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吳慷仁淡定搶影帝 夢想當上金馬評審

吳慷仁(右)和陳澤耀為主演新片《富都青年》接受本報專訪。(羅永銘攝)
吳慷仁(右)和陳澤耀為主演新片《富都青年》接受本報專訪。(羅永銘攝)

金鐘視帝吳慷仁憑藉《富都青年》首度問鼎金馬影帝,片中他飾演苟活在馬來西亞社會底層的聽障者,帶來「無聲勝有聲」的精湛演出,被視為奪獎熱門人選,但他謙虛說,「我知道自己很專心做一件事、有做好,心裡就很踏實了,尊重評審的口味」,更直呼自己的目標不是在金馬獲獎,「而是夢想當上金馬評審」。

吳慷仁演什麼像什麼,被譽為「台劇定海神針」,對此,他謙虛說並非自己演技好,「演員都是被時代推出去服務觀眾的人,我們的進步是這個時代賦予了不同的片型,甚至是創造出戲劇或電影的另一種標準」,也不認為自己挑劇本的眼光準,「但我覺得可以自己從被動變主動,接演後主動去創造這個角色,這是演員可以做的事情,至於最後如何呈現出來就交給導演了」。

吳慷仁認演戲叛逆

出道16年,吳慷仁自認在演員路上有股想和別人不同的「叛逆感」,他說,「想用自己的方式走到極致再回頭,也許有點浪費時間,但就是想看看那邊的風景」,並透露真正讓他印象深刻的反而是那些沒獲關注的作品,但已不會像年輕時那麼耿耿於懷,為了一場沒演好的戲想好幾個月,「現在覺得拍不好是必然,這樣才會去想可以怎樣去修正」。

陳澤耀在片中飾演吳慷仁弟弟,成功入圍了最佳男配角獎,他為讓自己完美融入角色,不只狂吃精緻澱粉增胖8公斤外,還在臉上狂抹嬰兒油和凡士林,讓自己皮膚變差,現在仍有不少色素很深的痘疤,不禁笑說「有開始找醫美急救一下」。

陳澤耀也分享當時是順拍,兄弟兩一開始相依為命,最後被迫分離,「片場氣氛也是跟著劇情走,所以到後面很痛苦,有幾天完全沒見面」,雖然導演沒特別要求他們不能接觸,「但我覺得這是一種默契,早上梳化也沒講話,只有互相點個頭,便開始忙自己的東西,所以在拍道別那場戲時的情緒才可以那麼滿」。

陳澤耀曾陷入絕望

而他曾因合約問題,長達1年沒有工作,陷入絕望,如今已調整好心態,「那是一個轉折點讓我長大了」,現在陳澤耀很開心可以來台發展,又獲得金馬肯定,甚至和一起走過低潮的導演王禮霖同時入圍,讓他感動落淚,還以為是不是跟惡魔做了什麼交易,「入圍也讓我狀態變得更好了,代表我現階段有做好」。

查看原始文章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