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被扼殺的香港高等教育界——毋忘歷史教訓 拒絕政治干預

香港高等教育學界在反送中運動後遭受政府的政治干預(圖源:立場新聞)

香港公民社會的打壓無日無知,半年之前,筆者曾經寫過數篇關於香港不同大學學生會的文章「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一星期後—我們可以做的就是無條件地支持」、「中共如何毀掉香港各大學學生會?」等文章,那時仍有一絲的盼望,會有一些沒有在風頭風眼上的大學生會能夠留存下來保留實力。可惜,隨著2022年1月20日,香港教育大學(下稱「教大」)宣佈接管教育大學學生會(下稱「教大學生會」)所有管理與校務角色,並同時宣佈接管學生會二十多年留下來接近900萬港元(接近3200萬新台幣)財政儲備、場地、辦公室等一切場資,等同把整個學生會從教育大學中連根拔起。

教大不再承認學生會合法地位一事並非冰山一角的單一事件,而是香港高等教育學界在反送中運動後遭受政府的政治干預下的打壓行動。

由中文大學學生會內閣「朔夜」被中大校方以「嚴正聲明」割蓆開始,再到港大學生會會長因發表哀悼七一刺警案義士梁健輝先生之聲明(詳見另稿 寫在香港大學學生會總辭之時—— 在獨裁面前 我們都是飽歷風雨的同路人)後被校方不再承認及時任會長郭永皓及三位學生代表更被控「宣揚恐怖主義」,港大中大學生會之倒下令其他大學的管理層繼續「保持隊形」。

除了港大與中大,香港八所政府資助大學之中的城市大學、理工大學、嶺南大學及浸會大學,早前亦因各種原因不再為學生會收會費圖令學生會自行衰退,但教大的行政措施卻是直接把所有學生會資源侵占,打壓的決心比起港大與中大有過之而無不及。

離紅領巾在香港學界出現還有多遠?

壞消息總是一不離二、二不離三。那一邊,教大學生會從員生共治體制上被連根拔起的同時,另一邊的中文大學又有更壞的消息傳出。員生共治的原則就是學校職員與學生——兩個大學內最主要的持份者共同管治校務,一直以來都是以學生的民意代表——學生會成員擔任學校內大小不同的校務會議學生代表成員,上至院校最高行政機關Council「校董會」、院校最高教務機關senate「教務委員會」,下至學校膳食、交通委員會,整所大學的「醫、食、住、行」所有方面都有學生代表參與其中。

但如今,即將由中文大學打破這種行之有效的體制了。中文校方於20日提出全新的大學學務委員會招募方式,而其中又以職員推薦為最重要之招募條件,當我們看到一間又一間大學因為政府的政治干預而打壓其本校學生的學生會的時候,試問能夠被這樣的大學管理層推薦並招攬的所謂「學生代表」會是什麼樣的人呢,日後只會淪為「投票機器」,難有空間監察校政。

後真相年代的事實各力

教大今天發信指責教大學生會修改學生會會章令,會員人數減少三分之一、下調內閣成員人數…等等指控學生會欠缺代表性,就算用誇張失實與含血噴人來形容亦毫不為過。據筆者了解,所謂修改會章減少會員人數一事,事實根本是源於校方政策決定結束其屬下的持續進修課程的營運,換言之,必須要修改會章把持續進修課程的學生從會員體系解除;同時,香港不同大學其實都另外設有研究生會來統籌與作為員生共治的成員,主要代表本科生的大學學生會未必能夠全盤了解研究生之所需,而其情況亦會與大學部本科生大為不同,把研究生從學生會會員體系劃出,是一個既負責任亦尊重研究生權益的合理改動。

昨天所有的合情、合理,在後真相年代的今天一切都只是變成政權打壓的藉口。

香港教育學院在2016年正名為香港教育大學,香港教育學院此前經歷多次政治風波,包括被當年教育統籌局局長李國章強迫與中文大學合併的「教院風波」等,當年的校長莫禮時、副校長陸鴻基走出來反對一切政治干預院校自主,才會有今日的教育大學。

一切的歷史教訓再一次在露屏路10號上演,2016年正名為教育大學的第一天時,時任學生會曾經在整所大學舉校歡騰之時提醒所有人「毋忘歷史教訓,拒絕政治干預」,但願我們在今天仍然堅持以真相對抗打壓,在日常實踐拒絕政治干預。

2016年時任學生會會長(右2)向校長張仁良(右1)遞交「教院風波回憶錄」(圖源:香港01/羅君豪攝)

作者》 關山月  香港大學生。參與反送中運動,目前在台。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