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美麗不是長得好看,而是你感覺自己美好!」Harry Styles 穿女裝、塗指甲,自創美妝打破性別框架

「Man! I Feel Like A Woman !」

一襲閃耀的亮片連身褲,胸前開衩露出刺青,跟著女歌手一起扭腰擺臀唱著〈Man! I Feel Like A Woman !〉。下一秒又換上亮粉色皮褲,披著一身羽毛大衣,背心上還有一顆草莓刺繡。

圖片|Harry Styles Updates. @ twitter

哈利斯泰爾斯(Harry Styles)在今年的 Coachella 音樂祭上,再度以他的大膽裝扮、動人歌聲,搖滾了全世界!

曾經,「像個女人」是貶義,如今哈利卻在台上大聲歡慶這件事,自在遊走於雌雄之間,永遠以你意想不到的鮮豔色彩、出挑搭配,打破我們對於「好看」、「美麗」、「帥氣」的想像疆界。

不設限穿搭,女裝很美呀

哈利這幾年被各界視為時尚偶像(fashion icon),每每出場都成為注目焦點,也成為許多精品名牌的代言人。但是回看他在男子團體「一世代」(One Direction)時期,當時的風格與現在差異甚大。

圖片|One Direction Facebook Page

2010 年出道的一世代,甫出場就成為少男少女的偶像,團員服裝常是黑、白、灰、咖啡、深藍、軍綠色,偶爾有點變化的,就是格子與條紋襯衫。

當時的哈利也是如此,平常穿著貼身的素色 T 恤,紅毯上一襲黑色挺拔西裝,帥氣當然是帥氣,但少了個性與特色。

圖片|One Direction Facebook Page

2017 年哈利開始單飛推出個人專輯,沒有了團體必須合群的束縛,哈利像是終於放飛了自我,帶我們看見骨子裡的他,其實這麼地繽紛有趣。

他開始穿上各式色彩,像是西瓜紅、奇異果綠、水蜜桃粉、葡萄紫;穿戴華麗誇張的羽毛圍巾、珍珠項鍊,針織、蕾絲、薄紗、絲綢;甚至換上芭蕾舞裙、腳踩高跟鞋,這類常常被人認為「陰柔」、「女性化」的元素,他一點也不介意,一點也不為自己設限。

圖片|Harry Styles @ twitter

哈利曾說:「有時候我去逛街,發現自己其實很喜歡這些女裝衣服的剪裁及設計,它們都很美很棒。像我們生活中所有事一樣,我們不應該限制自己,穿搭有很多樂趣,我從來沒有過度解讀它的含義。」

2019 年哈利擔任 Met Gala 主持人,身穿黑色透視蕾絲襯衫,露出身體裡的刺青,耳朵上戴著淚滴形狀的珍珠耳環,手指塗著湖水綠指甲油,臉上還留著些許鬍渣。嬌媚又粗獷,精緻也頹廢。

圖片|Harry Styles Updates. @ twitter

一時間人們不知該如何評價,這樣流動在性別之間,不刻意偏向哪一端,取用各種風格的混搭,實在太打破框架。

更何況是發生在一位異性戀男星身上,他大可繼續以主流審美現身,打破常規需要勇氣,而哈利為我們展現了這份自由與自在。

唱出男性的脆弱,坦承我們也有受傷時刻

不只是服裝,哈利在音樂上,也從團體時期的陽光熱血,走向更多脆弱抒情的釋放。

2017 年哈利的同名專輯封面,他裸著上半身,泡在一池粉紅色的水裡,藏起自己的臉,以脆弱的背部示人,看來像在哭。

再一次,當世界都期望男性展現強壯堅毅,認為這樣才夠陽剛,哈利拋開了這份期待,告訴大家:「男性也會脆弱,也能像水一般柔軟。」

圖片|Harry Styles Facebook Page

另一張海報,他穿著寶藍色西裝,全身濕透,躺在一片廢墟上,像是一位氣力放盡的偶像,終於爬上了岸,想讓大家知道:「我不是這麼完美,我也會落難,偶爾也想這樣靜靜躺著。」

不再是從前在台上活蹦亂跳,唱著「女孩妳怎麼這麼完美!」的青少年,隨著歷練與年歲增長,哈利這幾年的音樂,開始唱出更多心碎與遺憾。

一首書寫失戀的歌曲〈Falling〉,MV 中哈利穿著淺紫色網紗上衣,任憑落下的大水將他淹沒,他坐在鋼琴前嘶吼彈唱:

「現在我算什麼?到底算什麼?
如果連我都不喜歡自己了呢?
我再度迷失了自我,迷失了自我。」

最後哈利被完全吞沒在水裡,眼神憂傷,讓人跟著窒息、心痛。

圖片|〈Falling〉 MV

是呀,每個真實的人類,包含男性,都有這樣墜落,感覺自己無法再做些什麼的時候。

哈利這幾年也大方坦承,自己在看心理諮商:「我以前認為看心理諮商,表示你覺得自己壞掉了,我很希望自己可以說出:『我不需要心理諮商』。」「但是心理諮商幫助我更感覺自己活著,接受活著就是會有快樂與心碎。」

脆弱的男性很正常,全都無須羞愧,更不必隱藏。

自創美妝品牌 Pleasing,希望你感覺自己美好

2021 年哈利進一步將他對美的詮釋,延伸到了美妝事業,推出個人品牌「Pleasing」,成了少數自創美妝品牌的男明星。

創立的起源,就來自哈利對於指甲油的愛。

哈利常常在自己的十根手指頭,畫上各式各樣的圖案,像是西瓜、櫻桃、草莓、奇異果,還有黃色笑臉,俏皮又可愛到不行。

圖片|Harry Styles Updates. @ twitter

「當我看到一朵花,或是一面壁紙上的色彩,就會想說:『喔,我好想把這些顏色,放到我的指甲上!』」哈利直率地說。

品牌名稱「Pleasing」,代表那些生命裡微小卻令人愉悅的時刻,「比如夜晚的星空、一口吃下的食物,或者就只是坐著與朋友聊天,都會讓我一直想要記得。」

Pleasing 的視覺意象,常常是奇幻又童趣的,充滿蘑菇與青蛙。模特兒也很有趣,華裔面孔、深色雙手,還有塗著指彩、戴著高帽子的老頑童,彷彿就是哈利自己老的時候。難怪有粉絲把萬聖節的「Halloween」一詞改成了「Harryween」。

圖片|Pleasing

仔細看 Pleasing 的官網,你會發現處處有著多元共融的細心與體貼:

衣服尺寸從 XS 到 5XL,各種身形者都可以挑到衣服;關注到障礙者的需求,制定可近性政策(Accessibility Statement),並持續為團隊做相關訓練;與氣候變遷、性別平權團體合作「Do Better」計畫,讓品牌影響力可以帶動議題關注。

這些行動都讓人看見,品牌不只帶來了美的服務,背後還有好深好深,對這個世界的關愛。

圖片|Pleasing @ IG

哈利說他從不覺得美麗是指「長得好看」,美麗應該是你「感到自己很美好」:「就像我覺得剛冥想完,或者是睡著時的我,都是最美麗的!」

哈利重寫了美的定義,一位男性可以穿女裝、塗指甲油、可以展現脆弱、也可以創立美妝品牌,活成無法被框架的形狀。

當身為全球幾億人注目的明星,都可以無懼他人眼光,勇敢自由地活著,這樣的姿態,就足以為我們帶來巨大勇氣。

圖片|Harry Styles Facebook Page

延伸閱讀:

《媽的多重宇宙》反派女兒史蒂芬妮許:電視裡沒有長得像我這樣的人,所以我來了

《媽的多重宇宙》反派女兒史蒂芬妮許:電視裡沒有長得像我這樣的人,所以我來了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