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慢了!全球疫苗競賽輸很大,台灣還要再鎖國一年?

遠見雜誌 更新於 07月16日02:33 • 發布於 07月16日02:32 • 鄧麗萍

台灣太慢了!正當台灣之外的平行世界,新冠肺炎確診人數頻創新高,全球科學家都在搶時間研發疫苗,台灣進度卻卡關,秋冬第二波疫情怎麼辦?

過去半年來,台灣疫情雖然有驚無險,但國際疫情依然非常嚴峻,鄰國日本、香港也相繼再爆發。眼下的唯一解方,就是疫苗和新藥。

「疫情只會惡化!」世界衛生組織已承認,在可預見的未來,人們不可能恢復原有的常態生活。截至7月16日,全球確診病例超過1368萬例,疫情爆發七個月來,已奪走超過58萬人的性命;這一天,新增確診超過23萬例,再創單日新高紀錄。

雖然台灣已經連續95天本土零確診,但秋冬又是另一波挑戰,台灣準備好了嗎?除了繼續管制邊境、推行防疫新生活運動,陳時中部長帶領的衛福部,為下一階段的防疫,做好超前部署了嗎?

台灣太慢了:技術不足、病人太少,政府不主導

目前,全球科學家都在和時間賽跑,日以繼夜投入新冠肺炎疫苗研發,已有五家疫苗廠進入第三期人體試驗,其中研發速度最快的疫苗,有望於今年秋冬上市。

然而,台灣至今未有一支疫苗進入臨床試驗。

「台灣太慢了!」前疾管局長蘇益仁指出,台灣最快要到明年3月才有機會生產,恐將無法因應秋冬第二波疫情來臨。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蘇義傑攝

前疾管局長蘇益仁。蘇義傑攝

非常時期,非常做法!目前,國際間都是以緊急狀態進行試驗,讓第一、第二期合併來做,但台灣迄今仍未針對疫苗啟動「緊急使用授權(EUA)」,也就是減少收案人數,以便讓疫苗上市時間提前。

「政府應該要主導疫苗的研發,而不能只是用法規在管,」蘇益仁指出,以第二期臨床試驗為例,全球規定只需1500至2000人,但食藥署仍要求至少3000人,比其他國家高出許多,直到藥廠反應困境後,政府才宣布縮減成1300人。

「這個時候要看政府的決心,」蘇益仁指出,疫苗是政府要的,而且是緊急用的,應去輔導廠商,鬆綁法規。「但我們政府反應不太積極,只是等廠商送件、審查。人家國外是拿1、200億元,同時給四、五家藥廠分頭研發。」

不過,接著難題又來了,即使疫苗通過二期臨床試驗後,就開始緊急啟用,仍需證明它的療效。「萬一出事,誰要負責?政府也不見得敢下這個決定,」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醫師蘇一峰指出疫苗研發的困境。

此外,疫苗進行臨床試驗時,需有醫院參與收案,但各醫院行政流程不一,溝通耗時,「廠商要和醫院談,時間就會拖,」蘇益仁直言,政府應全力支持,協調醫院來配合臨床試驗,不能只有嘴巴說說而已。

和時間賽跑,美國祭出「神速行動」計畫

相較之下,美國卻是傾政府之力,祭出「神速行動」(Operation Warp Speed)計畫,加速研發疫苗和治療方式。目前已選定四到五種潛在疫苗,做為最可能的候選疫苗,包括生技公司Moderna、嬌生等,可望在7月底前就進行第三期大規模人體試驗。其中,Moderna疫苗傳捷報,所有受測者體內皆產生抗體。

蘇一峰醫師提供

蘇一峰醫師提供

即使還不確定是否有哪支疫苗有效,但美國公共衛生及服務部官員預期,在夏季結束之前,就能開始生產潛在的新冠病毒疫苗,目標是在2021年初供應3億劑疫苗。

至於德國,生物科技先驅BioNTech宣布,新冠肺炎疫苗臨床試驗進展順利,有望在年底獲准上市。就連泰國,也將在11月開始對候選疫苗進行人體試驗,目前正準備1萬劑試驗疫苗,正式疫苗可望於明年底前問世。

反觀台灣,目前在疫苗研發的,僅國光生技、高端、聯亞生技等三家,依業者各自預估的進程發展,最快明年第一季力拚上市。

蘇益仁指出,「高端的機會比較高。」但高端目前的進度,也僅是遞件給食藥署、申請臨床試驗,等待審核,尚未進入試驗階段,「最快在8月開始執行第一期臨床試驗,第二期可能要等到12月才能展開。」

前衛生署長葉金川也直指,「國產疫苗進度恐落後美、英、中國大陸一年左右。」台大公衛學院副院長陳秀熙則坦言,不看好台灣能在第一波全球疫苗戰中順利研發得出來,「即使順利研發,屆時可能不敵病毒變異的速度。」

疫苗搶不到,可能要鎖國到明年整年

「新冠肺炎將會流感化,疫情一定會捲土重來,」蘇一峰醫師指出,各國疫情嚴重,發展疫苗是趨勢使然。台灣除了自行研發疫苗,另一個選項是搶先買到外國疫苗,但兩者都顯得困難重重。

台灣疫苗研發仍大幅落後,原因有二,首先是生物科技的研發能力跟不上;第二是台灣沒有太多的確診病人,到臨床試驗階段會做不下去。

「若等到歐美研發成功,疫苗也會優先給國民使用,台灣搶得到疫苗嗎?」蘇一峰指出,若沒有疫苗,台灣鎖國的時間會變得更久,甚至延續到明年一整年都有可能,國民要有長期抗戰的心理準備。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醫師蘇一峰。

台北市立聯合醫院陽明院區胸腔內科醫師蘇一峰。取自蘇一峰臉書

「台灣買不到的啦!」蘇益仁一針見血,即使今年底、明年春天疫苗研發出來,各國都已經分配好。以2019年爆發H1N1為例,台灣當時根本拿不到國外疫苗,現在各國疫情嚴峻,台灣更難取得疫苗,只能靠自己。

「有國產疫苗,才有可能結束這一場沒完沒了的惡夢。」葉金川認為,外國製造的疫苗不可能優先供應台灣,事實上,從開始製造到足夠供應,也要等上很長時間。

新冠疫情仍在延燒,全世界正與世紀病毒搏鬥,分秒必爭。當口罩國家隊為台灣爭光之後,疫苗國家隊卻有些灰頭土臉,期中考表現亮眼的阿中部長,恐怕要加緊準備秋冬疫情的期末考了。

加入遠見雜誌LINE好友,接收更多好文章!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