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頭條揭密》猴痘病毒引爆中美俄訊息戰 冷戰諜影新冠溯源同場較勁

在當下新冠病毒快速擴散時,又從國外傳來類似於天花的猴痘病毒疫情,引起傳染病醫學界的關注,也造成部份民眾的恐慌。猴痘沒有像天花那麼嚴重的傳染性與致命力,醫學界也有足夠的手段可以應對,但是正處於俄烏戰爭與中美對抗情勢下的媒體與網路,都藉機拿猴痘議題來進行虛假訊息戰,甚至扯出冷戰末期的病毒生物戰、美俄諜報戰以及近2年的新冠病毒國際宣傳戰,令人眼花瞭亂目不暇給。

猴痘(Monkeypox)是由猴痘病毒感染引起的疾病,它在上世紀70年代、也就是天花幾乎滅絕時在非洲剛果民主共和國發現。近幾年非洲仍有零星疫情,但這次的猴痘疫情主要發生在歐洲與北美,病患也沒有非洲的旅行史,感染源頭尚未確定。歐洲疾控中心指出,歐洲傳播鏈與仍有零星疫情的中西非都沒有流行病學關聯。

猴痘病毒是天花病毒的近親,屬人畜共患病毒,其名稱與「猴」有關是因為最早認為是由猴子傳染給人類,其實各種靈長類、齧齒動物及多種野生動物身上都有這種病毒。人類在感染後會有5至21天的無症狀潛伏期,發病初期症狀與感冒類似,包括發熱、頭痛、肌肉疼痛、疲倦等。發熱數天後患者會出現皮疹,從臉部擴散至全身,數量極多,嚴重時會布滿全身,相當驚悚。皮疹接著會轉為膿皰並產生劇痛,膿皰破裂流出液體與結痂的皮疹都有高傳染性。

專家指出,猴痘雖然症狀類似天花,但它沒有那麼嚴重的致命性,通常出現症狀2~3周後會自行痊癒,健康狀況不佳者可能因造成併發症而致命。目前主要流行2種猴痘毒株當中,西非毒株死亡率為1%,剛果毒株較易引併發症,死亡率約10%,最近在歐洲出現的是屬於西非毒株。

猴痘病毒主要傳播方式是直接或間接觸感染源的體液、皮屑、呼吸道分泌物等途徑,因此也能透過人際密切接觸與飛沫傳染,但傳染力沒有天花或新冠病毒那麼 強。在防護上用一般家用消毒劑就能殺死病毒,接種天花疫苗也有至少85%的保護效力,不過台灣在1974年後不再接種天花疫苗,在此之前接種的人也可能面臨保護力下降問題,感染後可以使用抗病毒藥物治療。

由於疫情並不嚴重,世界衛生組織(WHO)和其它國家的衛生機構目前對它只是追溯源頭與監控。流行病專家警告,一般人對猴痘容易誤判為帶狀皰疹或性病,因此應該及早診斷治療。

雖然猴痘疫情並不嚴重,但是受到新冠疫情大流行的與俄烏戰爭的影響,各種與猴痘有關的謠言滿天亂飛。一再聲稱美國在烏克蘭進行生物戰研究的俄羅斯媒體曾報導,猴痘是類似天花的病毒,可能是來自於美國與烏克蘭合作的病毒實驗室,這些病毒因實驗室遭戰爭破壞而洩漏,這也證明美國在烏克蘭研究天花等各種病毒作為生物戰武器。

俄媒的說法沒有提出任何證據,卻有大量的陸媒轉載,甚至加碼繪聲繪影地指稱美烏合作的病毒實驗室就在烏軍被圍困的亞述鋼鐵廠內,並稱這是烏軍死守亞述鋼鐵廠的最主要原因。當時大陸媒體與網路流傳鋼鐵廠內有「大魚」之說 ,其一是指拜登的兒子困在裡頭無法逃離,其二則指生物戰病毒實驗室及其研究人員。亞述鋼鐵廠內烏軍投降後這些謠言不攻自破,但一些大陸媒體與網民則轉變說法繼續吸引流量。

有關天花被懷疑做為生物戰武器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1980年代天花絕跡後,世衛組織提議銷毀儲存於實驗室內的天花病毒樣本,WHO原準備在1999年底將它全數銷毀,不料美國公布了一名蘇聯叛逃情報人員提供的絕密檔案,內容顯示前蘇聯曾進行以天花病毒作為生物戰武器的研究。美方因此認為,莫斯科可能暗藏部份天花病毒來製造生物武器,如果將病毒樣本全數銷毀,一旦俄方發動生物戰,美國與其盟友將無法迅速應對,因此拒絕進行天花銷毀計劃。到2002年世衛大會才做出決定,暫時保留小部分病毒樣本作為研究用途,由美俄兩國分別保存,但這樣的做法也在科學界引發一些新的爭議。

除了美俄生物戰與諜報戰話題之外,猴痘傳播也再次引爆美國等西方國家與中國之間有關新冠病毒源頭的爭議,在中文與英文網路再次出現其來源的質疑,他們引用一篇被指為是來自武漢病毒研究所有關猴痘研究論文,證明猴痘與新冠病毒都是來自於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再次拿出新冠病毒溯源問題來攻擊大陸。這些說法都未提供可靠的證據,與前述一些傳播虛假訊息做法相同,只是大國之間就病毒進行國際宣傳戰的延續而已。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