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你的北京冬奧,我的種族滅絕運動會!」站在台灣自由的土地上,這些人呼籲全世界一起發聲

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香港邊城青年執行委員Sky、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出席1月5日Lhakar快閃行動「抵制北京冬奧」。(蔡娪嫣攝)

自去年12月起,每個星期三中午,在台北市信義區中國銀行前面熙來攘往的人行道上,總是能見到一群「人權頑固份子」進行Lhakar快閃行動,不斷喊著口號:「抵制北京冬奧!」

1月5日星期三,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也到場,讓出來買午餐的上班族似乎更加好奇這場街頭演講。寒風細雨裡,他身邊站著來自西藏台灣人權連線、香港邊城青年、台灣人權促進會、推動死刑廢除聯盟等組織的成員,他們年齡不一,各持有關台灣、香港、西藏的旗幟,但都有相同的目標。

Lhakar在藏文的意思是「白色星期三」,是藏人2009年發起的非暴力抵抗中國行動。星期三在藏人心中具有特別意涵,因為根據藏曆,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就是在星期三出生的。而為了抵制奧運將在鎮壓民主自由和人權的國家舉行,西藏台灣人權連線及29個公民團體,選擇每周三共同發起抵制北京冬奧系列活動。

香港邊城青年理事Mido(化名)向《風傳媒》指出,之所以將示威地點訂於中國銀行台北分行,是因為中國在台灣沒有任何外交機構,而中國銀行前方一大片區域都是開放空間,繼第一位來此示威的賴忠強律師之後,許多人權團體都試著到此表達對中共的不滿。「抗議空間算是人權團體陸續爭取而來的,辦第一場活動的時候,銀行還很緊張叫警察來看、阻止我們上去樓梯那邊,」她說道。

做一個「人權頑固份子」

「一般來講,台灣的政治人物跟民間團體很少主動抗議重要的運動賽事,因為我們都知道參加國際大型比賽是非常難得的機會,也許這些運動員一生也不過只有三、四次能夠站到奧運的舞台上。」台北市議員邱威傑拿起麥克風對路人開講,「但我們今天還是要站在這邊抵制冬奧很大的原因是……過去這段時間,中國對於香港、西藏、維吾爾人的壓迫,是非常令人髮指且顯而易見的。」

無數中國律師、女權主義者和活動人士被拘留、被失蹤。在新疆,至少有100萬穆斯林曾被關押於「再教育營」;80%藏族兒童被迫從小離開父母到寄宿學校生活,強迫接受意識形態洗腦。在內蒙古,當地民族為捍衛語言文化而罷課抗議,卻遭到武力鎮壓。

在香港,《國安法》實行一年半以來,香港多個本土派以及獨派政黨宣布解散,民主派政治人物流亡海外,根據國安法逮捕100多名泛民派人士。此外,中國政府不斷往海外擴張影響力,對全球安全構成明顯威脅,台灣長期遭到中共派遣軍機侵入防空識別區,南海和印藏邊境受到解放軍侵擾。

流亡藏人第二代、西藏台灣人權連線理事長札西慈仁指出:「在中共統治底下,所有人都沒有人權。中國年輕人無法自由生活;達賴喇嘛跟8萬藏人沒辦法回自己的國家,中國民運人士也沒辦法回去。很明顯,不論你是漢人、藏人、香港人、維吾爾人,只要不聽中共政府的話,都會遇上麻煩。」在台生活20多年的他呼籲,在民主自由國家上的人應該站出來。

到場聲援的廢死聯盟專員羅禮涵告訴《風傳媒》,雖然奧運箭在弦上、勢在必行,而且「國際奧委會與中共政府的立場確實很難撼動,但只要喚起更多人進一步對侵害人權與國家暴力提出質疑,那麼我現階段的任務就完成了。」她說,過去國際社會常說「政治歸政治、體育歸體育」,然而1936年德國納粹奧運與2008年北京奧運的教訓應被所有人銘記。

1936年納粹政府以「好客」、「和平」為口號舉辦奧運、掩蓋暴虐統治的本質,卻在3年後發動了第二次世界大戰。2008年北京奧運辦得風光、隆重,高唱《北京歡迎你》,但之後卻開始在西藏、維吾爾建立起更高壓的統治,就連曾是法治綠洲的香港,也在中共強行通過《國安法》之下失去自由。

抵制奧運能帶來哪些影響?

不僅限於台灣,全世界共至少180多個非政府組織群起抵制北京冬奧,部分組織透過網站「Nobeijing2022」控訴道:「國際奧委會當初授予北京2008年奧運主辦權的時候,為了替自己決定辯護而聲稱中國人權將得到改善。事實卻是相反……14年多過去,該國的人權狀況再糟糕不過,國際奧委會再次謊稱奧運將成為改善人權的催化劑,重複他們在2008年犯下的錯。」

對這些人權組織來說,最關鍵的是,奧運是否能在一個犯下種族滅絕罪(包括大規模拘留、酷刑、性虐待和迫害)的地方舉行?英國獨立審判機構「維吾爾法庭」(Uyghur tribunal)去年12月9日判決中國政府犯下種族滅絕罪,根據公開聽取的新疆絕密文件等證據,法庭確信「中國通過限制和減少出生人數」來達到滅絕新疆維吾爾人的長期計劃「已經犯下種族滅絕」。

「Nobeijing2022」網站向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英國廣播公司(BBC)等轉播奧運頻道發表公開信,譴責道:「北京2022年冬季奧運形同『種族滅絕運動會』,通過轉播,您的公司將為『種族滅絕運動會』做宣傳,也使侵犯人權行為合法化。」

台灣人權促進會秘書長施逸翔向《風傳媒》指出,過去一年來,包含五眼聯盟、歐盟在內,大概有11個國家的議會已經通過決議抵制北京冬奧,最近亦有包含美國、英國、澳洲在內的國家透過外交抵制,「這都顯現北京不論是2008還是2022年的承諾都已經被看破手腳。侵害人權的作為完全違背奧運的團結、公平合作精神,中國政府已經失去國際社會的信任。」

「台灣政府也該加入抵制行列,我們擬定了一份決議文,希望立法院能夠通過。」他表示,「我們深知比賽對於選手非常重要,但仍希望政府與選手都能審慎考量包含中國疫情、安全與隱私等風險。」他也認為,國際公民集體抵制不會沒效,「中國政府要知道,沒有人權,就沒有奧運。它不能再以強國、不遵守規則的姿態去享受國際社會的好處,包含獲得舉辦奧運的光環。」(推薦閱讀:奇蹟!行動不便男子遭海嘯捲走 海上漂流24小時後幸運生還

香港邊城青年執行委員Sky(化名)認為,中國一般民眾其實都將國際社會的抵制浪潮看在眼裡,「中國大概分成兩派,俗稱的小粉紅與沉默大眾。一般人心理對這些事情其實都有判斷能力,只是他們的言論被屏蔽或消音了。」他相信,當看到越來越多政府與世界公民抵制中國,一般中國民眾心裡也會堆積更多質疑,「這一場冬季奧運真的受到國際歡迎嗎?」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