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博物館藏的衣服,真的可以拿來穿嗎?

博物館藏的衣服,真的可以拿來穿嗎?
博物館藏的衣服,真的可以拿來穿嗎?

有「時尚奧斯卡」美稱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慈善晚宴(Met Gala)於今(2022)年 5 月 2 日奢華登場。

Met Gala 為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The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簡稱 The Met)轄下服裝藝術部(Costume Institute)的年度募款重頭戲,除了有行銷宣傳的效果之外,也是維持展館年度運作的重要資金來源之一。

由於出席的都是政商名流、當紅演員、音樂人和模特兒等知名人士,因此被認為是最負盛名的時尚之夜。今年的晚宴主題為「鍍金年代」(Gilded Glamour),延續去年的「美國經典風格」(In America:A Lexicon of Fashion),呈現 19 世紀末、20 世紀初的美國社會縮影,讓不少參加的名人們絞盡腦汁,要在紅毯上爭奇鬥豔的同時,切合扮裝題旨。

不過,今年的 Met Gala 在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穿上了具有歷史意義與價值的連身裙後,引發了軒然大波。

為瑪麗蓮夢露量身訂製的禮服

金卡戴珊這次的造型靈感來自美國 20 世紀(50 年代和 60 年代初)的好萊塢性感女神瑪麗蓮夢露(Marilyn Monroe)。金卡戴珊在 Met Gala 紅毯上所穿的服飾,正是 1962 年瑪麗蓮夢露為甘迺迪總統(John F. Kennedy)獻唱生日快樂歌時,所穿著的原始禮服。

該禮服是由好萊塢服裝設計師 Jean Louis 依照瑪麗蓮夢露的膚色、身材和髮色而量身打造,並且自 1962 年最後一次穿上後,就沒有再被清洗過,所以服飾的底部還保留一些當時的污漬。

瑪麗蓮夢露在 1999 年被美國電影協會(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MPA)評為好萊塢黃金時代最偉大的銀幕傳奇女星之一,也在「AFI 百年百大明星」中位列第六名,曾被認為是美國最流行的性感象徵之一。其傳奇又戲劇的一生,奠定了她在美國人心中的地位,是許多當時代人共同的回憶。

也是因此,這件瑪麗蓮夢露生前最後幾個月穿過,且具有政治和流行文化意義的禮服,它的歷史價值自是不言而喻。

到了 2016 年,這件禮服以 480 萬美元的高價(約新臺幣 1.4 億元)在拍賣會上賣給了全球連鎖娛樂中心「雷普利娛樂公司」(Ripley Entertainment),目前仍保持著史上最昂貴拍賣禮服的紀錄,現在則小心翼翼地展示於佛州奧蘭多市的「信不信由你博物館」(Ripley's Believe It Or Not!)內。

「你能想到最美國的事物是什麼?就是瑪麗蓮夢露!」

這件衣服的重要性,金卡戴珊本人也很清楚,這也是為什麼身為話題女王的她會選擇在眾星雲集的 Met Gala 紅毯上穿這件歷史禮服。

金卡戴珊本人在接受時尚雜誌《Vogue》的採訪時說道:「我心想,我可以為這次的美國主題做什麼?你能想到最美國的事物是什麼?就是瑪麗蓮夢露!」她更提到,「對我來說,瑪麗蓮夢露最令人難忘的時刻,就是她為甘迺迪總統演唱生日快樂歌的模樣。」

金卡戴珊戲劇性轉變為瑪麗蓮夢露的傳言,在 Met Gala 開始前兩天就傳開──只是沒想到的是,她會穿上這件「貨真價實」的歷史服裝。

雖然金卡戴珊強調,她明白這件禮服的意義和價值,因此借用服裝時先試穿複製品,同時遵循博物館的規定不更改尺寸,還透過私人飛機和武裝保全以恆溫、恆濕的設備專程送到她的豪宅,並僅在 Met Gala 上樓梯的過程穿著這件禮服幾分鐘,且換掉平常使用含有香精和顏色的身體化妝品、乳液與香水,更刻意在短時間內急速減重,以符合衣服尺寸。

然而,相較於瑪麗蓮夢露嬌小的身材,瘦身後的金卡戴珊仍然沒辦法完整地將這件禮服背後的拉鍊拉上,使得她不得不披上一件白色皮草作為遮掩,才能走完Met Gala 的台階,並隨後換上另一件瑪麗蓮夢露曾穿過的禮服複製品。

不過,化身為 1962 年瑪麗蓮夢露造型的金卡戴珊,確實成功地成了 Met Gala 當天的鎂光燈焦點。只是,穿上 60 年前原汁原味、具有歷史價值禮服的她,卻也引起了博物館和保存修復師等專業人士的激烈辯論。

博物館人、保存修復師在氣什麼?

許多時尚服飾、織品的保存修復師及研究人員,一看到金卡戴珊接受採訪,並津津樂道這套原汁原味禮服的來歷時,紛紛從震驚轉為憤怒,抨擊她在一個不允許穿著藏品的博物館晚會上穿著歷史服飾,是開創一個不負責任的先例。

儘管 1986 年美國服裝學會(Costume Society of America)就曾通過一項禁止配戴典藏中歷史文物(包含服裝、配飾)的決議;不過,這也僅是「道德約束」,除了沒有法律強制力之外,對於私人收藏來說,也只能「僅供參考」。

前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服裝藝術部保存修復實驗室的負責人,現任克利夫蘭藝術博物館(The Cleveland Museum of Art)保存修復師的 Sarah Scaturro 表示,「過去我在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的時候,我必須拒絕來自名人(包含「時尚教母」美國《Vogue》總編輯Anna Wintour)、超模想要配戴歷史藏品的要求……我擔心接下來負責歷史服飾藏品的同事們,會開始受到政商名流等重要人物的壓力,讓這種情形不斷發生。」

另一位資深保存修復師 Cara Varnell 也提醒,「不穿戴典藏的歷史文物,這意味著它們具有相當的文化重要性,我們重視、並且想要保存它……這件瑪麗蓮夢露的禮服,是我們集體文化遺產的一部分,我對這件事感到很無言。」

不少歐美博物館員與民眾都紛紛在網路上批評金卡戴珊這個行為,諷刺她十分符合本次主題,以一個超級富豪的身份破壞了一件無價的歷史文物,只為在精英級的獨家派對上炫耀財富,真的很「鍍金」。

越來越多的激烈辯論,讓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轄下的「國際服裝博物館與收藏委員會」(COSTUME)不得不出面發出嚴厲的聲明,強調無論是公眾人物還是一般私人,都不應該穿著歷史悠久的服裝。

這項聲明也指出,就算這件衣服屬於「私人收藏」,然而,無論是由哪個機構保存、維護,文化遺產都必須被理解屬於「全人類」,強烈建議所有博物館應避免借用歷史服裝,因為它們是當時物質文化的產物,應該要為了後代而保存。

另一方聲音:私人財產的保障與自由

這也使得擁有這件禮服的雷普利娛樂公司透過公關部門滅火,表達他們很自豪能夠成為這件重要禮服的管理者,也很高興這件禮服透過金卡戴珊出席這麼有意義又特殊的場合,增加了它的歷史價值,並讓新一代的人都能認識和了解瑪麗蓮夢露的故事,更重要的是,他們自始至終都保護和維持了禮服的完整性和安全。

當然,本次爭議的禮服畢竟屬於私人收藏,一些粉絲和網友也替金卡戴珊及雷普利娛樂公司抱屈,認為這件服裝就是私人財產,所有權人想要把東西借給誰,是他們的自由,難不成還要經過全天下人的同意?

也有人認為,這就是資本主義,雷普利公司買下了禮服就是合法的所有權人,若他們想要把這件禮服作成水晶窗簾,那也是他們擁有的權利,外人如硬要套上各種道德的緊箍咒,未免對有錢人和私人文物的要求太苛刻,應該要尊重法律賦予私人財產的保障。

誰的文化遺產?保存維護與私人財產間的平衡

這件 1960 年代瑪麗蓮夢露的禮服,是由一種稱為「souffle」的輕軟布料所製成,隨著時間越久,會越來越脆弱且缺乏彈性,也會讓這件禮服上懸掛的上千顆手工縫製水晶珠飾,因為地心引力而造成布料變形或破損。因此,即便是細微的動作,都會造成這件禮服有所損害。而這些肉眼看不見、但在顯微鏡下可見的裂痕,在日後都會變成保存維護上的一大問題。

一般博物館內典藏具歷史藝術價值的服飾或配件,都必須經過嚴格和仔細的照護與檢查,除了不得任意清洗、清潔外,專業人員都必須戴上棉質手套,且不得使用任何香水、護膚品或化妝品,亦不得配戴首飾,避免勾到珍貴服飾或配件上鬆散的線頭。

此外,還要考量光線、溫濕度、灰塵和空氣污染物等影響因素,例如:閃光燈的強光可能會造成服飾褪色或纖維脆化;空氣中的灰塵與懸浮粒子也可能深入布料纖維的縫隙,像是一把利刃將脆弱的纖維切斷……。種種的眉角與細節,都顯示了保存維護所需的專業性和重要性。

任何錯誤的處理方式都將永遠摧毀一件珍貴的歷史服飾,這並不因為人們富有、具影響力,就代表他們可以為所欲為。若每個人都能四處借用或隨意穿著所購買的歷史服飾或配件,那我們將不會留下任何有關「時尚」的歷史。

有沒有更恰當的做法?

事實上,金卡戴珊可以在這次的 Met Gala 穿上這件原始禮服的複製品,特別是她在走完紅毯後,也確實換上了另一套曾經是瑪麗蓮夢露穿過的禮服複製品,而這件事也同樣達到了雷普利娛樂公司所提到的「讓新一代人認識瑪麗蓮夢露」、「增加禮服價值」的效果。

因此,文化遺產的保存維護與私人財產的保障,並不一定是矛盾與衝突,它也能夠相輔相成,為此增添文化遺產的價值與意義。

本次事件的禮服能夠在幾十、甚至是幾百年後,繼續訴說著當時代的人在設計、時尚、技術、藝術和文化的集體歷史與集體記憶,這不僅僅是一件年代久遠的衣服,也是一把能認識歷史的鑰匙,更是一個重要時刻凝結的證明。

執行、核稿編輯:孫雅為

【延伸閱讀】

●「在這裡,學歷根本不算什麼」美國服裝業打滾 10 年教我的事
●「這是韓服,不是漢服」?北京冬奧開幕式上的傳統服飾,再次引爆中韓文化大戰

※本文由換日線授權報導,未經同意禁止轉載

加入換日線LINE好友,每日接收全球議題包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