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全台工程師最密集的一條街:近2萬人落腳,金山街為何被稱竹科「新手村」?

在新竹科學園區旁,有個叫「新手村」的地方,它是由短短僅一公里長的金山街,連結周邊數條道路所構築的生活圈,這個花15分鐘就能走完的地方,卻是每年許多外地菜鳥工程師到新竹科學園區築夢的起點。

金山街,對於初到新竹科學園區工作的外地工程師來說,這一條1,000公尺長的道路,往往是第一個安身落腳之處,也是許多人圓夢的前哨站。

這裡至少聚集了1、2萬個撐起台灣半導體產業齒輪運轉的底層新血,竹科人都習慣稱金山街為「新手村」。

前台積電工程師,現為《閱讀前哨站》創辦人、又名瓦基的莊勝翔,當年從台大研究所畢業後來到竹科工作,也是選擇落腳在金山街。

從這裡出發,菜鳥工程師累積存款、拿到股票分紅,便陸續外移、買房,每一年不斷更替一批又一批的新血進駐。

短短一條街,乘載了竹科工程師哪些心情與心事,還有遠望未來的夢想?

《Cheers》採訪兩位住在金山街的竹科工程師,兩人互不相識,任職不同公司、職業、年齡也不一致,卻都不約而同希望匿名受訪。

夢想前哨站,買房「新手」的聚集地

今年26歲、剛搬來新手村近3個月的竹科工程師小哲說,

金山街之所以被稱為新手村,不是因為住的幾乎是新進工程師,而是住在這裡的人,要爬上金字塔頂端還太「菜」。

因此,當你選擇離開時,也象徵你有能力買下屬於自己的資產、或取得更好的居住條件,徹底撕掉位居經濟底層的「新手」標籤。

若一直住在新手村,則代表離存下一桶金還有一段距離。這也是為什麼,許多工程師不願公開自己住在新手村,只將此視為臨時休息站。

另一位在此租屋長達5年的竹科工程師阿翰指出,工程師平均在新手村住3年就會搬走,如果超過3年還住這裡的資深工程師,在上班時可能會被虧:「你好菜喔!怎麼還住在那。」

他表示,「新手村是工程師圓夢買房前的一站,所以大家會覺得離開這裡,等於過上更好的生活,或是達成里程碑。是抱著想離開的心情才住在這裡。」

房租比市區高,走路就能上班成首選

小哲分享,他目前住在跟室友同租的一層樓家庭式住宅,室友來自台積電,還有頂大博士生。房東只租給工程師或家庭收入穩定的人,還要出示工作證,才能簽約。之前的房客也都是竹科工程師,住了2年就存到買房基金搬走。

他在找租房時,發現金山街房價還比市區房價貴,5坪的套房,在市區大概月租6,000元,但在金山街會多1、2,000元,如果含獨立洗衣機,更高達9,000元;「離市中心越遠的房價居然越貴,這很罕見。」

儘管房租調升,但新手村仍幾乎是多數工程師租房的首選。

阿翰說,「住這裡騎車上班只要3~5分鐘,走路10~15分鐘,園區每逢上班時段必塞車,多了可以走路上班的選擇,相較住在市區,還省下油錢跟通勤時間。」

他指出,資金即使上漲,但只要在10,000元內,基本上都可以接受,尤其這裡租屋幾乎都包水費,電費雖然一度收4~5元比較貴,但工程師下班時間晚,回家就是睡覺跟吃飯,實際用電不多,每個月存下一半以上薪水不是問題。

有別於一般住客,找住處時思考的是「要如何在這裡生活」,來住金山街的工程師,通常想的是「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裡」。

小哲直白地說:「想像你在一個地方打怪練等(級),當你等級夠了,自然不會想繼續在原本的地方!」

打開591租屋網,金山街租屋確實不算便宜,有10坪套房,開價月付15,000元,甚至有6坪頂樓加蓋、位於公寓4樓的套房,開出10,000元高價。

為了讓生活品質「升等」,新手村幾乎所有工程師都循著同樣的夢想軌跡:上班、存錢、買房、搬走。

手搖飲成為小確幸,填補空虛心靈

金山街上的店家,也反映了這群工程師們的生活縮影。

從金山街頭走到街尾,路上有超過7家夾娃娃機店、6間酒吧、10家以上小吃攤,甚至有不只一家24小時營業的火鍋店、鹹酥雞店。許多店家中午關門,只開宵夜場,詢問店家才得知,「是跟著工程師下班或輪值上班的時間營業。」其中最特別的是,光金山街上就有超過15家飲料店,比便當店還多,其中手搖飲店最密集的金山九街,幾乎每走兩步就有一家。阿翰瞇起眼笑說,「你想得到的手搖飲品牌,金山街上都有。」

高糖份飲料需求龐大的背後,反映的是工程師甚少向人傾訴的工作壓力,在竹科工作7年的阿翰說,他觀察身邊同事,幾乎每天都帶著憂愁回家,或許煩惱機台問題沒解決、又被客戶追。他躺在床上時常思考:「明天該怎麼辦,」早上睜開眼的第一個念頭就是:「今天又要面對問題了。」

他坦言,即使年收入已達百萬,仍時常有空虛感,「我自己是看薪資單沒什麼激動的感覺,我常常會想,好像每天都只是在賺錢、解公司的issue(議題),不知道人生在幹嘛……。」

「我常覺得心裡缺了一塊,那種空虛感是,我賺很多錢,然後呢?」

所以他常會告訴新進同事,賺錢不是最重要的,找到人生目標才能真正感覺踏實。

公私生活圈重疊,難有真正喘息空間

高壓的工作環境,也導致工程師之間,即使同住一條街上,下班卻像個陌生人。

阿翰說,「有句話說,『上班好同事,下班不認識』,我們真的就是這樣子,當你工作長達8~10小時都跟同事相處,你不會想要在下班後的幾個小時還看到他。」此外,工程師也不愛下班聚餐,「因為那不叫聚餐,那叫加班」。

他進一步說,新竹能選擇的娛樂很少,

「通常工程師周末不是在遠東巨城(百貨),就是在前往的路上。」

他曾經有次最高紀錄同一天在巨城遇到8個同事,覺得很難擁有真正的私生活。

上班的高壓,也讓工程師更珍惜假日時光。談起周末行程,小哲興奮地說:「我這禮拜要去台南玩,下禮拜打算去露營!」他透露,平日沒時間找娛樂,所以每當假日就會刻意把行程排滿。

阿翰也指出,若離開新竹,因地緣關係,不少竹科工程師假日會集結在金山街上,一起騎重機出發去苗栗台三線,「乘風踏浪、邊享受速度感,邊看美景,也是工程師的紓壓方式!」

就這樣,工作高壓、假日紓壓的輪迴,幾乎成了每個工程師的生活日常,期望早日媳婦熬成婆,晉升成為「有殼蝸牛」。但隨著近年房價水漲船高,恐怕將有更多工程師要待在新手村,更努力才能存下屬於自己的一桶金。

延伸閱讀:【前進竹科!揭開半導體工程師的苦與樂】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