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我跑船,是為了有一天能上岸。」海上管理之道:不在親人身邊,同事就是家人

海運業的高薪吸引許多工作者的目光,但你能夠忍受與親人分開,還要和同事24小時待在同一條船上嗎?

商船上除了實習生以外,所有船員不論年資,年薪都能破百萬,根據主計處資料,年薪破百的工作者占全台15%左右;論薪資,船員屬前段班,但離開陸地在海洋上浮沉,付出的代價是與親友分別的離愁,和伴隨自由而來的寂寞。

台灣約有6、7,000人在海上討生活,為陸地上的人們乘風破浪,撐起台灣世界級的海運產業,陽明、長榮、萬海與德翔海運四大貨櫃船公司全球市占約10% ,看不見盡頭的汪洋大海,乘載了哪些討海人的光榮與哀愁?《Cheers》訪問了多位船長、船副,為工作者揭開船員們掩蓋在浪濤下的身影。

船上烤肉解鄉愁,還能增進感情便於管理
現任陽明海運船長鍾嘉原是海洋大學商船系的畢業生,他原本不打算上船,在補習班任教了2年,為了與當時的女友實現共同理想生活,決定站上甲板拚搏,「我才上船半個月,就被『船變』了,」鍾嘉原說,這樣的故事,在船上並不少見。長期無法與所愛見面,思念與鄉愁沉甸甸壓在每個船員的心上,好像讓船隻離港的速度慢了一些。

「就像船遠行是為了靠港,我跑船就是為了未來有一天可以上岸,不用跟親人分開過安穩的日子。」

鍾嘉原的下一步是要考領港,也就是俗稱的「引水人」。成為領港,是大部分船員的終極目標,需要豐富的經驗,引領各種船隻安全靠港,是能待在陸地、擁高薪,又能發揮海事專長的工作。

船員的心懸在陸地上,在每年中秋節前後更加明顯,若受船長允許,船員紛紛簡單搭起烤肉架,用木炭在大海上升起炊煙,暫時放下工作聊天烤肉,海上「萬船烤肉萬船香」,不僅應景緩解鄉愁,也為船上生活增添樂趣。

現任龍忻船務經理的葉儒芸說,在她擔任陽明海運貨櫃船宇明輪大副時,就曾經和同事們在中秋節從馬來西亞的巴生港一路烤到越南。

聚會、烤肉、分享食物對船員的意義,不僅是社交活動,更是管理的一環。

葉儒芸身為船上少見的女大副,她大部分時間都隻身面對十幾個大男人,身高178公分、個性海派的她雖不至於被欺負,但要管理經驗豐富的老水手,或是跨部門跟輪機長周旋,還是需要食物來拉近彼此的距離。「有些船員覺得妳是女生,一定不行,」葉儒芸說。

在疫情爆發前,葉儒芸結束靠港作業後都會買小點心、蛋糕分送給船員們。「我的管理方式就是跟船員當朋友,像家人、哥兒們的感覺,」葉儒芸表示,海上工作同事需要24小時待在一起至少8個月,如果關係不好,會「生不如死」。

因此在船上即便發生打架鬧事、吵架爭執的狀況,通常也不會直接用發警告單的方式處理,而是吃頓飯、坐下來聊一聊,至少讓合約期間的工作順利完成,這跟一般職場上公事公辦的文化很不一樣。

中國航運公司散裝船(編按:散裝船運送不須裝箱的大宗貨物,例如鐵砂、穀物等)船長洪昇揚也認為,船上的管理職位需要非常強的交際能力,因為這些船員們大多數都在寂寞、高強度工作中掙扎求生。

洪昇揚的作法,是常態性舉辦烤肉聚會,讓聚會成為管理的一環。「一般結束卸貨任務、靠港作業後,我們會在閒暇時間聚餐聊天,藉此溝通問題、培養默契,讓工作更順暢,」同時,洪昇揚也了解船員最渴望在船上獲得的物資,

「只要拿得到足夠飲水、食材,船員就會認可我這個船長,」洪昇揚說,這代表船長有能力照顧到船員的基本需求。

因為散裝船的性質比較像「計程車」,只要有租家出更高的價格,隨時有可能改變航線,例如前一天說好要去西澳,隔天洪昇揚就接到消息要改到里約熱內盧,因此船長的重要工作之一就是計算食物、飲水還夠支撐多少天,能不能順利航行到目的港口?

「糧食或飲水份量沒抓好,就會影響船上士氣,」洪昇揚開玩笑說,「如果發現食物不夠,我第一個動作就是在全船面前打電話跟租家反應,讓船員看到船長有在做事。」水不夠,船員可能三天才能洗一次澡;食材短缺,還可能要自己釣魚應急,這對其工作與生活品質都極為不利。

從2008年上船到現在,洪昇揚認為船上的工作跟遊戲中破解任務的感受很像,海上工作也適合他喜愛自由的環境,「在船上沒有主管啊!」洪昇揚笑說,比起陸地,他似乎更適應海洋的環境,例如洪昇揚不會暈船反而會暈車的特異功能,他期待下一次航程的風景。

葉儒芸也喜歡海上生活,雖然嘴上總是說船上很無聊,但她即使一年已經有3/4的時間在海上,休假期間還是會去看海、看船;在船上,她總是默默保養著船上甲板上的鐵鏽,維護船隻航行的安全。在船上如魚得水的她,現在已經靠港回到到陸地上,迎接坐辦公室的生活,下船,也是迫於無奈。

「跑船對女生來說,沒辦法跑一輩子,」葉儒芸說,男生就算結婚生子,還是可以回到海上,但女生一旦到適婚年齡,社會期待的是能照顧家庭、孩子的妻子、母親,而不是遠航的女船員。

近年疫情肆虐,讓船員被關在船上,下不了船,跑船的樂趣減少了大半,葉儒芸也就順勢趁年輕回到陸地上,適應「腳踏實地」的生活。現在她在港口協助船隻進出港的文件處理,即使不在船上,也是討海人最堅實的後盾。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