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棄華碩、半薪加入KKday 她如何從助理當上首席行銷科學家,成立跨國新創?

新鮮人進入華碩工作,享有同儕稱羨的眼光和高薪,理應值得高興。但刁思宇毅然辭職,半薪加入草創時的KKday,甚至30歲創業,給她如此做的勇氣是:「我想知道新生活是什麼樣子。」

30歲成立跨國新創的刁思宇,一直是個勇敢的女生。25歲的她,在工作4年後,向華碩遞出辭呈,以一半不到的薪資、成為KKday天字第一號員工,5年內職務5級跳,從總經理特助躍升首席行銷科學家。

近兩年,刁思宇做為跨國新創Kre8Lab共同創辦人,打造亞洲首個互動虛擬演唱會,光是票務與周邊產品,就賣出新台幣百萬收益。

年紀輕輕就能有此突出表現,刁思宇轉換職涯、為自己不斷加值的關鍵是?

「我是一個愛冒險的人。」刁思宇個頭嬌小,話語卻鏗鏘有力。17 年前她離開家鄉新竹,到台北讀書時,才國中剛畢業。

高中隻身北上求學,大學主動爭取赴美
「國中全班只有我離家念高中,」刁思宇從此開始鍛鍊獨立生活的能力,大學時看準學系鼓勵出國,申請淡江大學位於蘭陽校區全球創業發展學院的資訊創新與科技系(現更名資訊工程系全英語學士班)。

大學期間,刁思宇的國際觀被擴展,首次出國就是跟學校參訪中國;曾經淡大要舉辦首屆柬埔寨志工團,資訊僅公告在淡水校區,身在蘭陽校區的她就極力爭取,最後榜上有名。總是很敢衝的她認為:「不試試看,真的不知道結果。」

曾經,因為留學開銷龐大,刁思宇曾想過轉系,家人卻竭力支持,甚至向親戚周轉幫助她圓夢。飛赴美國後,為節約開支,她拒絕校方昂貴食宿,主動尋找當地台灣學生分租套房。這段在異國磨練生活的經歷,養出她日後闖蕩10國的基因。

從主管的模樣反思:我的職涯是否要轉彎?
背負學貸的刁思宇,畢業後因著資訊工程背景與美國交換經驗,錄取華碩場測驗證工程師,曾赴歐洲培訓、工作。他人眼中薪資優渥的工作,在她眼裡看見的是,上層的主管領著百萬年薪,卻日復一日做著重複作業、力求準時上下班,「我想知道新生活可以是什麼模樣?」這樣的生活,無法滿足她。

4年後,刁思宇順利還清約40萬的學貸。此刻的她面對穩定的工作,卻做出特別的選擇:從零開始加入新創。2014年,她從INSIDE 硬塞的網路趨勢觀察看到KKday草創時的部落格介紹,主動應徵。

KKday共同創辦人陳明明在面試時,對她印象深刻。「她個子很小,可是眼中會放出源源不絕的energy。」他特別欣賞刁思宇談起轉往新創的決定,沒有前途未卜的猶豫,有的只是「捨得放手」的坦然。

從大企業離開,領著不到前東家一半薪水,加入新創當「執行長特助」。當時25歲的刁思宇,是KKday除了四位創辦人外的第一號員工,天天跟校長一起撞鐘。

「當過人資、行政,後來有產品了,就開始做行銷、跑業務。」刁思宇想起在地下室辦公的日子,苦卻回甘。在新創工作,很難與生活有明確界線,任何時候,有新點子就放到暱稱「百寶盒」的辦公室抽屜;半夜興起時,就與老闆視訊,工作能量沒有局限。

愈被看不起,愈要證明自己的價值和眼界
KKday在創辦起始就放眼國際,刁思宇兼任海外開拓主力,瞄準國人最愛的東北亞市場。日、韓語都不通的她,帶著一名翻譯就飛往日韓拜訪。

當時面對跨國旅遊企業Booking.com、Airbnb等搶占觀光大餅,KKday專注提供旅遊行程的服務,未能獲得市場注意。「第一次拜會ANA(全日空),我們沒什麼名氣,誰要見我們?」曾在美國求學、歐洲工作的她,對輕視、歧視都泰然處之,「愈是這樣,我愈想證明市場存在。」她找同為新進者的企業打群架,好比聯手機票比價網Skyscanner說服ANA,成功進駐ANA哩程兌換,上架日本市場。

3年就升上執行總監,卻還想有更大的突破
KKday行銷長黃昭瑛觀察,做業務開發的人,只要克服最初怕丟臉、沒自信的階段,會愈走愈順。刁思宇最高紀錄曾一週飛5個國家,包含香港、韓國、日本的KKday分公司,都是她從零建立。隨著KKday一路擴編到500人,刁思宇在帶兵打仗的過程,薪水不但超過前東家時期。在KKday工作第三年,不滿30歲的她已是東北亞區域執行總監。

黃昭瑛在2018年導入MarTech(行銷科學),交給刁思宇建立「行銷實驗」團隊的任務。當時KKday已有百萬會員,黃昭瑛認為:「行銷經驗豐富的她,最適合分析數據關係,工程師反而沒有她敏銳。」團隊中還找來時任旅宿新創AsiaYo CPO的謝六拾等業師,補強技術門檻。

刁思宇沒有辜負長官信任,擔任「首席行銷科學家」,從數據面透徹會員需求,上任首月,團隊開發的一款Facebook對話機器人,主題是「旅遊系男友」,3天吸引近3,000位粉絲,替會員貼上喜好標籤,為未來精準投放廣告打下堅實基礎。

在KKday,刁思宇從行政、人資、業務、行銷、管理都做過。問到後來決定裸辭、離開一手栽培她的老東家關鍵,她笑:「我一直渴望有更多input(輸入),換產業是很好的方式。」

從旅遊跨足娛樂產業,創業讓她腦子愈動愈快
她與KKday海外第一位員工梁珮珈偕同離職旅遊時,遇到朋友介紹曾出品《無間道》、《志明與春嬌》等知名港片的寰亞傳媒,正為新的事業體尋找創業團隊。

當時刁思宇對新職涯的期許是:跨產業、跨國、從零到一。於是決定從旅遊業跨足演藝圈,刁思宇和梁珮珈接下創業任務,在2019年成立Kre8Lab。

起初,Kre8Lab想打造新一代偶像,複製港星紅遍港、中、台三地的經驗。然而恰逢疫情爆發,刁思宇察覺實體演藝活動難再進行,搬上虛擬舞台才有生機。因此Kre8Lab順勢推出新產品,將演唱會搬到自由度超高、有史以來最暢銷的電子遊戲「當個創世神」(Minecraft),打造亞洲首個互動虛擬演唱會。

刁思宇善用過往的新創經驗,挑戰如何建立數位工具、橋接外部品牌合作、打造商業模式等,令Kre8Lab很快站穩腳跟,獲得麥當勞、香港微軟等知名品牌贊助,單場虛擬演唱會就創造新台幣百萬收入,短短一年,版圖橫跨中、港、台、馬。

回首創業路,刁思宇不是沒有想放棄的時刻。例如母公司寰亞傳媒在數位化的腳步較遲;還有相對嚴格的審查制度,相較於KKday時期的創新、求變,有所不同。

然而,創辦Kre8Lab的過程,因著學有所用,刁思宇仍有滿大的成就感。未來,她想將電商熟悉的「客戶管理」帶進演藝產業,導入「粉絲管理」,為娛樂商機獨有的粉絲經濟鋪路。

黃昭瑛觀察,刁思宇熱愛冒險、挑戰,當別人以「年」為單位回顧自我成長時,刁思宇卻以「月」計時,總想要更多的突破成長,也因此她看好刁思宇的潛力,適合新創的特質:需要很陡的成長曲線。

面對幾次職涯的大膽轉換,刁思宇直言:「現在還有人在規劃職涯嗎?不如說『生涯』更精準。」她並非刻意追求加入大公司、新創和自己創業,只是抓住機會,見識新生活。「看看自己眼下在哪?想要增進哪方面?就大膽前進吧。」

才32歲,刁思宇已然走在人如其名的道路:心心念念全新可能,擁抱更遼闊的宇宙。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