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在痛苦中尋求重生的過程,只能自我救贖:那些傷害過你的人,不必感謝。

女子學 更新於 07月29日09:38 • 發布於 07月29日09:38

有一句話叫做「感謝那些傷害你的人,使你變得更強大。」我不是很喜歡這樣的說法。

身為一個患有憂鬱症和焦慮症的感情作家,這一路上走來,那些傷痕,都是我跌跌撞撞、努力讓自己勉強活過來的成果。

那些傷害我的人,造成的就只有傷害而已,而從中學習到什麼,或努力獲得些什麼,都是我費盡了生命,在泥濘裡掙扎之後,好不容易得來的成果。

沒有傷痕的印記,或許能更圓滿

要是我真的沒有經歷那些痛苦,也許不會有今天的這些成長;但如果沒有經歷那些痛苦,也許我可以用更快樂、更自在的方式生活下去,不必淬鍊出具有影響力的文字也無妨,只要能夠平淡自在地過完一生,那就是很圓滿的結局了。

世界上有很多不平凡的人,都是努力走過傷害而來的。譬如張愛玲,她一生中的作品,不乏描述她早年經驗,以及和胡蘭成那一段戀情的小說。要說她過得苦不苦,我想那是很痛苦的。如果可以幸福,也許她會寫些浪漫的愛情故事,而不是那些折騰人的劇情,但就因為她的感情世界,葬送在胡蘭成手裡,所以她才不斷地描述那一段愛情,一直到最後的《小團圓》,依舊是以她和胡蘭成的悲劇作為主軸描繪而成的。〈延伸閱讀:真正的「寬恕」是饒過自己:當無法原諒時,離開痛苦環境才是善待自己的方式

如果可以選擇幸福,我想她會寧可不要寫出像《傾城之戀》那樣悲戚的小說,也要和胡蘭成幸福地走下去;但就是沒辦法,所以才讓她誕生了那一部作品。

走出傷痛,最該感謝的是「自己」

對我們這些讀者而言,或許是有幸看到那部作品;但對她而言,卻是痛苦釀成的一部淒美愛情故事。

況且,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夠全身而退地走過痛苦的。邱妙津也好、林奕含也罷,她們都寫成了流傳後世的巨作,但她們都自我了斷了,因為那個痛苦實在是太痛了,她們在感情上受的傷痕,痛到難以彌補,一個是台大心理系畢業、到法國就讀心理碩士的作家,另一個則是長期接受心理治療的作家,即便接受心理的幫助這麼久,卻依然無法走出傷痕,最終選擇自殺離開了人世。

因此,我並不覺得,我們應該感謝那些讓我們受傷害的人,因為他們傷害我們之後便離開了,而我們能不能繼續好好地活下去,依憑的是我們自己努力的成果。有些人根本看不到走出傷痛的那天,而那些走出傷痛的人,費的也是好一番功夫才達成的,其中的辛酸,沒有人能夠體會。

 

所以,如果你曾被傷害,還有幸能夠走出來的話,我覺得應該好好感謝的,是你自己。

 

主圖來源:Pinterest

作者粉絲團:貓心—龔佑霖

copyright by share99

★ 加入《女子學》Line 好友,與妳分享生活大小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