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影評】《台灣男子葉石濤》: 細膩呈現葉石濤其人其文,出色的文學紀錄片

從 2011 年《他們在島嶼寫作》文學紀錄片系列的計畫開始,台灣有越來越多以文學家為被攝者的紀錄片面世,拜導演詳實的資料蒐集、長期的跟拍訪談,和獨特的切入視角,我們得以認識到文風各異卻各具特色的作家,甚至想親炙他們的作品,這不啻為文學紀錄片的一大魅力和特色。

然而拍攝一部作家的紀錄片,如何萃取他作品精華的部分,不淪為流水帳的編年史,如何經由訪談拼湊這個人的完整面貌,甚至提煉出在坊間可見的文獻和影像外,其他世人所未必知道的部分,這誠然是讓紀錄片更有靈魂,編導可努力的方向。

許卉林導演的《台灣男子葉石濤》,無疑是我近年看過最特別而出色的一部紀錄片。

紀錄片電影《台灣男子葉石濤》中的焦點人物:台灣文學家葉石濤肖像(攝影:林柏樑)

葉石濤肖像(攝影:林柏樑)

一窺「葉老」葉石濤對台灣土地的真摯情感

關於葉石濤一生的經歷,他在文壇的地位、因白色恐怖所受的牢獄之災,和進行編寫《台灣文學史綱》此一浩大繁複的文學工程,我們大抵可在維基百科查到,許卉林導演固然也經由影片講述了這些我們已知的部分,她更利用電影獨有的視聽傳播功能,讓葉老的作品躍然紙上。

藉由和 11 位藝術家的合作,經由舞蹈、舞台劇、版畫、落語,轉譯了葉老的〈牆〉、〈舊城一老人〉、〈葫蘆巷春夢〉、《西拉雅末裔潘銀花》等諸多作品,經由這些作品的轉譯,我們得以一窺葉老的生命傷痕,他的世界觀,以及他對台灣這塊土地的真摯情感。

文學紀錄片《台灣男子葉石濤》中的莊益增《葫蘆巷春夢》舞台劇。

是演員也是導演的莊益增以舞台劇形式呈現〈葫蘆巷春夢〉。

電影拍攝時葉老已離世十餘年,他生前影像的不易取得誠然增添了紀錄片拍攝的難度,然而導演經由轉譯去呈現葉老作品底蘊的作法,不管是扮演葉老的莊益增在氣質和氣口(台語)與葉老極為相似的獨白呈現,舞者鐘長宏夥同三位夥伴對〈牆〉的轉譯和文本解析,或是蘇品文在北海岸狂狷地舞出《西拉雅末裔潘銀花》主角潘銀花的生命力量,電影生動地形塑了一個作家的形貌。

在憨厚親切的外表下,有著幽默調皮的個性,苦痛的生命經歷轉化成作品中晦澀幽暗的一隅,但卻未曾動搖他對台灣這片土地的愛,因而才能創造出潘銀花這樣一個深具母性、最能代表台灣的經典角色。

西拉雅末裔潘銀花

女性藝術家、現代舞蹈家蘇品文以舞蹈呈現《西拉雅末裔潘銀花》。

「台灣男子」葉石濤生為人與家庭的一面

片名叫《台灣男子葉石濤》,對不熟悉葉石濤身為台灣重要作家的觀眾而言,可能會訝異這樣的片名是要呈現怎樣的內容,然而或許也因為這樣庶民化的標題,更足以彰顯葉老平實親切的一面。

葉老穿著樸素,卻對他人大方,隨手拎給作家李喬一袋軍中的黃豆牛肉罐頭,或是把新婚的皮鞋大方借給春暉出版社陳坤崙社長穿,都讓他們銘記在心中許久,人生得此摯友良朋,夫復何求?

然而作家也是人,文學光環並不能屏蔽他的人性弱點或抵禦有心人的負面攻擊,因次我們可以看到他小兒子葉松齡說到小時候家裡有蝙蝠飛進來,爸爸先逃出去反而是媽媽和自己拿掃把驅趕的景況,又好氣又好笑憶述往事的同時,不同時也彰顯攝影師林柏樑為葉石濤夫妻所攝照片裡,葉石濤老婆所彰顯的溫厚篤實力量嗎?

文學紀錄片《台灣男子葉石濤》中拍攝葉石濤肖像的攝影師林柏樑(右)。

攝影師林柏樑(右)

而大兒子葉顯國因為父親被攻擊而精神崩潰的往事,友人本不願提及卻仍脫口而出,一來解釋了他何以無法撰寫長篇小說的緣由,再則讓我們看到時代的傷痕並不會因為時移勢易而結痂癒合,有心人的撩撥,所帶給家族的苦痛,上一代和一下一代沒有差別,這種宿命的輪迴則不免令人感傷,更由衷敬佩葉老身為「台灣男人」一肩擔起、毫無怨尤的真男人氣概,無論是對文學的傳承,又或是對家庭的承擔。

紀錄片電影《台灣男子葉石濤》影評心得總結

《台灣男子葉石濤》是一部有生命力的紀錄片,他讓文學變得更讓人親近,不止轉譯的方式匠心獨具,呈現訪談的方式也能方方面面帶出葉老的各個面向,親切的,笨拙的,幽默的,有擔當的,都是葉石濤,也惟有人才會具備如此繁複的情感,電影對人的細膩呈現和還原,讓這部片變得異常好看,不管是想經由電影來認識葉石濤其人其文,或單純想享受片中藝術家為我們帶來的再創作之聲光效果,《台灣男子葉石濤》都會是一部讓你看完印象深刻的作品。

〈有菩提樹的風景〉

《有菩提樹的風景》

紀錄片電影《台灣男子葉石濤》預告片段

延伸閱讀:

加入「電影神搜」LINE好友,最新電影情報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