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朱亞君》「謝謝你們出版了《羞辱創傷》」

【愛傳媒朱亞君專欄】大雨滂沱的午後,在臉書的陌生訊息裡撈到一封信,不認識的女孩說謝謝。謝謝你們出版了《羞辱創傷》。

她說有很長一段時間,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活著,從小她就是父親口中的「廢物」、「沒用的東西」、「寄生蟲」(儘管那時她才小學啊),火爆的時候,甚至罵她怎麼不去死一死?女孩說好多次她真的絕望想著「好啊我就死給你看」。但她若不在了,母親便要一個人承受這屋子裡滿滿的言語暴力,想到這裡就淚流不止。

她其實沒有朋友。也沒有想交朋友。畢竟這樣廢物的自己,究竟該不該存在都讓她疑惑。靠近別人是會受傷的,她這樣跟自己說。於是她盡量把自己縮小再縮小,不出聲不說話不走動不與人交流⋯⋯像顆馬路上小石子。是,那又再一次證實了自己是廢物。

她說在書中猛然驚醒,放聲大哭。那些憤怒、恐懼、自我厭惡、羞恥感、被黑暗籠罩,都是慕姿心理師寫的「天地化為零」的感受。而亦像慕姿說的,更悲傷的是,某個部分的自己,還愛著那個傷害自己的人,還想能得到他的目光與肯定⋯⋯

訊息很讓人難受,我刪節了所有可以辨識的條件。希望她能在書中找到可讓她安心之所。

我也希望她看到慕姿書中寫的,羞辱創傷後最直接的表現,就是否定自己,我們常從羞辱我們的人手上接過鞭子,繼續鞭打自己。繼續嫌棄那個不夠好的自己。因此,即使我們得到再多成就,都沒有辦法讓我們的心覺得安慰。

慕姿說:人生最困難的就是他沒有正確答案,只有屬於自己的答案,這段療癒的歷程,是你一路孤獨著自己找路的理解。

希望一會雨就停了。

作者為寶瓶文化社長兼總編輯

照片來源:作者提供。

●更多文章見作者臉書,經授權刊載。

●專欄文章,不代表i-Media 愛傳媒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