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無人知曉的產後「餵母乳」心聲

無人知曉的產後「餵母乳」心聲
無人知曉的產後「餵母乳」心聲

這是一個加州藝術家用電線捲成一名女人的作品,她用盡力氣撐起身體,想要擺脫這一切枷鎖,往後仰的頭、下垂的手臂,卻又呈現出筋疲力盡的無力感,隔著玻璃,我彷彿能聽到她無聲地在吶喊和抗議。

幾年前去拉斯維加斯看到這個作品,就深深地感同身受。我在那裡佇足良久,不忍離去,感覺自己像是那個極力想要擺脫束縛的女人──我想要伸手幫她從痛苦中解脫,抹去她臉上的淚水;我想要鬆綁她身上所有的限制,還給她海闊天空的自由。

這社會給女性太多的規矩,卻從未教我們做自己。「女生應該這樣」、「女生應該那樣」,我就問一句:憑什麼別人覺得我們應該怎樣,我們就要讓自己變成那樣?套句楊丞琳〈BAD LADY〉的歌詞:「我不做自己,誰做我自己?」

而這樣的感覺,在我成為母親之後,有了更為深刻的體驗。

「妳一天有沒有擠 8 次奶?」

從孩子出生的那一刻起,大家就預設「母親」應該要犧牲自我、給孩子「最好的」──即使這樣做的 CP 值可能並不高、或是母親其實有不想這麼做的理由。沒有人關心母親的自由意志。

這種「一切都以小孩為中心」的思維,讓懷孕時的我感覺自己是個裝著孩子的容器,生產後的我則是隻一切以小孩為最高考慮原則的乳牛。

我還記得在醫院時,醫生、護士劈頭就問:「妳擠奶了嗎?」下一個問題便是,「妳一天有沒有擠 8 次奶?」灼熱尖銳的眼神帶著強烈的批判性,彷彿若不這麼做,我就不是一位合格的母親。但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妳想不想擠奶?」或是「妳是不是有不想擠奶的理由?」

當一天被問十幾次這樣的問題,個性倔強如我也只能低頭囁嚅:「有的,我有準時擠奶,但是擠不出什麼。」

動輒得咎,母親難為

自從生產完之後,只要寶寶有什麼狀況,大家第一個懷疑的對象就是我──寶寶哭鬧、睡不好,是不是媽媽忽略了什麼?寶寶拉肚子,是不是媽媽吃了什麼?寶寶皮膚有疹子,是不是媽媽的問題?搞得我整天神經兮兮、精神緊繃,因為動輒得咎,所以壓力巨大。

我正常吃、正常睡,一天擠 8 次奶,這樣的循環,讓我不是在擠奶,就是在擠奶的路上。而事實上,我生產的傷口還在復原,每次排便都怕傷口裂開,且整天塞奶、胸部又脹又痛,每天還睏得要死,我又怎麼會知道寶寶「為什麼會這樣?」

束縛女性的不只是這個社會,很多時候還是女性自己。

咖啡難題:喝還是不喝?

按理說,哺乳的時候是可以喝咖啡的,只要時間計算好,確保殘留在母乳裡的咖啡因很微量,理論上不會影響到寶寶。但偏偏我的寶寶對咖啡因特別敏感,即使我喝的是咖啡因含量較低的茶飲、也計算過哺乳時間,他還是「嗨翻天」,更別說要喝我最愛的拿鐵了。我的人生就這麼點小確幸──喝杯咖啡,現在卻造成我很大的困擾。

某天早上我想喝杯拿鐵,斟酌再三,猶豫了 15 分鐘。在這段糾結的時刻,我所猶豫的點在於若喝了咖啡,接下來兩次擠的奶都不能用,因為有咖啡因,寶寶會睡不好;但我嘴饞,且覺得一兩次奶沒用到也沒關係,因此陷入兩難。

不過,之前 Abbott 奶粉有問題因此大規模回收,加上廠房尚未通過檢查恢復生產,因此現在全美配方奶粉大缺貨,網路、實體店面都不好買。更別提疫情造成的缺工、缺料和運輸問題,簡直是雪上加霜。不僅如此,美國總統拜登還跳出來聲明,政府已經在跟廠商協調加速生產,並且派軍機從歐洲運奶粉到美國。

思緒回到「該不該喝拿鐵」的當下,我心想,在這樣「奶粉荒」的節骨眼,浪費母奶豈不太可惜了?於是千迴百轉、自我辯論許久,即便內心百般膠著,最後仍決定放棄不喝。

其實將眼光放長遠來看,家裡目前奶粉存貨還夠,且政府動員起來之後,奶粉荒應該幾個月內也會緩解,因此今天不管是喝或不喝這杯拿鐵,應該都不會有太大的影響。我在理性與愧疚感之間拔河,消耗了自己的心神,一整天就想著這杯沒喝到的咖啡。但其實,這種束縛與痛苦都是自己加諸自己的。

事實上,小孩並沒有要求母親犧牲。難道在他長大後,還要跟他說媽媽當年為了你連咖啡都不敢喝嗎?這何嘗不是情緒勒索?沒有辦法掙脫的,是自己給自己套上的枷鎖。

相對而言,爸爸們大致上就比媽媽們少遇到非常多類似情境,他們不用在懷孕或哺乳時煩惱自己的一舉一動會不會直接影響寶寶;媽媽則是得不斷地跟「愧疚感」搏鬥,只是對手始終是自己。

放過自己,才能獲得身心自由

現在我已經退奶,身心靈終於自由、輕鬆很多。那天吃飲茶的時候,我喝著香片茶,突然驚覺:「啊!我怎麼在喝茶?寶寶怎麼辦!」後來才想到自己已經停止哺乳了,這才鬆一口氣。

放過自己之後,我才終於感覺我是個獨立的自由個體,壓力減輕了,反而更有精力和精神來照顧寶寶。我想寶寶更需要的是一位快樂的、陪伴他的媽咪,而不是一名為了哺乳把自己逼瘋的母親。

所幸,現在有越來越多關注媽媽身心健康的討論,期許有一天,世上所有媽咪都能夠隨心所欲地做自己最舒服的決定。

【延伸閱讀】

●身為親餵 3 個孩子的公衛學者,我有話想說:母乳的好處和你想的不太一樣
●「我以為當媽媽很快樂,直到『餵母乳』的壓力成為夢魘⋯⋯」──妳的身體妳作主,即使當了媽媽也一樣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