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改革推手碰到帝國野心家 戈巴契夫對蒲亭又愛又恨

(中央社莫斯科31日綜合外電報導)在未流血情況下結束東西冷戰,但未能阻止蘇聯瓦解的前蘇聯改革派領袖戈巴契夫昨天辭世。戈巴契夫生前對於懷抱著俄羅斯帝國夢的現任總統蒲亭,看法始終反覆不定。

蒲亭(Vladimir Putin)掌權20多年來,戈巴契夫(Mikhail Gorbachev)對他有愛也有恨,初期是接納,繼之拒斥,後來又再度擁抱他。一如上世紀80年代時戈巴契夫代表了蘇聯,如今蒲亭在西方眼中代表著俄羅斯。

戈巴契夫最終似乎還油然升起敬佩之意。2018年蒲亭當選第4個任期前夕,戈巴契夫說:「現在他是理應獲得人民愛戴的領袖。」

在經歷動盪的1990年代、宿敵葉爾欽(Boris Yeltsin)當政時期之後,戈巴契夫曾對在2000年首度當選俄羅斯總統的蒲亭寄予希望。

法新社報導,當時戈巴契夫形容蒲亭「明智、嚴肅、含蓄、有條不紊。我喜歡這樣的人」。

對戈巴契夫而言,蒲亭代表著一個機會,能帶給俄羅斯穩定和經濟成長,同時持續由他奠立的民主轉型過程。

甚至在2006年,當人權人士對於蒲亭統治下公民社會受到的嚴苛待遇日益關切之際,戈巴契夫還說:「那些對蒲亭獨裁傾向感到憂心的人都錯了。」

隨著時間的流轉,俄羅斯民主發展的希望破滅,戈巴契夫先是轉向含蓄的批評,接著不惜訴諸嚴詞攻擊。

2011年國會大選出現舞弊,加上蒲亭決定尋求史無前例的第三任期,更堅定了戈巴契夫的反對立場。

戈巴契夫支持抗議大選舞弊的示威行動,並在2013年砲轟蒲亭統治下的俄羅斯。

當時戈巴契夫說:「政治漸漸成了偽民主。所有權力都掌控在當局和總統手中。」

「經濟遭到壟斷,貪腐猖獗。」

外國媒體經常關注戈巴契夫的評論,他持有勇於反克里姆林宮媒體「新報」(Novaya Gazeta)的部分股權。在俄羅斯揮軍入侵烏克蘭後,新報已暫停出刊。

但對蒲亭來說,戈巴契夫頂多是眼中釘。

克里姆林宮對這位導致蘇聯瓦解前領袖的批評置若罔聞。蒲亭曾稱蘇聯瓦解是20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悲劇。

當戈巴契夫痛批蒲亭尋求第三個總統任期的決定時,這位前蘇聯情報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 (KGB)頭子則以「自廢武功」反擊這位讓蘇聯解體的前領袖。

2014年,戈巴契夫反蒲亭立場出現轉變。儘管西方國家嚴詞譴責俄羅斯吞併烏克蘭的克里米亞,他仍力挺莫斯科當局的行動。

戈巴契夫表示:「克里米亞屬於俄羅斯,至於要說不是,就讓別人來證明。」

2015年,戈巴契夫支持俄羅斯在敘利亞發動軍事行動以支持敘利亞總統阿塞德(Bashar al-Assad)。

而到了2018年,蒲亭尋求歷史性第4任期時,戈巴契夫說,「在詭譎的國際情勢下」,蒲亭正是俄羅斯亟需的領袖。

諷刺的是,戈巴契夫晚年支持的蒲亭並不把他看在眼裡,並推翻這位前蘇聯領袖致力達成的成就。

戈巴契夫為俄國的反對派和媒體自由開啟了一扇門,但在蒲亭統治下的俄羅斯卻被控迫害異議分子,打壓新聞自由。

戈巴契夫辭世後,蒲亭致哀時對他的成就著墨不多。

蒲亭在悼詞中寫道,戈巴契夫是「一位政治人物和政治家,對世界歷史的軌跡有重大的影響」,並「努力對緊迫的問題提供自己的解決之道」。(譯者:劉淑琴/核稿:林治平)1110831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