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美國下個內戰的導火線

川普下台後,共和黨人中相信「拜登竊占總統職位」的論述,比率不降反升。(合成照片/美聯社)

儘管川普與共和黨人宣稱拜登總統竊取了2020年美國總統的選舉,真正試圖竊取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的實是川普及其團隊。他們的手段包括在各州提出選舉舞弊與選舉無效的訴訟、要求州政府選舉官員擱置不計某些選票、說服州議會另外推舉選舉人團 (alternate electors)、命令司法部宣布某些選區選舉過程有瑕疵、建議副總統彭斯拒絕在國會正式認證拜登為下一任美國總統。

幸虧當責的政府公僕──他們絕大多數為共和黨籍,對美國憲法中一人一票的神聖性有根深蒂固的信仰及高於黨派利益的忠誠度,紛紛拒絕川普團隊的圖謀,使得一場幾乎無可避免的憲政危機得以解除。其中最惡名昭彰的例子就是川普直接打電話給喬治亞州州務卿拉芬斯伯格,要求他找出「11,780張選票」,但共和黨籍的拉芬斯伯格堅持合乎選舉法律規定的每一張選票都應計入,斷然拒絕了川普的無理要求。

川普下台後,持續散播拜登竊占總統職位的不實論述,共和黨人中相信此謊言的比率不降反升,到2022年年中此比率高達70%。這樣的演變讓共和黨普遍視2020年總統敗選為戰術性的選戰失策,而非戰略性的政綱失敗,也因之失去對此敗選作反躬自省、深刻檢討的動力。職事之故,在過去兩年來,共和黨重新出發的努力主要集中於針對2020年為何無法反敗為勝的技術障礙逐一盤點,並經由合法管道建立漸次清除這些障礙的「清道夫」,先於2022年的期中選舉牛刀小試,再於2024年的總統選舉中破鞘出劍、一試其鋒!

共和黨心目中的清道夫指的是參與各州縣選務流程的官員與義工,包括州務卿 (secretary of state)、縣務委員(county commissioner)、投票站工作人員、選務觀察員 (poll watcher)。它鼓勵黨員積極參加州務卿與縣務委員的選舉,或申請義務擔任投票站與選務觀察的工作,並舉辦訓練坊教導基層義工在發出選票時如何查驗選民的身分證明、在計票時如何判定不合規定的選票、在看到任何選務流程異常時,如何聯絡律師、提出檢舉並記錄下相關證據。

只要共和黨可以在重要搖擺州的選務工作體系布建足夠多的川普信徒,則這些義工很有可能真的在投票所看到異常現象,經由即時檢舉或提出異議,進而將選務流程拖慢或與選務人員起了衝突,最後造成選舉混亂、糾紛甚至舞弊的媒體事件或社會印象。假如共和黨在某些搖擺州果真落敗,則這些選舉糾紛時紀錄下來的資訊就可當成提出選舉舞弊訴訟的呈堂證據;一旦選舉訴訟成案,州務卿就可以用選舉有瑕疵為由延遲該州總選票的計數與選舉人團的推舉;為求盡快結束紛爭,各州提出憲法解釋案要求最高法院仲裁;由於各州的選舉爭議情節各殊,最高法院宣布各州州議會可自行決定如何計數總統選舉選票。

由於共和黨在最高法院享有六比三的優勢,在搖擺州州議會也有相對優勢,上述情節一旦照表操課、逐步成真,共和黨就成功地劫持了總統選舉: 以間接選舉出來的州議會代表取代總統選民,徹底違反直接選舉的精神與其背後的全民意志。再加上共和黨的州議會優勢普遍不具備普選多數(popular majority)的支撐,這種偷天換日的計謀坐實了識者對共和黨長久以來想以少數統治多數的指控!

然而,假如民主黨在某些搖擺州的普選票數勝出,它必然對最高法院的判決廣泛示威抗議、力爭到底,其力道將是史無前例而其範圍則是烽火遍起。在此同時,共和黨人也不甘示弱,進而舉行反示威以擁護法律和秩序,雙方一旦接觸,起而零星肢體衝突,終至直接武裝對抗。由於利害攸關的是贏者全拿的總統職位,而兩黨各執己是,互不退讓,更乏其他具公信力的憲政機構可介入仲裁,內戰遂一觸即發、再無迴旋餘地!

然而,對上述川普派共和黨人劫持總統選舉的陰謀難道真的無計可施嗎?現在參眾兩院審議的修正版選票計數法 (Electoral Count Act) 可以解決其中一部份制度性的問題,但它沒有辦法完全去除各州縣選務工作中人為的弊端,後者只能依靠民主黨人以與川普信徒一樣的積極度參與地方選務,才能防患於未然。所謂「民主需要辛勤維護」(Democracy requires hard work),幸虧川普提醒,誠哉斯言!

※作者為清華大學合聘教授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