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魷魚遊戲」艾美獎擒六獎 是韓劇?是美劇?掀討論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圖/達志影像美聯社

2022年第74 屆艾美獎頒獎典禮,於台灣時間13日上午,在美國加州洛杉磯登場,話題影集《魷魚遊戲》入圍14項獎項,最終收穫6大獎。男主角李政宰奪下視帝寶座、導演黃東赫也拿下最佳導演獎,成為亞洲第一人;除此之外,還斬獲4項技術類獎項,締造「非英語劇集」最佳紀錄。影音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當年投資250億韓元拍攝《魷魚遊戲》,握有《魷魚遊戲》版權與製作權,播出後收穫破兆韓元收益,南韓製作公司卻只拿到一成,風光背後,《魷魚遊戲》究竟算是「韓劇」?還是「美劇」?也成為討論焦點。

巨大一二三木頭人娃娃,登上第74屆艾美獎(Emmy Awards)舞台,話題延燒一整年的網飛(Netflix)影集《魷魚遊戲》不負眾望,橫掃美國艾美獎六大獎。

南韓演員 李政宰:「感謝黃導演把我們現實中都會面臨的問題,用充滿創意的方式表現出來。」

李政宰擊敗《黑錢勝地》傑森貝特曼(Jason Bateman)等強敵,奪下「劇情類最佳男主角」;而黃東赫也獲頒最佳導演獎,成為亞洲第一人。

南韓導演 黃東赫:「我想感謝美國國家電視學院,給我這項榮譽,同時也非常感謝Netflix,Ted Sarandos(Netflix執行長)我提到你名字了,這樣可以嗎?自從魷魚遊戲獲得14項艾美獎提名,大家都告訴我:我創造了歷史,但我覺得這不是我一人的功勞。」

《魷魚遊戲》總共入圍14個獎項,在日前率先頒發的創意藝術艾美獎(Creative Arts Emmys),已經先拿下最佳女客串演員(李瑜美)、最佳特效等4項技術類獎項,如今再收穫「視帝」與導演獎,也締造「非英語劇集」最佳紀錄。

影集《魷魚遊戲》片段:「在座的所有人,全都欠下了鉅債,人生被逼到絕境。」

《魷魚遊戲》去年在網飛(Netflix)上映,就登上94個國家收視排行榜冠軍,全球颳起「魷魚旋風」,美國洛杉磯甚至將9月17日訂定為「魷魚遊戲日」,可見南韓影視題材的超強影響力。

《魷魚遊戲》第二季預告:「一二三,木頭人!」

作為網飛(Netflix)有史以來最成功影集之一,《魷魚遊戲》除了宣布將製作第二季,也將推出「真人秀競賽」,讓全球魷魚迷引頸期盼。

Netflix公共政策副總裁 狄恩賈菲德(2021.11.04):「全球有超過1億4200萬戶收看過《魷魚遊戲》,超過了美國總家庭戶數。我充分了解到,若非與南韓文創產業成為『剛布(好夥伴)』,Netflix不會走到今天這個地位,我們引以為傲。」

隨著劇集打入國際市場,帶來破兆韓元收益,南韓製作公司卻只拿走總收入的10%,其餘收益、版權及製作權統統歸影音串流平台網飛(Netflix)所有,那《魷魚遊戲》究竟算是「韓劇」還是「美劇」?也引發爭論。

南韓中央大學大眾傳播學系教授 成東圭:「他們(Netflix)在南韓投資,以一種OEM(委製)的方式,雇用韓國演員、韓國導演來製作韓劇,但原則上影視所有權還是歸屬Netflix,所以嚴格上來說,(魷魚遊戲)不是韓劇,說是Netflix的劇、美劇,一點也不為過。」

南韓平均一齣電視劇製作費用為6到7億韓元,投資方通常是以最後統一結算的方式給付,這也使製作公司不得不一邊拍攝一邊籌措財源,拉贊助、廣告置入成為基本操作,但這也可能降低作品呈現品質。

影集《魷魚遊戲》片段:「贏得6個遊戲關卡的人,將獲頒賞金。」

《魷魚遊戲》一集就耗資27.7億韓元,總製作費高達250億韓元,網飛(Netflix)一口氣預先支付,讓製作公司無後顧之憂,這也是南韓影視產業越來越向影音串流平台靠攏的最大原因。

南韓影劇工作室代表(曾製作D.P逃兵追緝令):「我認為現在影視產業正迎來劇變期。能在短時間內拓展知名度,透過和多元夥伴合作,就能幫助我們開拓市場,我認為這很重要。」

既不用擔心籌不到資金,還能藉此擴展國際市場,對於中小型影視製作公司而言,確實是絕佳機會,但一定得靠影音串流平台,才有機會嶄露頭角嗎?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打破這個成功方程式。

韓劇《非常律師禹英禑》製作公司代表:「反覆外包、收益減少、就為了生存,我們讓IP脫離這個迴圈,守住IP,才選擇給ENA電視台播映權。」

《非常律師禹英禑》和爆紅的《魷魚遊戲》不同,IP並沒有被網飛(Netflix)收購,戲劇播完之後,南韓製作公司順勢推出網漫、小說和音樂劇,成功「反向輸出」。

南韓本土串流平台因此嗅到商機,願意投注更多資金開發作品,盼能守住影視人才,避免創作能量外流,將危機化為轉機。

立即加入「TVBS官方帳號」,給你最新、最完整的資訊!

延伸閱讀:

李政宰「亞洲第一人」奪艾美獎最佳男主角 千金女友罕見公開亮相

亞洲第一人!《魷魚遊戲》李政宰奪「艾美獎影帝」再寫歷史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