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羅文嘉》我的生命旅程

【愛傳媒羅文嘉專欄】昏睡了兩天,臉書盡是學歷貼文,我也想起自己的考試之路。

我是在鄉下念公立國小,畢業時第二名,當時風氣,成績好的小孩,有辦法就去唸私立國中。父親受此影響,幫我申請外地一所著名私校,但學校認為我只是第二名畢業,不夠資格進私校。

所以反而很幸運,就在家鄉念公立國中,每天走路上下學、中午回家吃午餐,導師還容忍我自以為是的反抗與好發議論,如果是在私校,應該會死得很慘。

國中畢業,我考上師大附中、台北工專、新竹師專,我也不知自己該唸那一所,三條完全不同的路。一個將來還有大學一關,一個五專唸完就可工作,一個免學費還有職業保障。

爸爸帶著我去新竹城隍廟請示,城隍爺的結論是唸普通高中。

於是,我充滿欣喜離開家鄉,到台北念書。那年,我十六歲,心中唯一的想法是,我自由了,給自己定下的準則是:絕對不再為考試而活。

附中是一所非常自由的學校,不會強調只有考試才是王道,每個人都可以找到自己的價值與自處之道,想念書的安心念書,想玩的盡情玩,想安靜的可以安靜,想活蹦亂跳的有最大空間。

高中三年,我沈浸在自己世界,最常去的地方是光華商場的舊書攤(現在拆掉了),考試勉強應付一下,不會被留級就好。

大學聯招放榜,同住室友考上台大,我上逢甲,沒有自己想念的科系,第二天很認命的收拾行囊,到台北找補習班。

當時羅斯福路古亭國小對面有一間文成補習班,很小的補習班,但據說有很多景美女中學生,那個年代黃衣黑裙的制服很有吸引力。

我很早就去繳費報名,因為可以挑選座位,這事關未來一年重考生活的愉悅與否。我左看右看座位表,終於選了一個氣質優雅的名字「陳怡」旁(你應該可以想像我的期待吧?)

開課當天,我發現陳怡是男生,我們一起坐了一年。

雖然認命的接受重考生活,但我終究不習慣這樣的刻板作息。上課打瞌睡、下課打屁鬼扯,只想痴戀班上女生,不想留戀學業功課。

過了半年,覺得這樣太浪費家裡錢,決定不再去補習班,改自己進修準備。

每天一早,我從師大路巷內的頂樓加蓋租屋處,走路到汀州路的圖書館(市圖分館),展現自我戮力向學的情操。

不到一個月,我決定再回補習班,因為一個人在圖書館日子更無聊,補習班至少有同學可以一起鬼混。

半年後,我考進了台大政治系,那又是另一段生命旅程。

天底下沒有那條路一定正確,不同的風景而已。也沒有那條路一定平順,有時候挫折或蜿蜒反而更美麗。

作者為民進黨前秘書長

照片來源:作者臉書截圖。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