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巷仔內/烏克蘭危機 歐美難硬抗俄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軍隊有能力擊退來自俄羅斯的任何攻擊行動。圖為他今年巡視戰區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表示,烏克蘭軍隊有能力擊退來自俄羅斯的任何攻擊行動。圖為他今年巡視烏東戰區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烏克蘭與俄羅斯關係持續緊張,大批俄軍集結在烏克蘭邊境,甚至有專家警告,必須密切留意明年冬奧時的局勢,屆時俄國可能會採取行動。近期,又有英媒引述烏克蘭退伍軍人事務局長拉普蒂娜(Yulia Laputina)接受專訪的內容,聲稱若莫斯科發動攻擊,戰爭不會僅限在烏克蘭境內,意味著一旦開戰,戰火蔓延可能會引發第3次世界大戰。

這樣的說法,固然被質疑是過度渲染,然而,這確實不是場不痛不癢的衝突。俄國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不滿北約向東擴張,又看準美國正專心應付中國、歐洲國家不夠膽與俄國正面開撕,遂提出《美俄安全保障條約》、《俄國與北約成員國安全保障措施協議》等草案,明言要烏克蘭不得加入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簡稱北約,NATO)、蒲亭更於21日開門見山的說,不排除以軍事措施回應「不友善行為」,被認為是對烏俄邊境可能爆發衝突的暗示。

蒲亭提出條件、藉機喊價、從表面營造「可談判」的氛圍,但要歐美和北約接受這些條件是有難度的,對烏克蘭更是如此,事實擺在眼前,烏克蘭要不堅持主權,要不就眼看主權受損,多年試圖加入北約和歐盟的努力也會被迫暫停,如果找不出折衷道路,俄國侵烏恐怕只是早晚,問題在於會採取何種形式;在衝突可能發生的前提下,未來走向也引發國際社會關注。

一、緊掐地緣政治要塞

以海洋戰略來看,黑海是俄羅斯成爲海洋國家的重要關鍵,從17世紀後期開始就是必爭之地,它對俄羅斯的重要性,不亞於渤海、黃海之於中國,北海、英吉利海峽之於英國,巴拿馬運河之於美國,無論是出於地緣政治還是經濟考量,俄國都必須在這裡保有影響力和控制力,因此每當歐美的軍艦或偵察機在黑海試探時,俄國通常會立馬反擊,而烏克蘭便位於黑海北端。

▲俄羅斯與法國軍機在黑海上空交鋒。攝於2021年12月中旬。(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在前蘇聯時代,烏克蘭和其他鄰近國家都在蘇聯的控制下,問題不大,但蘇聯解體後,烏克蘭獨立出去,近年還越來越向歐美靠攏,讓莫斯科相當警惕。

此外,黑海南端則是土耳其,從鄂圖曼帝國開始,土耳其就是俄羅斯的老對手了,想從黑海進入地中海、大西洋,就必須通過伊斯坦堡海峽和達達尼爾海峽等,這些地方都是土耳其控制的,而土耳其早在1952年就加入了北約。為了防止北約勢力藉土耳其插足黑海,掌控黑海的地緣戰略要塞,俄羅斯勢必得緊掐其他前蘇聯衛星國,故在2008年入侵喬治亞,並於2014年出兵奪下克里米亞半島,因而和烏克蘭交惡。

另一方面,俄國也想在陸地上阻隔北約勢力。對蒲亭來說,美國在烏克蘭搞事,就是在俄羅斯門口搞事,而北約在羅馬尼亞等東歐邊境部署戰略武器,無疑是拿刀架住俄國的脖子,是莫斯科絕對無法接受的敵意威脅,所以俄方近日提出的《美俄安全保障條約》、《俄國與北約成員國安全保障措施協議》就載明,北約不得在未事先取得俄國同意的前提下,繼續於前蘇聯國家進行軍事活動,也必須承諾不會納入前蘇聯國家成為北約會員。

雖然明知這些要求會讓北約大為光火,但蒲亭就是把價碼開的這麼高,守護國家安全和利益是紅線,必須寸步不讓,歐美同不同意,蒲亭心中都有一套劇本可走。

▲俄羅斯於2014年3月佔領國際承認為烏克蘭領土的克里米亞,引發一連串政治風波。俄國反對被貼上「併吞」的標籤,辯稱讓克里米亞獨立並加入俄羅斯聯邦的公投符合國際法。圖為當時俄國戰艦部署於黑海。(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二、烏克蘭能撐多久

2014年克里米亞危機爆發時,曾有外媒專文分析指,烏克蘭有參與北約行動的經驗,但並不多,軍隊雖然進行了一定程度的改革,但不夠先進,許多裝備保養欠佳。幾年過去了,烏克蘭的軍事現代化又更上一層,雖然還是難以和俄國比肩,可俄軍要長驅直進也有難度;即使成功佔領烏克蘭,持續性衝突的代價高昂,俄軍又該如何善後?

以過去經驗來說,俄羅斯2008年出兵介入喬治亞的南奧塞提亞和阿布哈茲地區,以及2014年在克里米亞所做的,都有個重要因素,就是這些地方的親俄分子多,但以烏克蘭本土的人口來看,78%為本地人,其餘才是俄羅斯人、羅馬尼亞人、白俄羅斯人等,要達到全國性的戰爭規模並非易事。

綜合研判,俄羅斯應該是先以製造混亂和威懾為主,近期大規模在邊境集結軍隊,一方面是要恐嚇烏克蘭,動搖現有政權;同時也就白俄羅斯問題、炮製難民危機給歐洲添亂。不過,全面的軍事行動固然不是首要選項,但若烏克蘭執意加入北約,俄羅斯多的是手段來管管昔日小老弟,包含在烏克蘭東部的盧干斯克(Luhansk)和頓內次克(Donetsk)地區,煽動親俄分離主義者持續作亂。

▲烏克蘭政府軍與俄羅斯支持的分離主義叛軍,在東部地區持續衝突,當地民眾家園遭毀,被迫離開。(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三、北約歐盟 幫與不幫

看完前面,最重要的問題來了,若真的爆發衝突,無論是否能被定義為戰爭,國際社會又能幫多少忙呢?這件事首先會落在烏克蘭一直想加入的北約和歐盟頭上。

對西方陣營來說,烏克蘭是他們面對俄羅斯的第一道防線,放著不管,若日後俄國藉著烏克蘭威脅到歐洲安全,並損害自由、民主價值觀,並非西方陣營所樂見的;但尷尬的是,烏克蘭既非北約成員,也不是歐盟會員國,為了1個還不是自己人的國家和俄國打起來,似乎師出無名,何況俄國已經放話,不准烏克蘭加入北約。

此外,寒冬降臨,能源價格仍舊居高不下,對相當依賴俄國供應天然氣的歐洲,能談判的籌碼又少了1張。況且,由俄羅斯經波羅的海通到德國的天然氣管道「北溪2號」已經完工,雖然因美國施壓暫時未啟用,可一旦啟用,白俄羅斯、烏克蘭,波蘭等東歐國家,特別是烏克蘭,依靠現有管道獲得的過境費收入將會大減,重要性也會下降;無怪乎烏克蘭總統澤倫斯基(Volodymyr Zelensky)會將北溪2號描述為「危險的地緣政治武器」,批評俄國將以此來打擊烏克蘭和東歐。

▲北約秘書長史騰伯格本月16日呼籲,俄羅斯應緩和烏克蘭及周邊局勢,並聲稱北約已準備好與莫斯科對話。資料照。(圖/美聯社/達志影像)

四、結語

筆者認為,倘若2國真的開戰,歐美固然不會無所作為,但手段的強度,除了須考量代價外,也可能讓事情越來越糟,直接出兵即屬於最強硬手段之一,歐美理應會盡力避免。美國總統拜登(Joe Biden)就說過,烏克蘭還不是北約會員國,所以美國沒有義務派兵協防;英國國防大臣華勒斯(Ben Wallace)也表示,若俄羅斯入侵烏克蘭,英國及其盟友「極不可能」出兵介入。

儘管烏克蘭頻頻對世界喊話,懇求支持,甚至有了大戰的預言,但若非利益真的重大、有切身安危、自身遭受攻擊,外國人民不太會支持政府,勞民傷財只為干涉他國事務。目前最有可能的還是,歐盟和美國會試著坐下來,好好跟俄國聊聊,必要時實施一些「制裁」,只是效果未必很好。

在這樣的前提下,第3次世界大戰的說法,可能有點言過其實了,但就如前面提到的,烏俄議題有其重要性,就算沒有到世界大戰的地步,一旦爆發較大規模的衝突,後續對地緣政治、能源價格、經濟動盪的影響,也是不能不關注的。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