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全球暖化、俄烏戰爭引爆全球糧食危機!聯合國WFP前領導人提出關鍵解方

2022年7月23日,肯亞北部卡丘達村(Kachoda)村民領取美國國際開發署援助的糧食(美聯社)

兩大糧倉俄羅斯與烏克蘭交戰超過5個月了,導致兩國的糧食出口幾乎中斷,威脅世界糧食供應。俄羅斯持續封鎖烏克蘭黑海港口,在聯合國與土耳其斡旋下,懸掛獅子山共和國(Sierra Leone)旗幟、載有2.6萬噸玉米的拉佐尼號(Razoni)1日上午順利啟航,離開烏克蘭重要黑海貿易港口奧德薩(Odesa),前往土耳其第一大城伊斯坦堡(Istanbul),再駛往黎巴嫩(Lebanon),這也是俄烏戰爭爆發後首艘離開奧德薩的運糧船。

烏克蘭戰爭爆發前,全球已經出現了糧食問題,新冠疫情與通貨膨脹導致這個問題惡化。美國期刊《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專訪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World Food Programme)前執行幹事考爾珊( Ertharin Cousin),她概述一個逐步計畫,為全球暖化持續惡化及戰爭不斷的地球提供糧食。

糧食危機嚴峻

考爾珊表示,全球約25%到30%的小麥作物來自俄羅斯及烏克蘭,而埃及、蘇丹、伊拉克、非洲之角(Horn of Africa,非洲東北部)數個國家、索馬利亞(Somalia)等國家是烏克蘭商品的直接淨進口國,而俄烏戰爭讓這些國家面臨糧食危機。

此外,儘管印度在內的一些國家正大量增加向全球糧食系統釋放的糧食數量,但由於目前全球石油價格與小麥價格飛漲,導致今年6月糧食價格比去年同期高了23%。

考爾珊表示2008年的高糧價危機與目前的糧食危機有類似之處,但今年的糧食危機比2008年那場危機更有挑戰性,因為我們正擺脫新冠疫情,而全球供應鏈嚴重受創,換句話說,全球糧食價格已經很高。許多在2008 年能補貼高糧價的淨進口國如今完全短缺資金,原因是這些國家先前將資金用於因應新冠疫情。

肥料短缺問題

全球約10%至13%的肥料產自俄羅斯,考爾珊表示在烏克蘭戰爭爆發之前,國際肥料界就警告農業界,由於關鍵商品短缺,全球將短缺肥料,預計肥料成本會上漲,例如今年3月,黑海的肥料關鍵成分從每公噸350美元(約新台幣1萬589元)漲到每公噸約900美元(約新台幣2萬7230元),而烏克蘭戰爭導致肥料供應受到進一步衝擊。

考爾珊表示,當今全球幾乎半數的糧食生產約50%依賴使用肥,尤其是由全球5億小農生產的糧食,而肥料每減少1%,全球多達3千萬人的糧食供應量就會減少。

多國缺乏種子、工具、基礎措施

一些人認為地球人口大量增加,導致糧食危機,考爾珊則認為如果人們擁抱科學與創新,就能養活地球上每一個人。她指出,由於許多國家無法獲得種子及工具,導致糧食產量不足。

此外,這些國家也缺乏基礎設施,因此約40%的糧食在到達消費者手中之前就已經損失,原因是缺乏足夠的道路、缺乏儲存空間、缺乏冷藏設施,因此糧食產量原本就已經減少,接著又損失40%產出的糧食。

因應辦法

考爾珊認為,全球社會必須制定必要的政策,確保全球、國家、地方各級都有適當運作的農業系統,這是為了確保各國不設置任何形式的關稅或出口障礙,以免人們無法獲得或負擔不起糧食。

此外,她指出必須確保地方層級有執行工具,並確保農民能獲得這些工具,包括種子、作物保護、必要的水。許多地方的農民無法獲得灌溉,或者無法獲得生產充足糧食的儲水系統是因為制度並未發揮作用。

此外,考爾珊指出,為了讓所有體制正常運作,我們需要公私社區的合作夥伴關係,充分互享資訊與資源,從而讓這些系統發揮最大的生產力。

資助相關策略

考爾珊指出為這些策略建議提供資金深具挑戰。她說世界各國對烏克蘭人道危機的大量支持前所未有,但即使世界各地的人們與各國政府慷慨解囊,危機持續的時間往往比這種慷慨持續的時間來得久。

她舉葉門(Yemen)為例,葉門內戰已持續超過7年,而內戰初期,世界各國為葉門提供大量援助。如今,世界糧食計劃署被迫將援助葉門的糧食減半,但葉門處於嚴重飢餓危機中的人口正在增加,因為內戰持續的時間越長,各家庭養活自己的能力就變得越差。

此外,根據《巴黎協定》(Paris Agreement),國際社會承諾每年提供1000億美元(約新台幣3兆255億元),滿足發展中國家的適應全球暖化與減緩暖化衝擊的需求,但該承諾尚未兌現。(推薦閱讀:新興經濟體「債務違約潮」來襲!燃料、糧食價格雙雙飆漲,IMF、中國恐怕幫不上忙

考爾珊指出,目前全球的弱勢人口在世界上一些最易受氣候挑戰影響的土地上耕種。因此,如果我們不投資耐旱種子,確保不下雨時,我們仍能生產大量糧食,那麼我們未來將面臨更多挑戰。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