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澳媒:極右派滲透原民運動 引發舊國會大廈火災

(中央社記者丘德真雪梨9日專電)澳洲「舊國會大廈」於去年底連續發生火災,事前一群自稱聲援原住民族抗爭的人士聚集並舉行「傳統煙火儀式」,隨後演變成火災。澳媒指事件是受極右派勢力滲透和主導所致。

1972年,澳洲原住民族不滿時任澳洲總理麥馬洪(William McMahon)拒絕承認原住民族人的土地權,於是在當時的國會大樓前搭建「帳篷大使館」(Tent Embassy)抗議。

澳洲國會於1988年搬遷至新大樓,原址隨後改名為「舊國會大廈」,並於2008年改變用途成為「澳洲民主博物館」;而「帳篷大使館」則繼續留在原地,50年來一直是澳洲原住民族運動以及和平非暴力抗爭的重要象徵。

「週末澳洲人報」(The Weekend Australian)昨天報導,去年12月21日和30日,「舊國會大廈」先後發生兩宗火災,造成多處被燒成焦黑。

墨爾本「世紀報」(The Age)昨天報導,「澳洲民主博物館」館長卡普(Daryl Karp)指出,大火對該館造成的破壞,已經無法修復;到目前止,一共有5名涉案人遭警方起訴。

世紀報提到,「帳篷大使館」的「使館委員會」(Embassy Council)於去年12月30日發表聲明,譴責造成大火的行為。聲明強調,「使館委員會」和「傳統土地持有人」(traditional owners)事前對於造成火災的「傳統煙火儀式」(smoking ceremony)並不知情,而且從未同意和授權舉行有關儀式。

納努瓦族(Ngunnawal)長老威廉斯(Matilda House-Williams)向世紀報指出,極右派人士從去年12月初起陸續前往「帳篷大使館」聚集,並且高喊類似美國陰謀論團體「匿名者Q」(QAnon)常用辱罵警察的口號,例如,挪用電玩術語「非玩家角色」(Non Player Character)斥罵警察沒有獨立思考,又指警察是「戀童癖的保護者」等。

週末澳洲人報指出,來自全澳洲各地,自稱是聲援「帳篷大使館」抗爭50週年活動的示威者,他們揚言要「奪回」失陷的「舊國會大廈」,同時在「帳篷大使館」周圍宣傳反對COVID疫苗的言論。他們去年12月21日第一次在舊國會大廈前生火,造成大廈前門被燒毀;他們宣稱是因為「傳統煙火儀式」失控釀成火災。

週末澳洲人報提到,原住民族長老豪斯(Aunty Matilda House)和孟洛 (Aunty Jenny Munro)擔心「帳篷大使館」抗爭50週年活動會因為極右派的出現而變調,故此試圖請他們離開,但遭到拒絕。

報導指出,從去年12月起在「帳篷大使館」聚集的人士以白人占大多數,但也有少數被極右派收編的原住民族族人參與。例如穆拉瓦里族(Murawarri)的原住民族運動抗爭者小席林斯沃斯(Bruce Shillingsworth Jr)和父親老席林斯沃斯(Bruce Shillingsworth Sr)等。

週末澳洲人報提到,小席林斯沃斯與極右派的反苗疫運動勢力關係密切;他在社群媒體上分享的影片,強調舊國會大廈被燒毀的前門「反正是要被拿下的!」

來自維吉布族(Widjabul)的「起立第一民族全國正義運動」(GetUp's First Nations Justice Campaign)總幹事鮑德溫(Larissa Baldwin)向週末澳洲人報表示,她認為目前在「帳篷大使館」集結的人士,實為「一群小丑」。

鮑德溫強調,極右派人士破壞了「帳篷大使館」悠久的非暴力和平抗爭的傳統和價值。

雖然連續兩場火災後已有多人被拘捕,而且1月6日警方一度驅散示威者,但世紀報指出,事後又有更多極右派人士前往「帳篷大使館」周圍聚集。

週末澳洲人報及世紀報均提到,這些滲透到原住民族運動的極右派勢力,主要是致力擺脫政府和法律約束的「主權公民」(sovereign citizen)運動支持者。(編輯:林憬屏)1110109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