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胡文琦專欄】施明德的疑問,謝大使、蔡總統聽到了嗎?

【胡文琦專欄】施明德的疑問,謝大使、蔡總統聽到了嗎?

胡文琦/前國民黨發言人

針對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妻子陳嘉君日前「公開指控」謝長廷是調查局線民一案;施明德日昨在臉書上表示,在今年1月15號生日來臨前,他收到兩件「賀禮」。其一是收到由法院寄來有關「臥底特務」謝長廷的控告狀,但「只告陳嘉君」。他說,在台灣民主自由化後,這一場白色恐怖時期的臥底特務,控告坐牢政治受難者的歷史荒謬劇終於可以宣佈開幕。施明德說,美麗島軍法大審,他活下來了,也挺過了10年鐵窗,如今「美麗島辯護律師到底有多少個是卧底的特務」的歷史公案,這是他對台灣歷史應該承擔的「又一項任務」。

施明德指出,屏除賀禮其一是「中華人權協會」由理事長高思博等人所致贈的「人權終身成就獎」不說,另一份就是由法院所正式寄來的「臥底特務謝長廷」的控告狀。他說,像他這樣的人,大半輩子不論在牢裡、牢外都活在各式各樣的特務、眼線、告密者、爪耙子…的監視下,而就在帶著「高度期待」並掀起歷史公案的虔誠心態下,只看到謝長廷求償80萬,唯在找被告名字時卻竟然只有「施陳嘉君」一人?而沒有「最清楚狀況」當事人、苦主的「施明德」?會不會是搞錯了?他還特別要助理再問一下收發件的社區警衛室,唯答案卻是「都沒有」。

那麼,一個令人噁爛的「好問題」就出現了,果若施明德此番沒有說謊或誤解的話,那麼,謝大使的公信力、決心和擔當就很明顯的「露了餡」,誠如他所說,不久前謝大使還「大聲吆喝」地宣示要告他,甚且幾乎舉國台灣皆聽到了,但,「為什麼告了,『被告』卻沒有我」?對此,施明德再次「直球對決」的質疑,這個被稱為「民進黨第一奸巧的人」,到底又在玩什麼巧步?他既已「指證歷歷」謝長廷是舊黨國的臥底特務,也曾「公開」説出江鵬堅的真情告白,「他不控告我,卻寧願默認並犧牲小我」?換言之,謝大使此番「作半套、做做樣子」的「貓膩提告」,套句他自己曾經說過名言,這裡面確實讓人「有合理的懷疑空間」啊。

準此,誠如現時「無欲則剛、沒做最大」的施前主席所言,這件事情已不是謝長廷的個人問題,同時也是台灣現實政治裡面最重要的問題,更是台灣「歷史真相」很關鍵的時刻。他期望能在台灣社會掀起一種對真相的執著,舊黨國時代到底派遣了多少調查員臥底黨外、民進黨?確是台灣近代史很重要的一頁。現在,在政黨輪替了也全是「美麗島律師群」在掌權的條件下,為什麼檔案還「不敢公開」?為什麼還有一些「謀殺」真相需要永久保密?檢視施明德此番的「大哉問」,難道真的不是「號稱愛台灣」的謝大使與總統蔡英文,應該好好地給台灣人民一個清楚與完整的「轉型正義答案」嗎?

照片來源:施明德臉書

《更多CNEWS匯流新聞網報導》

【胡文琦專欄】國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胡文琦專欄】報告阮次長,究竟有影還是沒影?

【文章轉載請註明出處】

【以上言論不代表本站立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