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選戰/離開時力還有實力?黃郁芬、吳崢靠這些方法拚選戰

2018年當選台北市議員的林穎孟、黃郁芬與林亮君,現在都已退出時代力量,要競選連任沒有政黨後盾,處境更為艱難。(圖/翻攝林亮君臉書)
2018年當選台北市議員的林穎孟、黃郁芬與林亮君,現在都已退出時代力量,要競選連任沒有政黨後盾,處境更為艱難。(圖/翻攝林亮君臉書)

台北市議員選舉年底即將舉行,2018年當選台北市議員的時代力量3位新秀,如今都已退黨,加上上次披掛時力戰袍參選松山信義選區的吳崢,此次捲土重來,4人將分在4選區繼續挑戰議員席位。不過,大安文山選區林穎孟的官司纏身,以及時代力量在大安文山、士林北投選區提出人選,少了政黨奧援又面臨利空因素,少了時力背景的4位青年,還剩多少實力可拚戰?

時代力量在2018年推出5位參選人參選台北市議員,最後僅士林北投黃郁芬、中山大同林亮君,以及大安文山林穎孟3姝過關,松山信義的吳崢以及南港內湖蕭新晟則是鎩羽而歸。

在不到4年的期間,3位議員接連退黨,時代力量在台北市從有黨團變成有議員,再變成席次掛零,林穎孟、林亮君、黃郁芬將競選連任,至於也退黨的吳崢也要捲土重來,再拚松山信義席次。但林穎孟近期捲入詐領助理費官司,也讓她的連任之路將困難重重。

對於今年的選戰,黃郁芬認為,她們不是既有的地方派系,都是無黨籍議員,背景也都很相似,大家今年還是會互相合作。林亮君則說,除了2046的連線,現在應該也還是會透過年輕政治工作者的串聯,現在在議會中,有原本退黨的3人,加上社民黨苗博雅跟無黨籍邱威傑,5人在議會裡面確實有發揮影響力,也可以拿到1個委員會召委,如果選人不選黨的話,其實像她們這樣年輕、資源比較少的政治工作者,就是請大家支持。

除了北市議會內的合作,其實3人跟學運世代也是有所串聯。林亮君、吳崢近期就經常與學運世代的綠營參選人有所串聯,林亮君說,她認為「這是這個世代的合作」,從318學運到現在,不管是綠營新北的議員參選人黃韋鈞、彰化的楊子賢,或是桃園中壢的魏筠,大家在還沒加入政黨前就都是彼此認識、在社會運動上都有彼此合作,當然就是互相支援跟支持,因為過去的奮鬥,其實都有很深的基礎跟信任。

而對於各自選區的狀況,是各自有各自的難題,松山信義選區與士林北投選區面臨席次減少1席,而士林北投又與大安文山選區一樣,面臨前同志、時代力量派人參選搶票,相較之下,中山大同戰局顯得較沒那麼複雜。

中山大同要選出8席議員,林亮君說,綠營上次跟這次相同是提4席,而上次民進黨第4席只差200票,要提4席是很合理的規劃,加上中山大同選區確實本土票也不少,這樣提名是很正常的,當年只差200票就本土席次就能過半,因而中山大同確實是北市最有可能本土席次大於藍營席次的地方,因此會希望爭取本土支持者的支持,加上在很多進步議題上這4年的經營,她應該會主打這部分。

黃郁芬則說,時代力量在士林北投選區有推人,加上士林北投選區減少1席,所以當然還是會被影響,但就只能面對,好好用這幾年政績來做出品牌區隔。黃郁芬說,她們是年輕的民意代表,也會同理年輕人會遇到的困境,過去這幾年她們都是為青年、年輕世代發聲,本來年輕人就會是主要的支持者族群,但年輕人投票傾向不穩定,因此還是要想辦法讓可能會支持她們的年輕人知道做了什麼,讓年輕人們認同,且平常還是有地方服務,讓各年齡層的人覺得她們作為民代是認真負責、踏實為大家服務。

而上屆落選的吳崢則說,會用更靈活方式來強化個人特色,他不像其他3位要拚連任,在議會有些政績可以講,他還是只能訴求自己是年輕世代、跟傳統政治不一樣,雖然他上次落選,但還是持續有在地方服務、回饋社區,但無黨籍資源不足,所以不能陷入跟別人去拚資源,所以只能用比較有創意的方式去突破。至於先前有傳言,現任議員、網紅呱吉邱威傑不連任後可能轉支持他,吳崢則沒把話說死,僅說確實有初步聊過,「彼此應該是有個合作的默契」。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