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移居,宜居:踏上逐浪而居的不歸路!專訪那些真的「住海邊」的宜蘭海人,探索深深被大海吸引的神秘力量

在這個堪稱「酷暑」的季節,魔力是吸著大夥兒往山中尋覓、向水裡梭游,又或者窩在家極盡耍懶之能事、找自己最舒適的度夏方法:吃適宜而能覺得舒爽的食、飲透心涼的酒水,也有人到嚮往的城鎮,過上理想中的日子 ── 循著自己的步調,體驗感到愉悅暢快的生活。夏日,宜快活。

先回在【夏日,宜快活】特輯中,我們不只訪問了選擇移居花蓮、讓劇場成為「聚」場的體驗設計師陶維均,也透過〈夏日沁涼散策〉先帶大家造訪過宜蘭頭城的白磚屋,認識這個由熱愛衝浪的人們組成的海邊聚落,這次我們則要進一步深入拜訪三位擁有不同職業、卻也同樣從城市移居到宜蘭生活的逐浪人,透過他們的視角,感受大海帶給他們的豐沛能量,並挖掘每一位浪人離鄉背井、移居他地建構快意生活的故事!

座落於宜蘭頭城的開蘭東路上,白磚屋於 2019 年由「匠客福 JunkFood」老闆于永傑帶領另外四組衝浪愛好者「TannedGal 工作室」、「Kakahong 手作x甜點」、「OldPipe 衝浪板架工作室」以及「板再生」一同成立,將原本的舊式四合院老宅改造、翻新,變成無論外觀或內裝皆乾淨、充滿特色的海邊衝浪社區,不只成為北部衝浪人的聚集地,也為這處純樸的所在增添滿是海洋文化氣息的地標。

白磚屋裡的人們有個共同特色:每一個工作室或店家主理人都因為熱愛大海而從城市移居而來,而每個人也都有自己的天賦與才華,儘管來到海邊落地生根從來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大家相互扶持之下,他們共同創建了一個讓衝浪人擁有歸屬感,讓一般旅人也會樂於拜訪、探索和歇憩的地方。

01. 匠客福 JunkFood 于永傑:住在海邊是一條不歸路,也是讓人加速成長的生活方式

除了身為白磚屋創辦人、匠客福老闆,于永傑在城市還有另一個身分 ── 導演,大家也因此常稱呼他為「于導」。移居宜蘭已滿 15 年的他,說是白磚屋的大家長一點也不為過,白磚屋的翻新工作便是在于導帶領下,由多位浪人一起協力完成,他解釋道:「當時會開匠客福,純粹是覺得每次衝浪上岸後都沒什麼美食(笑),就想說乾脆自己開一家餐廳吧!後來發現店旁邊的老祖厝常年堆放雜物閒置著,就和住在後面的房東太太聊起了把空間出租再利用的事,也恰好找到這群衝浪朋友們一起組建白磚屋。」正是因為這樣的契機,才有今天這棟洋溢海洋氣息的社區。

聊起接觸衝浪的經歷,他說是起於 29 歲那年跟著當時一起工作的劇組製片到宜蘭蜜月灣衝浪,「第一次接觸衝浪後就覺得蠻好玩的,就開始越來越常到海邊報到!」經歷將近 1年於海邊與城市往返的浪人生活,于導在 2000 年決定移居海邊,為了能方便到台北工作,他選擇在金山定居,以衝浪來迎接每個清晨,「以前在劇組曾擔任美術設計,對於動手做木工的事相當熟練,那時在金山找到一間便宜、破舊的房子,租下來後就自己動手裝潢翻新。而那間房子也收錄在《蓋綠色的房子》這本書裡。」他指著店裡擺放在櫃檯的那本書說著。

後來因為房子租約到期、房東不願意續約,于導只好另尋移居地。當時剛好正逢雪隧通車,宜蘭往返台北的路程縮短許多,他便搬到宜蘭的靠海小鎮「竹安」,找朋友一起討論、設計了一棟三層樓的房子,親手砌牆、安裝門窗、弄磚瓦等,所有事都親自包辦。移居海邊 23 年的于導,小至修水管、大至建房子等生活中的各種問題與挑戰,他幾乎都是親自解決。

「住在海邊和住在城市最不同的地方是:在城市還有可以用錢來解決這些問題的選擇,但住海邊就只能親自處理,不知不覺你會發現生存能力也變強了。」— 于永傑

于導與衝浪朋友、同時也是《浪人誌》編輯的許奕揚一同整理台東都歷一間破舊房子,成為可讓浪人入住的「都歷衝浪小屋」。(照片提供 / 于永傑)

隨著環境的不同,生活型態也會隨之改變,在深刻與大自然接觸後,或許會令人發現:人真正需要的東西其實並不多,物質慾變小了,反而能更專注於生活。除了工作所拍的影片作品,于導也曾為台東衝浪選物店「波洋喜衝浪店 Buoyancy Board Store」拍了一部影片,用鏡頭記錄聚集在台東的浪人生活樣貌:認真討論衝浪板的各種設置、實際在水裡衝起來的感覺,又或者晚餐要吃什麼等等生活小事。短短一分鐘半的影片,卻如實描述了這些浪人們又 丂一尢 又認真的人生。

不在台北拍片的時間,于導都會出現在匠客福,這裡的店員們幾乎都是衝浪愛好者,其中也有不少是因為海洋而從城市移居而來,如果你也是愛海的人,就時常會看到他們一行人相約一起衝早浪、結束後再去開店,過著一起工作、一起衝浪,悠閒卻也認真的生活。

「你會發現,住在海邊的人都很做自己、很直率,和他們相處起來會覺得很輕鬆自在。」— 于永傑

于導選擇在三十而立那年,離開城市、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而與大海為伍多年帶給他的最大感觸,無非是生活價值、處事心態上的改變。「到海邊生活是一種選擇,這邊的氛圍可以讓人不自覺地放鬆、變得舒服自在,在這裡聞到的空氣、曬到的陽光,會讓人覺得和城市裡不一樣;而對我來說最大的特點是:這樣的生活彷彿是條單行道,住在海邊之後,幾乎不會再想回到城市裡去,只會一直往這樣的方向走下去。」他還引用了草東沒有派對〈山海〉這首歌的歌詞「於是轉身向大海走去」,表達他對大海的熱愛。

「不管選擇什麼樣的生活,都要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于永傑

照片提供 / 于永傑

02. Tanned Gal 吳偉暄:以充滿自由氣息的畫風渲染大海,讓擁有相同興趣的人共聚在一起

緊鄰 Kakahong 手作x甜點,店裡的左方有一扇木門,拉開是一間稍稍凌亂卻又可愛的工作室「TannedGal」,偶爾會遇到白磚屋店狗 Tomo 和阿黃在這裡慵懶地睡午覺,也會看到外型俏麗的短髮女生吳偉暄正在埋頭繪畫,她是 Tanned Gal 的創辦人,獨樹一格的畫風是她的標誌。

「我已經很久沒下水衝浪了欸!我還算是衝浪咖嗎?」當知道受邀訪問時,吳偉暄的第一反應竟是笑著說出這句話,但不可否認的是,她充滿自由靈魂畫風的 T-Shirt,卻是串起浪人之間連結的代表物件。移居宜蘭滿 7 年,回憶起當初接觸衝浪的過程,她是這麼說的:「那時台灣的衝浪風氣還不那麼盛行,我是看了《我在墾丁天氣晴》這部戲,才知道有這項運動。也剛好身邊有熱愛衝浪的朋友,就跟著他們一起去衝浪。」也是在那次初體驗之後,她逐漸熱衷於衝浪,甚至買了一台檔車、自己找鐵工裝衝浪板架,時不時就往烏石港跑,成為和劇中人物一樣的熱血青年,「後來到恆春打工換宿,才驚覺『哇!原來還有這樣的生活方式! 』那時感受到和城市完全不同的生活,在海邊會很自在地做自己、步調放慢很多,也不太會有什麼雜念,這樣的感覺很好。」於是,移居到海邊的想法便萌生而出。

湊巧,當時又遇到正在創建白磚屋的于導,吳偉暄沒考慮多久便決定加入這個大家庭,「當時最大的難題就是要怎麼在海邊求生存,但我好像除了畫畫之外,也不知道能做什麼。」即使就讀於實踐大學服裝設計系,她卻說一直以來對自己的創作都沒什麼信心,幸好受到朋友們的鼓勵,才成立了 TannedGal 工作室「我常常覺得自己的畫風很怪,覺得應該沒有人會喜歡這麼怪、這麼醜的風格,沒想到東西做出來後還蠻多人喜歡的,我也嚇一跳!但應該是剛好處在這個可以接受怪異畫風的時代啦,我如果活在文藝復興時代的話,一定會毀滅!」她笑著說。

吳偉暄的畫風,具備著一眼就能認出「這是 TannedGal 的畫」的那種辨識度:醜得可愛的狗狗、附上一句「You’re Bad Dog!」,是一件讓毛孩爸媽會心一笑的插圖 T-Shirt;而同樣於今年推出的兩款浪點 T-Shirt,以吉祥物「北東河牛牛」及「加熱水」的諧音梗插畫來分別代表台東北東河、墾丁佳樂水兩個浪點,則是只有衝浪人才能一眼認出、彼此間心照不宣的默契。

吳偉暄的畫風,具備著一眼就能認出「這是 TannedGal 的畫」的那種辨識度,也常讓浪人們會心一笑。(照片提供 / 吳偉暄)

從成立初期不斷摸索與改變畫風,到現在能得心應手地畫出心裡所想,她將成長一部分歸功於身邊的一切:「在這裡的生活讓我可以很專注、放心地隨意亂畫,身邊的朋友也會不斷鼓勵和陪伴我,閒閒沒事或是遇到卡關的時候,就會被他們帶去溪邊、去海邊放鬆,或是到朋友家吃飯聊天,生活的一切都變得很單純。」除了生活步調,讓她愛上在這裡生活的另一個原因,則是因為海邊認識的人們:

「在大海面前,每個人都是平等的,在這裡遇到某個人,你不會知道他 / 她的年齡、職業或是身分,只會知道他 / 她也是衝浪的人。」— 吳偉暄

單純因同一項愛好而認識另一個人,這樣的方式讓偉暄覺得非常有趣。而同樣讓她覺得開心又有趣的另一件事,是看到許多海邊的人都穿著她親手絹印的 T-Shirt,「像是有一次的墾丁盃衝浪比賽,我就看著大家穿著我畫的衣服走來走去,有的人還會討論衣服上的圖案,但他們卻不知道畫那些圖案的人就在他們旁邊,哈!」

照片提供 / 吳偉暄

從沒想過可以由繪畫創作進而成立品牌,更沒想到自己製作的插圖 T-Shirt 會成為浪人間展示默契、甚至是傳達衝浪文化的一種媒介,這一切發展都讓偉暄覺得奇妙,卻也格外珍惜。

「未來會繼續以創作的方式讓更多人認識衝浪文化,也想移居到其他地方生活,體驗並吸收當地的文化,創作更多好玩的作品。」— 吳偉暄

也許今年冬天,你就會在南部或是東部看到偉暄的身影,帶著她天馬行空的創作力,把那些珍貴的、有趣的發現,透過極具風格化的筆觸,變成一張張可愛的畫作。

03. SurfCheck 葉晉皓:海讓我找到真正熱愛的事,享受專注實現目標的過程

夏天的蜜月灣,會不時看見一位戴著墨鏡的奇異男子,從容自在地在浪板上踏著優雅步伐;又或是在白磚屋遇到他帶著可愛的大頭黑狗狗、自在地躺在 TannedGal 工作室沙發 ── 他是葉晉皓,一位熱愛衝浪的年輕浪人,也是衝浪生活工作室 SurfCheck 的創辦人。浪齡共六年就成為衝浪教練,憑的是他超高的下水頻率和學習能力,「大學時期每週至少三天以上的時間都在衝浪,住在海邊之後幾乎每天都會下水!」這樣的生活痕跡,從他的膚色就可見一斑。

國小時期就從當時來自美國加州的老師口中聽過「衝浪」這項運動,老師偶爾會分享一有空就早起到福隆衝浪的日常,當時的他對這樣的生活充滿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一個人甘願一大早摸黑起床、開車到海邊,就只為了衝浪?十年後的大一暑假,葉晉皓到烏石港打工換宿期間真正接觸衝浪後,才開始慢慢體會老師的心情,也踏入衝浪這條不歸路,甚至大學時期心思幾乎都花在衝浪上,連出國交換也是以「衝浪旅行」為目的:「在交換期間接觸了歐洲的衝浪文化,見識到國外有非常多的強者,那邊的衝浪文化也相對完整,技術強、觀念也強。」葉晉皓回憶著。

當時他便思考,台灣什麼時候才能夠達到那種水平,同時也一直將眼中的那些強者當作標竿。身為行動力極強的射手座,與其思考,倒不如起身實踐 ── 大學畢業後的他,決定離開家裡、搬到頭城定居,「這樣起床就可以衝浪了啊!

照片提供 / 葉晉皓,Photography / Vincent

安定住宿後,在朋友的建議下,葉晉皓發起國小至高中生都可以參加的衝浪夏令營隊,「當時還沒有人做這樣的事,課程內容和定價都很難界定,還好有白磚屋這群朋友一起討論。」將課程內容訂立好、課程宣傳出去,他意外地獲得預約額滿的成果,無奈遇到去年疫情進入三級警戒,所有夏令營團隊被迫取消,「解封的時候剛好小朋友都已經開學,等於我整個暑假完全零收入,當時真的一度計畫回到城市找工作。」後來嘗試將目標客群擴大,帶各種年齡層的人參與兩天一夜的衝浪營隊,累積足夠活動經驗後,正好迎來浪季,晉皓再次重新調整方向、將客群轉為真正的浪人,於是將 SurfCheck 從原本的衝浪體驗營隊模式,改為目前的專業衝浪訓練教學。

照片提供 / 葉晉皓

SurfCheck 的教學以全日客製化訓練課程為主,內容包含衝浪、身體控制訓練以及衝浪滑板訓練。會這樣設計,是因為從長時間的教學相處之中,更能了解學員的性格、身體能力,並根據各自的身體素質及條件來設定功課及短期目標;而安排每週兩天帶學員一起衝浪,則是為了讓每個人可以在安全的環境下,有更高頻率的下水練習。教學至今,令葉晉皓倍感欣慰的,是發現自己設計出來的課程是被需要的、也會讓大家有明顯的進步:

「看著學生從起初一直被白浪花狂噴,進步到可以掌控板子、完整衝完一道浪,這樣的成長讓人非常開心。」— 葉晉皓

談到未來,這位年輕的衝浪好手希望成立專業的衝浪學校,結合專業的身體訓練和衝浪技術知識,讓學生能透徹理解衝浪原理和身體控制,更有效率地運用身體,並做出更正確的判斷:「我希望更多人能真正接觸並了解這項運動,變強之後,才更能感受板子、感受浪,真正體會衝浪好玩的地方。」葉晉皓說。

照片提供 / 葉晉皓

衝浪是一項獨立的運動,大部分時間都需要靠衝浪者自行觀察浪況、仰賴自己的力量衝完一道浪,並學習如何跟大自然相處。對這群選擇在海邊安然而居的浪人們來說,大海帶給他們最大的改變,就是更能認清自己的靈魂、將生活重心回歸到對自我本質的傾聽與探索,或許他們的生活寫照,就正如葉晉皓所分享的:

「接觸衝浪之後,我找到了真正熱愛的事。把衝浪融入生活的我,有了明確的目標和夢想,並且專注實踐,我非常享受這樣的過程。」— 葉晉皓

讓喜歡的事變成從來不膩的工作,這樣的生活,足夠讓人感到幸福。

Photo by Yuyi Chang on Unsplash

Wonder More:

持續關注 夏日,宜快活 系列文章

夏日沁涼散策!出發宜蘭做個一日海人,慢嚐 3 家傳遞熱愛與自由的在地浪人美食

Interview & Text / emilimin
Photography / 除標示者外,其餘均由 emilimin 攝影
Planning / emilimin
Edit / Irene Lin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