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人間煉獄!站著睡覺、充當人肉盾牌、與屍體一起生活 BBC揭露烏克蘭被俘村民的恐怖遭遇

2022年4月7日,烏克蘭車尼希夫,一名男子行經遭到俄軍轟炸的建築物(美聯社)

俄羅斯全面入侵烏克蘭超過一個月,烏克蘭北部城市車尼希夫遭到俄軍圍困,車尼希夫周圍的村莊被佔領近一個月,許多村民經歷了難以想像的創傷,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車尼希夫附近村莊的居民經歷許多恐怖與痛苦的事件,包括上百人被迫擠在約18坪的空間內,不能使用廁所,還不得不與死者共同生活。

為了圍攻車尼希夫(Chernihiv),俄羅斯軍隊佔領了該城市周圍的村莊,亞吉德涅村(Yahidne)就是其中一個受害的村子。該村位於烏克蘭首都基輔(Kyiv)西北 140公里處,毗鄰白羅斯(Belarus)及俄羅斯的邊境。

3月5日至4月2日,亞吉德涅村的村民遭遇了難以想像的恐怖經歷。4月3日,俄軍從該村撤退後,英國廣播公司(BBC)到達該地區,揭露俄軍佔領期間發生的恐怖事件。

3月5日,俄軍進入亞吉德涅村,持槍挾持約130名村民,將他們關押在一間學校約18坪大的地下室,其中約有40至50名兒童被俘,最小的孩子只有2個月大。

60歲的米科拉(Mykola Klymchuk)也是其中一名遭俘的村民,他向英國廣播公司透露,當時一名俄羅斯士兵對他說,上級告知他們只會在烏克蘭停留4天,聲稱這短短數日就足以佔領基輔。

130人擠在18坪內 不通風又髒亂

米科拉帶著英國廣播公司前往上百名村民遭到關押的學校地下室,他們爬下樓梯後,現場瀰漫著疾病與腐爛的惡臭,環境很髒,一些床墊、衣服、鞋子、書籍散落在地板上,房間中央有4張小嬰兒床,某個角落裡堆著器皿。

Ukraine war: Sharing space with the dead - horror outside Chernihiv https://t.co/py0UoOHnv0

— Sarah Rainsford (@sarahrainsford) April 7, 2022

米科拉

這個地下室的2扇窗戶被木板封住了,完全不通風。大多數時候,被俘的人們甚至不被允許使用廁所,俄軍要求他們使用水桶代替。村子有足夠的糧食及一口水井,俄軍允許被俘的村民每天2次在屋外煮食。米科拉說:「有時(俄羅斯)士兵會把人帶出去當人肉盾牌。」

米科拉說那間地下室的空間難以容下130人,他說被俘的居民根本就無法活動,一動就可能踩到人。他的活動空間只有50公分的範圍,他流著淚向英國廣播公司描述那段期間的可怕經歷:「我站著睡覺。我用圍巾把自己綁在欄杆上,這樣我就不會摔倒了,我就這樣度過了25個夜晚。」

米科拉說:「我的雙腳開始腫脹,但我一直想著:我必須活下去,我必須活下去,為了我的女兒與2名外孫女。」

15歲的安娜斯塔西亞(Anastasiia)與爸爸及祖母也被關在那間學校地下室,她向英國廣播公司表示:「幾乎沒有空間,我們都坐著生活,坐著睡覺。我們根本睡不著,不可能睡著,許多砲彈落在附近,這讓人難以忍受。」

被迫與死者一起生活

米科拉透露他被關押期間,那間地下室有12人死亡,大多數死者是老年人,目前尚不清楚他們的死因,但米科拉認為其中一些人是死於窒息。

那間地下室的人們死亡時,遺體無法被立即移走,因為俄羅斯士兵不是每天都允許這麼做,而且外頭持續有迫擊砲轟炸、爆炸、槍戰,所以將遺體移到外面也很危險,因此地下室被俘者與遺體會一起生活數小時,有時甚至數天。

米科拉說:「正常情況下,他們不會死。(俄羅斯總統)普京(Vladimir Putin)是戰犯。」安娜斯塔西亞表示:「這非常可怕。我認識那些死去的人。他們對我們很好,我很難過,他們就這樣無緣無故死在這裡。」(推薦閱讀:歐洲大陸分裂、深化俄中結盟、加速軍備競賽⋯⋯經濟學人智庫:烏克蘭戰爭從十個層面改變世界

目前,烏克蘭士兵在亞吉德涅村,大部分受困的村民已被疏散到附近地區。安娜斯塔西亞說:「我每晚都會醒來很多次,我覺得我能聽到槍聲,我害怕地跑向我的父母。」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