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違約罰金壓力罩頂 國產化進度成最大考驗 世紀鋼股價狂飆十倍後的夢醒時分

▲雖然世紀鋼董事長賴文祥再三強調水下基礎訂單無虞,但在國產化要求下能否順利依約交貨,成為影響後續業績的關鍵。(圖/陳俊松攝)

6月才風光交貨,世紀鋼第2季的本業竟然出現虧損,投資人這才驚覺,即使享盡風電政策紅利,交貨能力能否與訂單同步提升,換成真正業績才是重點。文/陳雅潔

根據《財訊》報導,在極端氣候造成夏季異常高溫,風電、綠能成為近期股市少數亮點題材之際,世紀鋼的股價表現卻是其中異數。尤其,8月15日半年報最後公告日,世紀鋼發布重訊,一口氣重編自2018年至2022年第1季的財報,且今年第2季本業竟出現虧損,大出市場意料之外,也讓股價再度跌破百元大關。

接著,法人出具最新報告,將世紀鋼目標價下修35%,評等也自「買進」降為「中立」,投資警鈴大響,大筆湧入的賣單讓世紀鋼8月17日開盤即跌停,對照連2紅的大盤顯得特別醒目。18日盤中再殺出2年半來的新低點81.2元,所幸在財報重編後第4天股價止跌,但其後表現仍欲振乏力。「真的芭比Q了嗎?」網友在討論區的多空交戰,比世紀鋼的交易情況還要熱鬧。

公司早知恐違約?

法人去年開始出脫

根據《財訊》報導,從市場表現不難看出,世紀鋼自2017年起3年內股價狂飆10倍的高人氣,明顯已經散去。台股在今年第1季還創下高點,而世紀鋼卻是從去年下半年就開始修正,已經可以看到法人陸續出脫。這表示世紀鋼肯定有事,但究竟是什麼事?

這檔原來最被看好的鋼鐵業風電先鋒,股價表現變調的原因,其實從近期與世紀鋼有關的公開資訊,可以為市場最關切的幾個問題找出答案。

首先,世紀鋼標案、訂單利多不斷,毛利率好轉,本業為何突然虧損?世紀鋼今年第2季的季報顯示單季營收17.4億元,較去年同期減幅達26.2%,扣除第2季的營業成本17.55億元後,造成營業毛利出現負值。

世紀鋼指出,本季業績大減的原因,在於營收沖抵了約6億元的「違約罰款準備金」;根據法人報告,世紀鋼自去年下半年開始,便陸續在各季提列2億至2.5億元,但這次明顯大幅增加,也因此吃光本業獲利。

所謂「違約罰款準備金」,指的是世紀鋼因為可能無法如期交貨,將合約中的違約罰款,估列入帳。但為何罰款準備提列金額突然大增?世紀鋼發言人副總經理李育慶回答:「水下基礎(Jacket)的學習曲線比預期長,交貨進度受到影響,因此預先提列。」

據指出,世紀鋼2018年取得的CIP(在建工程)的彰芳、西島風場共62座水下基礎,以及69支基樁(Pin Pile)訂單,已自2020年開始陸續交貨,至今年6月共交出10座。而依照世紀鋼與CIP的合約,世紀鋼要在今年12月前再交6座水下基礎、2023年6月更要交完其餘46座。

水下基礎難度高?

僅有兩座是自力完成 

然而,水下基礎完全不同於製程單純的圓柱形管狀基樁,重點是要將基樁、轉接段、風機塔架完美銲接,「水下基礎所涉及的零組件數量及製造工序多又複雜,技術門檻絕對是基樁的幾倍甚至幾10倍。」業者形容。

因此世紀鋼雖然在基樁部分能順利出貨,也帶動業績成長,但水下基礎的生產進度並不理想。在已交的10座水下基礎中,有8座是以專案方式自韓國進口大型主構件,然後在台組裝,僅有兩座是自零組件生產到組裝完工,是由世紀鋼承製。

《財訊》指出,雖然世紀鋼在第1階段因此能順利交貨,卻違背政府離岸風電國產化目標,導致經濟部遭到監察院糾正。世紀鋼與CIP後續落實國產化的進度,已經受到相關主管機關高度關注;世紀鋼董事長賴文祥因此也表示,後續將再投資50億至60億元擴大產能。

但此舉卻恐緩不濟急。風電業者分析,世紀鋼若未能如期交貨,結果有兩種可能:其一是付給開發商CIP違約金之外,風場若因此延誤併網造成損失,CIP有可能再向世紀鋼求償。

其二是為了趕上風場併網時程,再度以進口的方式加速產出,但CIP將因此面臨國產化未達標的罰則,還是會回頭要求世紀鋼要共同分擔。

資深會計師指出,依據會計準則,或有負債或損失發生機率極大時,必須估計入帳;從世紀鋼早已預列罰款準備金的動作,已經表示公司認為延遲交貨或無法履約的機率極大。對此李育慶表示,相關事項都已經在與開發商積極溝通中。但不難想見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中,世紀鋼的業績仍將持續受此不利因素影響。

此外,重編財報茲事體大,也為世紀鋼的股價表現帶來逆風。李育慶表示,繼今年3月公告重編2020年至2021年第3季財報後,8月2度重編財報,都是由於主管機關與公司對關係人的認定不同。但事實是調整關係人交易後的財報,還是出現損益差異,其中2018年的營收因此減少2億元、盈餘減少0.5億元,當年度也因此由盈轉虧。

會計師指出,由於世紀鋼本業的鋼構業務多採工程會計,係依工程進度認列,2018年營收及盈餘減少的金額已在後續逐步調整,其實影響有限。李育慶也說明,目前仍餘約2000萬元的影響數,每月提列100多萬元,明年即可彌平。

說好的大爆發?

回歸基本面才是王道

不過法人指出,2018年世紀鋼正式展開風電業務,當年度股價飆漲幅度最驚人,從前1年的最低9元一舉挑戰百元大關,成為鋼鐵股王;不少券商更出具分析報告,看好世紀鋼EPS(每股純益)3年內可達8元甚至10元的爆發力。但回顧世紀鋼的基本面變化,跨足風電後毛利率確實有所提升,每股盈餘成長率如今卻不如預期,加上水下基礎出貨不順,一再認列罰款準備金,讓說好的長線獲利大爆發一直沒出現,「主力也等不下去了」。

回到股民最關切的,股價飆了4年的世紀鋼,夢醒時分到了嗎?根據《財訊》報導,從技術面,均線全數下彎,向下趨勢訊號浮現;從籌碼面,3大法人近3個月買少賣多,空頭氣氛變濃。至於基本面,「訂單滿手是一回事,交不交得出來又是另一回事。」法人指出,雖然世紀鋼風電相關訂單能見度直到2024年,但今、明兩年將是關鍵挑戰,短期營運將遭受出貨進度遞延因素持續壓抑,在產能卡關的問題明顯突破前,還是先觀望為宜。…(本文出自《財訊》雙週刊66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