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劉水:收教所日記——別拋棄絕望(三一)

作者在深圳收教所被特殊對待,禁止接見、通信、打電話,通過特殊管道將《往事並不如煙》等幾本家藏書帶進收教所,在囚徒中傳閱,後順利帶出收教所。當作書簽的繩子是收教所囚犯產品。章詒和此書在大陸出版後不久被禁。(圖:本文作者提供)

「絕望」本意是指極度失望。「拋棄絕望」即擺脫失望。而「別拋棄絕望」——因絕望而生絕地反抗、求自由的信心。蘇俄知名詩人曼德斯塔姆被史達林迫害而死,其夫人在回憶錄中寫道:是絕望支撐她活下去,活到史達林死亡。

2004年10月1日,週五,晴

昨天釋放11人。「國慶節」休息兩天,都有加菜。入監5個月,第一次連續休息兩天。

晚飯後,楊所、肖隊入倉節日檢查,照例又來206倉。只要楊所來二中隊,必到我所在的 206監倉。不知道是他惦記我,還是向我示威、刷存在感。每次彼此打打哈哈,亂扯幾句。正在看一本印刷粗糙的盜版書《世界暢銷小說金榜》,楊所拿去翻看一下,自言自語道:「看過,看過!」 吹牛。

這本書選載《情人》、《老人與海》、《廊橋遺夢》、《生命不能承受之輕》、《麥田裡的守望者》等名篇,排版錯漏很多,但絲毫不會影響作為名作的質素。《廊橋遺夢》和《生命不能承受之輕》中的一些文字,再次打動我。

王曉海近來突發獄警職業病。那天正在工廠給包裝袋穿繩子,他突然讓我上倉房,厲聲警告:「劉水,你不要跟沒有水平的人打交道,不要降低你的身份!」我樂得不幹活回倉房,知道他忍無可忍我煽動難友對抗改造、消極囚役。

收工點名,他在院子裡走來走去大罵:「他媽的臭逼!」「給你臉不要臉!」後句幾乎是他的口頭禪。我明白王管教哪來的火氣,我和吳剛惹著他了。我在工廠跟吳剛不幹活,聊天,他很不滿。王管教很想罵我,但又不敢當面罵。

王管教是那種刀子嘴、豆腐心的東北人,直爽,同情犯人,也不會故意給犯人找茬,除非個別犯人所為與他的管教職責衝突,才會亂罵發火。他主管工廠。我入監不久,他讓我給他推薦幾本書,我專門針對他的年齡和職業特點,給他寫了三本書名,《現代化的陷阱》、《中國農民調查》和《往事並不如煙》。我沒讀過《中國農民調查》,入監前讀過一些書評。他買來借我閱讀。我入獄後朋友替我搬家、寄存在他家的《往事並不如煙》等 5、6 冊書,通過特殊管道,都帶進收教所。

《往事並不如煙》2004年4月18日購於深南路深圳書城,十多天後作者被捕入獄。

這幾本書裹上報紙封皮,掩人耳目,在犯人中傳閱。我被捕後,設法偷帶信出去通知張 X, 委托他處理了冰箱、電視機、床等物品,退掉我已租住5年的福田區崗廈村西五坊18號樓305房,只把電腦、書籍和服裝存放在他家。

28號又感冒了,比上次嚴重。連續咳嗽、流鼻涕,喉嚨發癢,上氣不接下氣。左肋的內傷似乎又嚴重了,可能是咳嗽引起的。看來身體抵抗力很弱,主要是營養跟不上,以後鍛煉身體要適度。去醫務室看病,醫生開了不少藥品:活絡油、跌打扭傷丸、頭孢膠囊和君安。

「國慶節」改善伙食。難得一遇。

早餐:瘦肉粥;
午餐:紅燒雞塊、炒油菜,米飯;
晚餐:豆腐皮炒豬肉、炒小白菜,米飯。

2004年10月2日,晴

昨天氣溫突降,刮大風,樓下氣候牌顯示氣溫攝氏18度。本來感冒就覺得渾身冷颼颼, 刮風更覺得冷。

中隊給部分老弱犯人發放冬裝。跟夏裝一樣的淺藍色,晴綸絨,長袖,領口帶拉鏈,左胸有個小口袋。冬裝全是不知多少囚犯穿過、多少年前的舊裝,惡臭難聞。有些人領到後, 馬上套在身上。

今天任管教值班。他值班就很寬鬆,有時點名都懶得走出值班室,讓保安盯著。

早餐:大米粥,榨菜;
午飯:豆腐干炒豬肉、炒小白菜,米飯;
晚飯:芥菜燒鴨,米飯。

2004年10月3日,晴

今天開始幹活,國家規定的長假本來還沒結束,囚犯沒人權啊。中隊和所部管教仍在放假,中隊只有一個管教值班。

上午體操隊訓練,沒人管。我出面向保安要來籃球,他們打小組賽,我在旁邊觀賽。王曉海管教帶人踢足球。踢球是他的最愛,每天晚飯後都組織犯人踢球,有時幹活時他也喊犯人去玩,偶爾會拉上幾個年輕管教與囚犯踢球。打籃球、踢足球都混合在籃球場,場地太小。

剛入監時還喜歡踢球,幾次受傷後,轉為打籃球。這些人踢球橫衝直撞太野蠻。憋壓的男性荷爾蒙在肉體撞擊中獲得釋放。

今天感冒沒上場,坐在醫務室外的白色鐵排椅上看他們玩。陽光暖洋洋照在身上,十分舒服。

下午氣溫轉高,在工廠幹活,給塑料包裝袋底部裝紙板。王管教規定每人完成130 個,就能上監樓自由活動。我裝了幾個袋子,就上樓休息了。體操隊不計產值,只是不讓我們太清閑,防止鬧事,才讓在工廠幹活。

有人去打籃球。吳剛跟張新華打球爆發衝突,拳腳相向。張新華,25 歲,湖南人,武警消防退伍兵。服役時受傷,頭部側面遺留一片傷疤,植皮的半邊腦袋沒長毛,難友給其起綽號「半邊天」、「大疤」。管教們都很喜歡他,一則都是軍警出身,惺惺相惜;二則他的軍被折疊得棱角分明,是全隊模範;三則每晚關電視後,都是他自願收集別人亂丟的小凳子,排排摞起1米高,排成一條線。

因此,張新華非常霸道,喜歡欺負新兵。他沒人接見送錢,經常在監倉偷吃別人購買的餅幹、榨菜、方便麵等等食物。他剛入所時自稱當過武警,但沒人相信他。一次體操隊訓練,他沿著法輪功大樓外壁水管、樓沿,蹭、蹭、蹭就攀爬到二樓。證實他接受過消防兵攀爬訓練。這可嚇壞管教和保安。若他越獄,輕而易舉。越獄和打死人,是監管場所最嚴重事故。如果不是保安制止的話,他能攀爬到三樓樓頂。管教趕來搧他一個耳光,罵道:「你這是教人逃跑,下不為例啊!」再沒追究。

(待續)

劉水 異見人士,資深媒體人,自由作家。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