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為什麼我不能簡單地像植物,生活只需要陽光、空氣和水?」她的畫會說話 − 插畫家吳若昕自帶旁白的細膩畫作

「我將蜥蜴放回樹上,
第⼀天去看,牠還是沒有動;
第⼆天去看,牠還是沒有動;
第三天,牠還是沒有動,
⾝上佈滿了螞蟻,
我害怕地跑走了。」

在過去一場名為「Lizard & Lullaby 蜥蜴與搖籃曲」的展覽裡,插畫家 吳若昕 分享了小時候她先在學校發現了一隻蜥蜴,因而讓一群孩童將其奪走並把玩到生命結束的故事,「如果我從來沒找到那隻蜥蜴 ⋯⋯ 牠是不是就會活得好好的?」回想這段過往的她輕聲提問,這段關乎蜥蜴的童年陰影所產生的罪惡感,加強了她纖細敏感的感知力;又也許正是因為童年成形了這樣的性格,她與自然和生物特間殊複雜的情感,在畫作裡是堅強又脆弱的矛盾元素。

「自然像個人記憶和集體記憶的交接點。當我第一次搬到倫敦的時候,讓我感到親密和熟悉的就是自然。」 — 吳若昕

曾遠赴英國皇家藝術學院研讀的她,以手繪、偶爾併用傳統與數位媒材整合成動態影像,吳若昕的畫很常是黑色或灰白的背景,以黑暗包裹純真。而為了呈現期望表現而出的感覺、情緒、氣氛,她也會選用不同的媒材搭配創作,像是鉛筆的柔,油畫的沉,色鉛筆的綿,塗抹的混亂 ⋯⋯利用相異的質地傳遞不同的繁複情感。

在〈Starring Night〉,她把夜裡的星星想像成發光的洞口,而天空的背面,巨人通過這些洞口凝視著世界的各個角落。 每個夜晚,每個地方都故事正在發生 ⋯⋯ 這些洞口照亮了世界上所有被淹沒的小聲音。讓每一個微小的事情都有機會被聽到和閱讀。我們可以想像她腦海裡夜幕下獨自返家的人,在城市中尋找食物的動物,一棵被砍倒的樹木 ⋯⋯ 都正在發生中。

雖然吳若昕的作品裡面很少出現刺眼的陽光或高度飽和的色彩,卻給人充滿溫度、空氣和水分的氛圍,鬱鬱蔥蔥的大自然氣息被她以一種舒服而溫柔的方式重現;就連殘酷的自然生死、失去離別,都能雲淡風輕地消融在寧靜的筆觸中,給人強大的想像空間 — 她的畫會說話,自帶旁白

延伸閱讀:

夾在陰暗與輕柔的縫隙中古怪謎樣的故事:插畫家 Jiayue Li 以日常火花描繪出超現實奇譚「有時看著信件匣,覺得自己好像死神。」插畫家豆苗先生以真摯創作,為自我與他者開鑿生命出口
Source:cuturigallery、Ruo-Hsin Wu
核稿編輯:Avril Chen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