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中國996血汗模式在英國碰壁!TikTok倫敦員工爆離職潮,抗議職場文化有毒

抖音,TikTok。(美聯社)

「這種企業文化真的有毒,人們的關係建立在恐懼而不是合作的基礎之上。他們不在乎員工會不會累壞,反正公司這麼大,不能幹下去的把你換掉就行。」

在各大企業開始試辦「四天工作制」的英國就業市場,初來乍到的抖音國際版TikTok因為有毒職場文化而淪為眾矢之的。英國《金融時報》8日以「TikTok Shop進軍英國遇麻煩:員工離職潮和文化衝突」為題報導指出,TikTok中國高層與倫敦員工之間,在是否加班、給予產假等職場觀念上爆發衝突,導致大量員工離職。

TikTok母公司「字節跳動」是中國大型網路企業的新興代表,其漠視勞動法規、要求爆肝加班、將公司利益置於勞工健康之上的狼性企業文化,已導致多名員工猝死。最近的爭議就發生在5月,一名員工居家上班期間疑因工時過長猝死,還有旗下A-SOUL虛擬偶像團體傳出發生霸凌、壓榨員工,導致年輕工作者患上暫時性失聰、失聲、胸椎受損等職業病。

2021年起,字節跳動積極進軍電子商務領域,旗下業務TikTok Shop在亞洲以外的第一個市場──英國──尤受重視。TikTok Shop已在英國開通直播購物功能,並打造從行銷、銷售、物流到售後客服等流程,計劃今年10月正式上線。

不過中國血汗職場文化顯然與英國人的工作生活習慣背道而馳。據《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採訪TikTok Shop在倫敦的10名離職和現職員工,身兼TikTok歐洲電子商務負責人的字節跳動高階主管Joshua Ma今年到英國考察時,激怒了倫敦員工,他說作為「資本家」,他「並不相信」公司應該提供員工產假。

這是TikTok Shop倫敦團隊內部文化衝突的其中一個案例,該團隊成立至今已經有至少20人離職,走了整整一半,而留下來的其他人則表示他們正處於離職邊緣。「每週都有人離開,就像一場遊戲──每週一我們都會問誰被解雇了,誰辭職了,」一名現任員工說。

《金融時報》報導刊出後,TikTok公司8日向員工發送一封電子郵件,稱公司正在調查報導所述情事,Joshua Ma已經暫時離開該職位。該公司並強調,它在英國奉行明確的產假政策,包括30週的帶薪休假。

「TikTok Shop在英國才剛運營幾個月,我們正在快速投資,以擴大資源、組織結構和流程,好讓員工獲得正向體驗,」TikTok並補充說,該公司正在不斷學習、改善服務,向員工提供健康和福利支持,以及培訓和指導。

壓榨勞力!工時過長還鼓勵加班

TikTok Shop是TikTok獲得廣大全球青少年市場之後順勢推出的電商平台,TikTok使用者在APP內觀看短影音或限時搶購、帶貨直播等內容時,若有看中的產品,可以直接在APP內點擊連結前往下單購買。TikTok則藉由向進駐店家收取5%佣金來獲利。

知情人士透露,正在準備上市的字節跳動去年收入增長111%。字節跳動的最近一輪融資消息在2020年11月,對應估值約1800億美元(約新台幣5兆3195億元),為向投資者證明這一估值的合理性,該公司希望TikTok Shop電子商務變現模式能大獲成功,其競爭對手YouTube和Instagram正在歐洲開發類似功能,可見從社交軟體到跨境電商市場都競爭激烈。

因此TikTok讓員工感受到無盡壓力。倫敦TikTok Shop職員表示,他們每天工作時長經常超過12小時,清早起床接聽來自中國的電話,一路工作到晚上直播購物結束,還要立即提交「反饋報告」才能下班。高階主管樂見員工被「內卷」、「996」文化馴服,在內部系統向全公司公告人們加班到凌晨的照片,大讚「負責任」;一名員工說,休假加班與交接工作也被公司譽為「優良作法」。

針對工時過長的問題,TikTok曾表示,員工有時候必須工時靈活一點,以便配合客戶在線時間,公司致力於讓這些狀況只是偶爾出現的「例外」而非「常態」。有些員工因壓力和過勞而病倒,有些人因為休假而遭到冷落、降級。

前倫敦團隊主管抱怨道:「這種企業文化真的有毒,人們的關係建立在恐懼而不是合作的基礎之上。他們不在乎員工會不會累壞,反正公司這麼大,不能幹下去的把你換掉就行,他們還有TikTok這個名號。」

英國不流行直播購物,公司逼員工想辦法達成銷售額

比起在東南亞市場的順風順水,TikTok Shop在英國似乎遭遇推廣瓶頸,經營連連虧損,許多直播的銷售額都掛零。員工抱怨說,高階主管眼高手低,設定了「不切實際的目標」,竟要求每月直播總銷售額要高達40萬英鎊(約新台幣1481萬元),但普通賣家一場成功的直播可能僅有平均不到5000英鎊(約新台幣18萬元)銷售額。

數名前員工說,未能達到目標或在下班後未能回應工作要求的員工會被主管點名,並在公司內部系統當眾譴責。另一位前員工表示,這種文化差點讓她崩潰。

TikTok Shop的經營策略是從英國和中國的廉價製造商那裡採購和銷售低成本的山寨品。例如,一款仿冒戴森(Dyson)Airwrap卷髮棒的產品,在TikTok Shop上售價14英鎊(約新台幣520元),而戴森正版Airwrap零售價為450英鎊(約新台幣1萬6000元)。

戴森方面回應,並不認可該平台販售「劣質山寨產品」,呼籲TikTok在移除「仿冒品」方面發揮更積極的作用。TikTok則表示,公司內部設有嚴格的產品上架指南,並有專門單位監控平台上的假冒品。

包括Lookfantastic、歐萊雅(L’Oréal)和Charlotte Tilbury在內的知名品牌都有在TikTok Shop上進行販售,該平台鼓勵品牌提供TikTok用戶限時搶購和優惠折扣。進行直播的運營成本,例如直播場地和技術人員,通常也由TikTok提供幫助。網紅透過每兩週進行一次直播,獲得商定好的銷售抽成,或是固定的直播費用,但最近TikTok砍掉了一些人的直播收入,導致他們退出合作。

這種銷售模式也在字節跳動的母國市場中國當地非常流行,明星藝人、知名直播主的一場「帶貨直播」,可獲利數十萬人民幣。「這種模式在英國行不通,因為英國是完全不同的市場生態,但管理層聽不進去,拒絕做改變,」一名現任員工這樣評價道。另一位與品牌接觸的業務表示,歐洲品牌對於讓產品大打折扣的要求感到很不舒服。

TikTok聘請了在電商和奢侈品牌有豐富經驗的員工,提供業績獎金和股票分紅作為鼓勵,希望他們利用他們在業界的人脈,吸引更多大品牌入駐TikTok Shop直播間。但有些員工反饋說,協商優惠價破壞了他們與這些公司的長期關係,有時甚至在沒有解釋的情況下就終止合約。「我在商家之間已經信譽掃地了,」一名現任員工抱怨道。(推薦閱讀:入侵烏克蘭踢鐵板,俄羅斯的大國地位終結了嗎?華府智庫:俄國國力或許衰退,仍足以對西方造成威脅

「TikTok Shop模式在英國行不通」,一位前員工也說,「只有當公司願意傾聽意見,學習如何因應這裡的文化為英國品牌和消費者提供服務時,它才會起作用。」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