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霸總的豪賭】朱立倫「提名算盡太粗暴」惹換柱既視感 士氣悶燒恐炸鍋

藍營桃園市長徵召風暴雖逐漸收攏,但黨主席朱立倫「突襲」作法已引發黨內齟齬,領導力也備受質疑。(資料照片/陳愷巨攝)

隨著朱立倫、黃健庭及張善政等3人先後出面致歉,國民黨桃園市長「突襲」徵召風暴,看似可望逐漸朝穩定收攏的跡象發展,未再進一步擴大釀成地方「脫黨」分裂危機。不過黨中央經此一漠視黨內民主溝通協調機制、罔顧「程序正義」的粗暴作法後,接下來藍營內部能否順利完成團結整合打贏選戰,恐怕仍有待觀察。

回鍋再掌黨魁大位的朱立倫上任逾半年多以來,接連自陷3大領導「信心危機」,如何慎防這股基層支持者不滿情緒蔓延開來,避免重蹈「換柱事件」覆轍,不僅將成為他個人政治前途保衛戰,更關乎到國民黨生死存亡未來。

朱立倫突襲提名張善政,營造勢在必得氛圍,黨內卻醞釀反朱風暴,2人相隔數日黯然說明。(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國民黨桃園市長提名之亂歹戲拖棚,半路又突然殺出程咬金。黨中央於上周三中常會以「突襲」方式宣布直接徵召前行政院長、智庫副董事長張善政出馬角逐,搞得黨內猝不及防,地方民代紛紛大呼錯愕、傻眼。

武斷徵召張善政遭譏「換柱2.0」 黨內憂氣跑選票

歸根究柢,地方與基層支持者並非不滿張善政參選這張牌,而是整個提名過程實在太過粗糙,事前缺乏嚴謹周延的內部溝通、協調與尊重,幾位有意參選者如羅智強、呂玉玲、魯明哲、萬美玲及身負地方選戰操盤重任的市黨部主委、議長邱奕勝等人,皆是當天才臨時被告知,黨內甚至有人將其形容為「換柱2.0」翻版,擔憂重演2016年大選部分藍軍支持者因對換柱事件強烈反彈,最後氣憤到不願出門含淚投票的選戰危機。

桃園市長提名未完善溝通,黨內不少人擔心成為「換柱2.0」翻版。(資料照片/王侑聖攝)

據指出,在上周中常會通過徵召張善政參選桃園市長後,這股不滿及焦慮情緒迅速在藍營內部蔓延開來,負面效應已外溢擴及到其他縣市,有基層支持者揚言年底九合一大選要繼續懲罰國民黨、教訓朱立倫,寧可讓國民黨再大敗一次也在所不惜,更有地方派系與本土派要角意欲替邱奕勝「出氣」聲援,一度想要串連各地要求黨中央退回徵召成命,並研究相關黨務規章要如何發動連署罷免黨主席朱立倫。

知情人士透露,事態發展演變幾天下來,隨著朱立倫、黨秘書長黃健庭及張善政等人相繼出面致歉,桃園大老、前主席吳伯雄及前市黨部主委楊敏盛等人表態支持張善政,以及羅智強、呂玉玲等人也未再堅持參選到底,邱奕勝更打破外界脫黨參選傳言後,目前桃園局勢可望逐漸穩定收攏。

桃園市長提名亂局在前主席吳伯雄等大老相繼表態支持張善政後,局勢漸漸穩住。(資料照片/蔣銀珊攝)

黨內醞釀反朱「我就看!」 拚完年底選戰再算總帳

只不過,大家也有普遍共識,黨內反朱力量雖有醞釀集結之勢,但不會選擇在選前和朱公開撕破臉,待年底選戰結果出爐後再跟朱「算總帳」,一旦國民黨選舉結果不如預期,選後上演對朱檢討究責的逼宮大戲,恐勢所難免。

另有藍營民代私下無奈地說,桃園提名爭議形同瞬間引爆黨內對朱立倫的「親仇舊恨」,傷口一時間恐怕難以弭平,甚至近日還有挺藍金主氣到斷絕援助,不願再捐款給國民黨的候選人,這股「恨屋及烏」及「討厭朱立倫」的仇恨氛圍,已經嚴重影響到藍營年底整體選戰士氣,但大家現在能做的也只是盡量閃一邊尋求自保,以免誤觸地雷掃到颱風尾,「趴著比較不會中槍!」

另有部分海外僑胞也在幾個內部群組中,直言不諱地表達對「朱卡羅」這齣戲的不滿,屆時朱下月訪美時會否發生什麼擦槍走火的場面,不禁令人關注。

海外僑胞對「朱卡羅」也十分不滿。(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持平而論,以張善政出身企業界,曾任部長、閣揆、選過副總統等歷練及政治分量,且過去長期為無黨籍,政黨色彩較不明顯,的確是相對「無害」的適合人選,此一奇襲布局也頗有反將民進黨一軍的味道,但真正引發黨內地方反彈的,並非張善政此黑馬人選的「條件」,而是朱立倫及黨中央漠視黨內民主及地方溝通協調的「過程」,核心癥結就在於朱又喚回了當年換柱事件違反「程序正義」的慘痛教訓與記憶。

扛紛擾不扛責? 中二+罷昶+突襲提名重挫朱聲望

然而,面對外界千夫所指,朱立倫除了口頭上點到為止的表示歉意,稱「所有的紛擾我來扛」,並強調徵召張善政是「絕對是正確的選擇」外,針對人選徵召提名過程、民調參考依據、為何急於以突襲方式宣布等諸多關鍵問題,卻是選擇避重就輕簡單一筆帶過,本周一朱親上火線陪同張善政出面說明的記者會,整場含媒體提問僅開不到15分鐘便草草結束,不僅「止血」效果有限,也讓人看不到危機處理的「誠意」,恐怕只會徒留外界更多疑問,不利於加速後續黨內團結整合。

(延伸閱讀:【內幕】避免桃市長提名亂局一發不可收拾 朱立倫「快刀斬亂麻」突襲宣布徵召張善政)

猶記得朱立倫去年宣布參選黨主席時,高喊如果前任黨主席做得好,他何必出來?誓言國民黨要「重拾領導力,改變才有希望」。

諷刺的是,從1月9日中二立委補選及罷昶案「雙輸」當晚,朱立倫選擇神隱不願出面扛起敗戰責任,到今年初中常委選風敗壞雙手一攤交由檢調調查,再到此次拍板定案突襲徵召張善政參選桃園市長,朱的領導聲望一瀉千里,一再讓人看到其典型的「政治精算師」決策模式,過度自信、太過自我感覺良好,若朱自身都沒有改變,又遑論要改變國民黨,帶領藍營團結勝選打贏年底選戰?

國民黨在中二補選(圖)、罷昶案雙輸,朱立倫卻神隱不願扛起敗責,引發外界抨擊。(資料照片/張哲偉攝)

這種凡事只求政治算計、決策小圈圈,而嚴重欠缺謹慎周延的政治運作,充分溝通協調或內部事先驗證過程,恐怕已讓朱立倫自陷「不承擔、不解決、不溝通」等三大領導「信心危機」,就算年底國民黨勝選,但朱恐怕也已提前陷入4年前主席吳敦義贏得地方,卻沒人將功勞歸於他的尷尬處境。

年底桃園市長這一役,如同是朱立倫的一場政治豪賭及「黨魁保衛戰」,國民黨要伊於胡底或真的能奇蹟式地谷底翻身,一切將待11月26日選戰結果揭曉了!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