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俄烏戰爭加劇 中亞各國脫離俄羅斯軌道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入侵使得中亞國國家感到不安,其作為中亞和高加索地區安全保障者的作用也受到嚴重質疑。分析指出,在烏克蘭戰爭超過7個月,情勢日益加劇之際,與莫斯科有著緊密關係的前蘇聯中亞國家,正逐漸遠離俄羅斯的影響。

俄侵烏克蘭 中亞國家同感不安

俄羅斯總統蒲亭(Vladimir Putin)在2月揮兵入侵鄰國、前蘇聯加盟國的烏克蘭後,遭到西方的外交孤立與嚴厲制裁,並隨著俄烏戰爭超過7個月,戰局日益加劇之際,與俄國有著緊密關係的中亞各國,卻逐漸脫離莫斯科的影響範圍。

儘管中亞五國─哈薩克、吉爾吉斯、塔吉克、土庫曼和烏茲別克,與俄羅斯仍維繫著重要的經濟和政治關係,但是沒有一國在聯合國3月和4月兩項具里程碑意義的譴責俄國入侵烏克蘭決議中,站在莫斯科一邊。

對烏克蘭的侵略行動已凸顯往日地區領頭羊的俄國,在決定對同是前蘇聯國家開戰後,使得同樣也是前蘇聯國家的中亞五國感到不安。

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俄羅斯和歐亞」計畫的高級研究員史特隆斯基(Paul Stronski)告訴「莫斯科時報」(The Moscow Time)說:「中亞各國的地方菁英對烏克蘭的先例感到不安。」

以哈薩克為例,哈薩克總統托卡葉夫(Kassym-Jomart Tokayev)考慮到自己的國家與俄國有著7,600公里的邊界,並且國內有相當龐大的俄羅斯族人口,擔心蒲亭可能會「解放」該國,在這樣的背景下,強烈拒絕承認由親俄傀儡政府管理的烏克蘭東部分離地區。

已解散的俄國獨立電台「回聲電台」(Ekho Moskvy)前總編輯維涅狄克托夫(Alexei Venediktov)說:「哈薩克逐漸開始遠離俄羅斯。」

上合組織峰會 蒲亭待遇凸顯關係生變

此外,從9月中旬在烏茲別克首都撒馬罕(Samarkand)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高峰會,也暴露了俄羅斯在中亞日益減弱的影響力,蒲亭獲得的待遇凸顯中亞與俄羅斯關係的動態變化。

例如東道主的烏茲別克總統米爾濟約耶夫(Shavkat Mirziyoyev)特意在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抵達時,親自前往迎接,但是卻指派自己的副手迎接蒲亭。至於在非正式招待會上的座位安排,土耳其總統艾爾段(Recep Tayyip Erdogan)被安排坐在首位,蒲亭卻被排在旁邊的座位。

俄羅斯記者工會前主席雅科文柯(Igor Yakovenko)告訴由美國國會出資的自由歐洲電台/自由電台(RFE/RL):「我們在撒馬罕看到的是蒲亭遭到拒絕和自我毀滅。」他接著指出:「蒲亭在(烏克蘭)遭到挫敗後抵達(上合組織峰會),失敗者不受歡迎。」

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軍事作戰近來節節敗退,以及烏克蘭軍隊最近在收復失地方面取得的成功,令人懷疑莫斯科作為地區強大軍事力量,或是歐亞大陸治安官的實力。

研究中亞國際關係的學者和專家斯克帕諾維奇(Janko Scepanovic)在為「外交家」(The Diplomat)撰寫的一篇文章中寫道:「從長遠來看,俄羅斯在烏克蘭的賭注,也可能播下其對歐亞大陸影響力迅速下降的種子。」

陷烏戰泥淖 俄失去中亞影響力

另一方面,中亞各國大幅依賴與俄羅斯的貿易、季節性勞動力和匯款以維持其經濟運作。但是在俄國入侵烏克蘭導致西方施加的經濟制裁和出口禁令,不僅嚴厲打擊俄羅斯經濟,連帶衝擊中亞各國經濟,造成各國通貨膨脹以及能源和食品價格飆升。

烏克蘭戰爭使俄羅斯從地區國家的重要夥伴變成了有毒的鄰居(toxic neighbour),因此中亞各國放眼與其他重要經濟體建立更緊密往來的機會。

根據彭博社,歐盟最大的經濟體德國在2022年上半年與哈薩克的貿易增長80%,與烏茲別克的貿易增長111%,至於烏茲別克也趁著上合組織峰會,與中國簽署價值150億美元的貿易和投資協議。

卡內基高級研究員史特隆斯基說:「烏克蘭的衝突為該地區平衡外交政策的努力注入了新的活力。」

不過,身為地區安全捍衛者的俄羅斯,近來未能解決地區內部成員之間的邊界領土糾紛,更是對其領導地位的一記重擊。

俄羅斯透過由其領導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CSTO)」,維護地區安全需求與調解內部紛爭,但是俄國將注意力幾乎放在在烏克蘭戰爭,明顯失去對中亞地區問題的興趣,因此對於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以及吉爾吉斯與塔吉克先後在9月爆發邊界領土衝突,俄國的表現令這些國家失望,反而是美國和歐盟積極介入這些國家的邊界糾紛。

在莫斯科不收手對烏克蘭的入侵下,戰事已對莫斯科的政治、軍事和經濟影響日益擴大,俄羅斯正逐漸失去昔日蘇聯在中亞國家的影響力。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