黎《歐洲論壇》主筆,也是本台創台版主楊仲男的籌擘下,仍在今年6月,精選部分會員的文章,編印了一本《JUST WRITE IT 以文會友》專輯,把寫推薦序蔡詩萍筆下描繪那個既遙遠又親切的「以文會友」年代,又給招喚了回來;也讓許多跟我一樣在退休後才舉起小指頭,在電腦或手機上敲起自己的平生見聞,並PO在「以文會友」平台,讓這個平台的朋友,每天既可陶然在「看似尋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卻艱辛」的實境人生,也可感動於「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的深邃之情,並從中體悟另一番人生的品味。

記得「以文會友」在今年7月分,也曾在台北淡水召開過一次會友會,只是很多人都錯過;此次楊仲男女仕趁返台時機,再號召第二次的會友會,並選在日前(20)14時,假台北圓山飯店麒麟廳的《第一夫人咖啡廳》召開,悉聞楊家三姐妹都將聯袂而至,許多會友都早早就報名參加,我也找來好友左化鵬先生一起列席;左兄是早期中央社的駐大韓民國的特派記者,且在中視電視台服務多年,手中ㄧ支健筆,無論橫戈縱馬繪歷史人物,或抒情詩意論千古名流,或信手捻墨趣談現代社會,無不深入淺出,幽默詼諧,給「以文會友」平台帶來許多高質量的內容與樂趣。

當日出席的朋友,幾乎有志一同的提前蒞席,把圓山飯店的《第一夫人咖啡廳》,擠得是水泄不通;會友之間,無論熟悉與否,大家毫無矜持之作,時而圍坐暢談今昔,時而起身遊走各桌,不但各自報名,還自尋粉絲合影拍照;雖然大家都早已離開了廟堂之高,但卻有此機會結緣於江湖之外,以咖啡暢敘人生際遇,那種「歡言得所憩,美飲聊共揮」的樂趣,情境自泛,毫無距離。

同桌右側的石鋭先生,是旅居加拿大溫哥華已有27年的老大哥,本月初才搭機抵台,今日風塵僕僕,隻身單刀赴會,頗現幾分老驥伏櫪,卻仍具壯心烈士的氣概,年輕時就喜好文學,常在中央日報投稿以自娛;而幾乎每幾日就以《淡海散記》系列佳文,分享在「以文會友」平台的陳文六先生,乃是政戰15期的學長,與我這個30期的老弟,正是師出同門,聊起話來,自是如聞鄉音,備感親切。

坐我左側的李京苓大姐,雖較少撰文,但對在平台每位朋友的作品,卻如數家珍,年紀雖已不逾之年,但看起來仍顯美麗大方,英氣非凡;聽她說,她是在1949年母親懷孕十月時,從大陸南京逃難到台灣,卻在途中不及登陸就選在軍艦上呱呱墜地,因艦長名字有個苓字,因此父親索性給她取名京苓,乍聽之下,竟讓人如墮入又一篇《1949大江大海》的大時代故事之中。

另一位孫麗鶯小姐,年紀顯然比我們年輕許多,有一股濃妝淡抹皆相宜的氣質,她溫柔的說,她最喜歡看我們18期蔣濟翔學長的優美散文;看來,這位佳麗,顯然也是一位重情感的朋友;而常在平台文章中給我諸多鼓勵的楊牡丹小姐,也特別從中部搭車北上蒞臨此會,我特地邀她合影,以為致謝;另一位溫德生教授,高中時是師大附中的高材生,曾一時迷惘沒考上大學而當了三年大頭兵,但俗話說的好:「是錐子,任誰也擋不住!」後來考上國防大學醫學院研究所,後又出國讀了博士學位,還在空軍醫界服務了24年,才以上校退伍,由於喜歡寫作,常以林野筆名撰稿,目前是國內「文創達人誌」的專欄作家。

此次聚會時間雖短,但蒞席的會員卻爆滿,版主楊仲男小姐英姿颯爽,巧步周遊各桌打招呼,沒有落下任何一個人,果然是久經沙場,譬如韓信點兵,這點小場面一點也難不著她;倒是大姐楊紫英,前陣子因跌傷了腳,只能由外勞推輪椅輾轉各桌致意,而四姐楊育英則當起總招待,一下子寫名牌,一會兒招呼大家合影,三姐妹默契十足,把大家招呼的妥妥當當,令人佩服不已。

其實,我本想藉此會一睹幾位素仰的朋友,可惜沒能碰到他們;如Elaine Hsu許姐,是退休的大學中文老師,寫作能力ㄧ等一,常不吝私下給我指教文中謬誤之處,此次因近期先生突遭人駕車撞傷,以致無法出席,只能默禱祝她先生早日康復;又如文筆流暢的尤淑旂小姐,聽說因確診,此刻正在台中隔離中,以致無法聽到她爽朗的笑聲,僅預祝她早日出閣; 而Elliot Wuu 這位海軍學長,也因日前(17)返美,不及出席,我對他曾PO了一張30年前的軍裝照特別有感,因為那套軍裝,他迄今仍可穿著適中,相對我30年前的軍裝,如今只能裝下我目前3分之2的身軀,可說令人既羨且忌;而另一位是文化影劇系的學長聶仰賢,本有報名參加,也因臨時有事,不克出席此盛會,他寫過一系列的懷舊與影劇事業有關的故事,及許多海外遊蹤的精彩文章,讓我印象深刻。

也許,有些失落的遺憾,才是冀盼再聚的動力;午后溫柔的驕陽,讓大夥兒感到無比舒暢,咖啡館內這批「以文會友」的朋友,可謂群賢畢至,少長咸即;雖說大部分少的,也已逾耳順之年,但在大家紛雜的叨絮中,卻仍顯出無比年輕的氣息;雖說大多數都已屆暮年,但卻仍不乏有歌以詠志的昂揚情懷,既顯露幾分「老喜身猶健,閒知興更添」的愉趣,也興泛幾許「心若年輕,何懼滄桑」的氛圍;當日晌午的圓山一行之聚,真正可說得上是「以文會友」的半日風雲!

作者為退役上校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