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酸農藝女孩是塔綠班 禾餘麥酒道歉了

生活中心/林奇樺報導

「禾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跑到粉專《農藝女孩看世界》留言「您應該就是塔綠班吧」,引發怒火。(組合圖/翻攝自臉書)

▲「禾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跑到粉專《農藝女孩看世界》留言「您應該就是塔綠班吧」,引發怒火。(組合圖/翻攝自臉書)

近日臉書粉專《農藝女孩看世界》發文替台灣農民發聲、推廣農產品,但沒想到本土雜糧啤酒品牌「禾餘麥酒」創辦人陳相全卻留言「您應該就是塔綠班吧」,引發網友怒火,甚至還有不少人紛紛跑到「禾餘麥酒」的Google商家頁面刷1星負評。對此,「禾餘麥酒」的創辦人陳相全也於19日稍早親上火線,在「禾餘麥酒」的官方粉專發文道歉:「我的用語是徹徹底底的錯誤。很對不起,讓大家對我們失望。」

陳相全首先向農藝女孩以及許多網友表達我的歉意,「我不應該對農藝女孩使用攻擊性、嘲諷性的負面詞語。我的用語是徹徹底底的錯誤。很對不起,讓大家對我們失望了」。

陳相全自稱是農業酸民,並指出自身所學以及創業後的實踐,使他認知到單純由政府採購解決農產品過剩問題,對台灣農業的健全發展其實沒有幫助,但國內不分黨派,過去數十年來的政府都是採用這樣的方式解決農產品過剩問題,「這次處理釋迦問題的方式,我也並不認同」。

陳相全表示,政府採購的確可以減少農民的損失,但也讓人覺得農業主政機關是否缺乏規劃,「現在鳳梨釋迦遭遇對岸的打壓當然必須協助,但讓我難過的不是國營事業是否被迫購買。而是我們的農政單位依然只會老調重彈。今年可以替釋迦農推銷。那麼明年?後年呢?若不能永續,農民長期的商機與市場又在哪裡?」

陳相全也坦言,在《農藝女孩看世界》的貼文下方的情緒性發言是絕對錯誤的,因此也決定向農藝女孩以及許多曾經關心的朋友及夥伴表達歉意。但他也強調,在台灣農業上應當是沒有黨派之分的,「我昨天的言行所造成的撕裂,與我們希望大家一起為台灣農業努力的心意是完全相悖的,我很難過,也很懊悔,也為我一時衝動的行為感到十分內疚。未來,我會深自檢討,不再有類似的錯誤發言」。但他也希望大家透過這次機會,能更關心台灣農業長期發展的問題,「最後,再次向農藝女孩、向大家道歉,對不起,我真的錯了」。

【陳相全道歉全文】

大家好,我是禾餘的創辦人陳相全。

也就是昨天大家在 農藝女孩看世界 看到的Robert Chen,

這裏我想要對農藝女孩以及許多網友表達我的歉意。

我不應該對農藝女孩使用攻擊性、嘲諷性的負面詞語。

我的用語是徹徹底底的錯誤。很對不起,讓大家對我們失望了。

長期以來我就是一個農業酸民,我在學校的所學及創業後的實踐,讓我認知到單純由政府採購解決農產品過剩問題,對台灣農業的健全發展其實沒有幫助。這也是我會自己投入雜糧復耕,開始創業的重要原因。

但很遺憾,過去數十年的政府,無分黨派,大都採這種做法。而這次處理釋迦問題的方式,我也並不認同。

以國人最熟悉的水稻為例,保價收購所造成的國庫虧損已不是新聞;遇有產量過剩的水果蔬菜,請國軍弟兄姊妹協助去化,相信大家也很熟悉。在這些政策下,農民確實可以減少損失。但這些做法一再重複,不禁讓人覺得農業主政機關是否缺乏規劃。如果生產過剩都要請國營事業、國軍弟兄姊妹處理,那農業的主政機關是否應該改為經濟部跟國防部呢?

現在鳳梨釋迦遭遇對岸的打壓當然必須協助,但讓我難過的不是國營事業是否被迫購買。而是我們的農政單位依然只會老調重彈。今年可以替釋迦農推銷。那麼明年?後年呢?若不能永續,農民長期的商機與市場又在哪裡?

這是昨天當下我回文的心境,但我的情緒性發言,是絕對錯誤的。我要再次向農藝女孩以及許多曾經關心我們的朋友及夥伴表達歉意。真的很抱歉。

在台灣農業這條上,應當是沒有黨派之分的。我昨天的言行所造成的撕裂,與我們希望大家一起為台灣農業努力的心意是完全相悖的,我很難過,也很懊悔,也為我一時衝動的行為感到十分內疚。未來,我會深自檢討,不再有類似的錯誤發言。

誠心感謝願意看到這裡的朋友。謝謝你願意聽我說這些。也希望大家透過這次機會,能更關心台灣農業長期發展的問題。

最後,再次向農藝女孩、向大家道歉,對不起,我真的錯了。

禾餘麥酒道歉:我的言行造成撕裂。(圖/翻攝自禾餘麥酒臉書)

▲禾餘麥酒道歉:我的言行造成撕裂。(圖/翻攝自禾餘麥酒臉書)

立即加入三立新聞網LINE官方帳號,給你最新焦點話題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