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掌握教養重點!建立孩子的自尊感

嬰兒與母親 更新於 2021年11月13日15:21 • 發布於 2021年11月13日00:00
掌握教養重點!建立孩子的自尊感

上善心理治療所諮商心理師陳彥合指出,心理學裡有許多研究自尊的學者,其中,馬斯洛(Abraham Maslow)與羅杰斯(Carl Rogers)兩位人本心理學家詮釋自尊的角度和養成方式都不太相同。馬斯洛在匱乏需求論中,將人的需求以金字塔分成五個層次,自尊是擺在第四個層次,居於生理、安全、被接納的需求之上,他認為自尊的需求是追求自我的價值感,即表示「我是有能力、能勝任工作和有用的人」;羅杰斯則認為,人只要忠於自我就好,自尊是當個體能夠依照自己的面貌、興趣或價值觀發揮,便可慢慢變成理想中自己期待的模樣。

雖然兩人提出的觀點迥異,但其實都在說明自尊感是對整體自我的評價與看法,若大部分情境與時刻是相信自己的能力,並且喜愛、接納自己的價值,自尊感就會較高;反之,如果經常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好,甚至還沒做之前就先否定自己的能力,自尊感就相對低弱。

延伸閱讀:教導他不要侮辱他,爸媽一定要知道的9種不傷自尊的管教方式

『建立自尊感的重要性』

友緣基金會臨床社工師楊淑芬表示,以發展心理學來看,談自尊之前,會先從自我概念了解。自我概念有三個,其中包括自我認識與自我認定面向,孩子大約從18個月後就知道世界有自己的存在(主體),並開始認識世界裡的其他人(客體),包含最重要的爸爸和媽媽,其次知道自己的長相、父母是誰、身邊有哪些好朋友、興趣是什麼等,透過這些來建立自我認定,自尊就屬於其中一項。

一般而言,若孩子能夠喜歡自己、對自己有信心、能接受批評,並接納自己當下的狀態(包括自己的好與不好、不足之處),遇到挫折時,雖然會懊惱,但也會自我調適,並且克服挫折,這個過程將逐漸增加孩子的自尊感,讓他學會愛自己、尊重他人,只要有良好的自尊感,便會有充足的自信,了解自己的全貌,不會產生自卑,又能隨著成長而對自我概念做修正。

建立自尊感對孩子到底有多麼重要?陳彥合心理師進一步解釋,每個人從嬰幼兒、學童、青少年到成人,這些階段都是「長大」的必經之路,隨著年齡增長,生命中會不斷的出現許多選項,需要做決定時,就必須將選項一一剔除,因此,每次選擇都會伴隨著擔憂與焦慮,在一來一往的拉扯狀態下,自尊感低的人會在過程中,感到高程度的焦慮與猶豫,害怕選錯並感到後悔,這樣的情緒狀態容易類化到其他重要領域上,像是親密關係的建立及生涯規畫的安排。

當個體缺乏獨立思考的能力或信心,容易引發強烈的焦慮感,有時會影響做出決策的品質與過程,例如:為了討好他人而遷就個人的需求,長期的討好可能造成對方忽略自己的需求。除此,長期依照他人的期待、需求與想法做為個人成長過程重大目標的選擇依據,可能建構出一段迷惘的生命旅程,長期的迷惘容易產生焦慮感,因而陷入負面的循環,因此,從小培養孩子的自尊感就相形重要。

然而,如果孩子嚴重缺乏自尊感,到底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呢?楊淑芬社工師指出,如果自尊感匱乏,孩子對人就充滿不信任,無法與外界有進一步的關係,當然也就不願意探索世界,少了好奇心,會逐漸對自己不信任,不確定自己是否有能力可以做某些事,進而越來越沒自信,更不想嘗試新事物。接著可能會缺乏主動的態度,充滿無能感,或者因為對自我認識不夠,而變得越來越浮誇,希望別人覺得他的能力很好,讓別人知道自己有多棒,但實際上卻與他說的不同。除此,當他的能力感發展期被限制住,沒有發展的機會,就容易沒有方向感,找到機會就想要滿足,就可能會發展出衝動性格。

另外,能力感低落的人也可能演變成有過高的自尊心,他的自尊心不容許自己犯錯,失敗就可能情緒失控,沒辦法接受自己真正的樣態,因此,在調適上會出現困難,也就很難跟外界保有良好的關係。父母應該在適當的範圍內,支持孩子自主,給孩子堅定且明確的原則,讓孩子知道父母是愛他、重視他的,在孩子遇到任何挫折時,都要跟孩子保證與鼓勵他是有能力的,給予孩子大量的機會發現自己的能力,讓孩子確認自己的能力是否有用,孩子的自尊感自然就會提高許多。

『自尊感發展不順的原因』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孩子難以發展自尊感?楊淑芬社工師提供下列因素給爸媽做參考。

天生氣質

這要回歸到孩子本身的特質,有些孩子天生比較缺乏安全感,原因是媽咪在懷孕的過程中,心情動盪不安所導致,故後天的教養就顯得非常重要。

父母教養態度

父母的教養態度會直接影響孩子的發展狀況,通常越民主且有原則的父母,比較容易教養出自尊感較強的孩子,但相反的,過度保護的家長雖然聯繫感較好,但因過於親暱而難以分化,孩子便較少機會自行探索,發覺自己的能力,也無法為自己設定挑戰目標,能力感與方向感的發展比較匱乏。過於權威的家長對孩子來說,會難以親近,使他欠缺安全感與聯繫感,且面對父母的威嚴,孩子可能不敢也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便沒辦法知道原來自己的想法會與別人不同,獨特性就難以發展。

父母教養不一致

父母的教養是否一致會影響孩子的自尊感之發展,因為爸媽所認同的方法有差異,孩子無法確認哪個才是他能依循和信任的人而無所適從。

環境變動、經濟匱乏

以馬斯洛的理論來說,生理需求滿足以後才會得到安全感,若環境變動大、經濟匱乏,像是經常搬家、有一餐沒一餐、生活較貧困等,基本的生理需求沒有被滿足,就很容易缺乏安全感。

社會價值觀

在歐美國家,經常會因為種族而導致孩子對自己有所懷疑,以黑種人來說(現今稱為棕色人種),小孩在家中被肯定、欣賞,在各方面都能自主發展,但漸漸長大開始接觸外界後,發現自己會因為膚色而遭受不同的對待,這是大眾的社會價值觀不同所引起,孩子可能就會產生自我懷疑。不過,這種現象會隨著年齡增長,吸收到更多知識,對這些議題有更深入了解後,便逐漸消失。

延伸閱讀:1~2歲的孩子到底在想什麼?看完這篇文章就知道!

『建立自尊感5元素』

根據美國教育家米雪寶帕(Michele Borba)提出的自尊五感理論,建立自尊感的元素涵蓋安全感、獨特感、聯繫感、能力感與方向感五個面向。然而,一定要全部具備才能擁有良好的自尊感嗎?陳彥合心理師強調,父母的要求與期待應保有彈性,少數人能同時將這五項兼顧得很好,如果能好好培養其中幾項,將會具備良好、正向的自尊感。

這五感的內涵都是從家庭關係開始累積,且隨著年齡增加而有所發展,五感之間的發展也會相互影響。到底自尊感是如何培養?以下分別針對安全感、獨特感、聯繫感、能力感、方向感做探討,讓父母掌握各個的教養原則。

元素1:安全感

在自尊五感理論裡,安全感的定義是身心、情感都感到舒服,以及有受保護的感覺,能夠信賴別人,而且不會對將來發生的事感到憂慮,換言之,安全感是五感當中最基本的一項。

如果人對一些基本需求的掌握度低,就容易沒有安全感。艾瑞克森在心理社會發展理論中提及0~1歲的嬰幼兒會有安全感的需求,開始與主要照顧者(包含父母、保母、祖父母)發展信任與不信任的關係。陳彥合心理師強調,主要照顧者如果能依照寶寶的需求來對待,以及在寶寶需要被幫助時,給予寶寶可以接受的照顧方式,孩子將在互動中累積安全感,也較願意信任身邊的人;反之,寶寶如果沒有得到良好的互動與照顧,常常出現不一致的照顧或被忽略,將會較難信任別人,對於新的事物與環境容易感到焦慮。有些孩子天生就比較穩定,有些卻不然,後天的教養就相形重要,如果主要照顧者的心思細膩,加上照顧能力好,便有機會彌補較不穩定的氣質。

以心理社會發展理論而言,前述提到適應性的良好品質,每個年紀都會有特定的發展任務,前一階段的任務是否解決與學習完整,將會影響到下一階段的發展任務。以孩子的發展來看,安全感是五感中的基礎,有了安全感,其他四感的發展就會更順利。

安全感在0~1歲培養為最佳時機,但現代社會的就業環境較為嚴苛,許多父母為了經濟考量而雙雙進入職場,孩子通常不是自己帶,花在孩子身上的心力與時間相對匱乏,容易導致親子關係的距離感,影響親密度與信任感,建議在孩子進入小學前,由雙親中的一方做為主要照顧者,因為學齡前的安全感與信任感將成為日後親子關係品質重要的基礎。

教養重點

安全感到底該如何培養呢?楊淑芬社工師提醒,給孩子有信任和安全的感覺,告訴孩子:「你需要我的時候,我都會在這裡。」信任就是安全感的基礎,讓孩子有足夠的信任與安全感,應具備下列幾項要素。

安全的環境

在安全的環境下,才能產生最基本的信任。

父母一致性的行為與反應

父母給孩子的照顧應該採取一致性,孩子才會比較安心,否則孩子會充滿不確定感。

可預測性

當孩子做某件事時,會觀察父母有什麼樣的反應,可能是開心或生氣,增加他們對外界規範的了解,透過這些互動可以有些基本的預測,也能預期環境可能會發生的狀況,這也是屬於安全感的一部分。

提供保護

父母在必要時保護孩子,讓孩子知道遇到事情的時候,他是可以依賴的,有人會保護他,這樣會讓孩子比較信任外界。

敏感察覺孩子的需要

如果父母可以敏感的感覺到孩子的需要,並能理解與同理孩子的感受,孩子便能信任身邊的人,擁有安全感。

臨在的陪伴

這個世代有個共同的現象,就是爸媽不知道該怎麼和孩子相處,即使陪在身旁,但心裡不一定有孩子,可能在玩手機或做自己的事,和孩子沒有太多的互動,此時孩子會對自己的存在產生懷疑,因為父母都沒有關注反應與需求,認為自己好像沒有影響力,無法確定自己是否被重要與被愛。

陳彥合心理師補充,父母平時應多陪伴孩子,鼓勵父母每天花半小時和孩子相處,可以只是單純的聊天,問問看孩子今天過得好不好、聊聊彼此的心情等,提供一個穩定的陪伴,這就是給予孩子安全感最直接的方法。

元素2:獨特感

獨特感意指知道自我是獨特的,明白個人價值,清楚了解自己在現實生活中的特性、喜好與角色等。陳彥合心理師解釋,獨特感建立於了解自己是什麼樣的人,擁有經過探索之後所發現的信仰、興趣與目標,明瞭自己與他人是不一樣的個體,並且接納、喜歡這些差異性。

以孩子的成長階段為例,5歲前的幼兒較難區辨自己與他人的差異,率先出現差異的是性別概念,1歲半左右會知道自己是男生或女生,但無法知道別人和自己的想法或感受的不同,難以兼顧到別人的觀點與需求,因此,0~5歲的孩子會較自我中心。研究兒童發展的學者皮亞傑(Jean Paul Piaget)的三山實驗即可觀察孩子的自我中心現象,皮亞傑邀請孩子坐在大型三座山的模型前,並在模型中放置一個洋娃娃,詢問孩子看到什麼,孩子將自己前頭的山丘描述得很生動,當他再問:「你覺得洋娃娃看到什麼?」孩子表示洋娃娃看到的景象和自己一模一樣。皮亞傑認為這個時期的孩子會以自己的眼睛與身體認識及建構世界,無法理解他人的觀點與感受,難以透過他人的想法增加對於世界的認識。

然而,5歲前的孩子容易先從性別開始認識自己,受到社會文化的影響,父母會鼓勵男孩子玩男生的玩具,女孩子玩女生的玩具,學習男女有別,接著可能會與自己同性的夥伴玩在一起,直到6、7歲才會對自己的性別有恆定的概念。但獨特性的內容與發展將隨著年齡而越來越高階,薛爾曼(R.Selman)認為5歲左右的孩子開始了解內在心理狀態與外顯行為的差異,7~12歲會透過別人的立場與想法反省自己的行為與動機,到了青少年時期可能會開始思考「自己喜歡什麼?」、「對生活的期待是什麼?」等較抽象的想法。

楊淑芬社工師進一步補充,獨特感是從小到大都一直在形成當中,因為受到外界的刺激變多,且同伴也越來越多,會慢慢知道在同伴眼中的自己是什麼樣的「我」,可能有一部分是他們知道,但一部分是別人都不知道的「我」,到青少年就會發展出自我認同,知道自己喜歡與不喜歡的事物,連的也會影響最後的方向感。

教養重點

要讓孩子從小建立起自己的獨特感,大人必須先接受孩子的完整性,知道孩子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又有哪些優勢,接納孩子的不足且不批評,告訴孩子:「我喜歡你,就是你現在這個樣子。」

陳彥合心理師提出一些看法,父母可以試著幫孩子培養自己與他人是不同個體的概念,在這個「不一樣」之下,鼓勵孩子探索與發展自己的需求和喜好,許多家長容易代入「成人是問題解決的專家角色」,習慣替孩子安排好生活中的大小事,全然的幫孩子解決所有事情,這等同在壓抑孩子的發展獨特性、問題解決及容忍挫折的機會。建議試著讓孩子在遭遇困難時,讓孩子先想辦法克服,假如真的無法解決再向大人求救,不僅可以養成獨立思考與解決問題的能力,在遭遇挫折也較不易有失控的情緒。除此,培養獨特性是一個「尋找自我」的過程,孩子會在探索中慢慢了解自己,建構自我概念,因此,特別需要雙親的放手與信任,提供多元選項給孩子,讓孩子在多元選項中尋找自己的喜好,並且時常給予鼓勵與支持。

培養獨特性還有另一個關鍵,就是讓孩子知道可以有自己的想法。楊淑芬社工師指出,一些較有權威的家長會希望孩子都聽他的,如此會讓孩子不曉得自己與別人的想法其實不一樣,就無法發展出適當的獨特性,且親子間的聯繫感也會相對薄弱。陳彥合心理師提醒,家長平時應認真傾聽孩子的聲音,了解他的身心狀況,給予純粹的關心,鼓勵孩子真誠表達自己的需求,讓他察覺自己的情緒,知道原來自己也可以有屬於個人的價值觀。

 

教養

元素3:聯繫感

聯繫感指的是人際連結能力,在人際關係中感到被接納、認同、欣賞及尊重,並有歸屬感,也就是說,有能力與他人建立穩定而有品質的關係。人一生中的重要關係包含親情、友情、愛情、婚姻等,都需要好的聯繫感經營。如果孩子是在被愛的環境中長大,就會知道要與別人保有良好的聯繫,孩子可以從被愛的過程中,對人與人之間的聯繫產生正面感受,會了解被愛的幸福及如何被愛與愛別人。

由此可知,培養聯繫感最重要的是家人,因為家庭是孩子進入學校生活前,界定自我概念的最主要來源。在每個發展階段都能從父母身上得到對自己的肯定和確定的原則之後,到了需要與外界聯繫的階段,就會產生較好的自尊感,加上又能獲得重視的人給予認可與欣賞,更使他有歸屬感。

陳彥合心理師說,聯繫感可以從依附關係中察覺,一般而言,寶寶在2~18個月就開始會有這種需求,主要是與重要照顧者之間的關係;6個月後會開始辨識不同的人,意味著會選擇特定的人相信;到了1歲左右,會希望重要他人可以有求必應;1歲半之後聯繫感最為明顯,學習新事物時,會把這些重要的人當做安全的堡壘,如果安全堡壘堅固,孩子便會很有信心探索未知的事物,但若安全堡壘不穩定,孩子相對比較焦慮。根據許多研究資料顯示,小時候的依附類型會複製到成人時期的愛情與婚姻關係中,依附關係大致分三種類型:

‧安全型依附:當父母不在身邊,孩子能盡情學習事物,可以忍耐陌生的環境,等父母回來的時候還能夠保有不錯的互動關係。舉例來說,當父母離去,會有短暫的眼神尋找或焦慮反應,但在父母回來後,會主動跟父母有正向的互動,像是擁抱、呼叫爸媽後,再繼續回去完成手邊的事情,即屬於安全依附。

‧逃避型依附:不論父母在不在身邊,孩子好像都無所謂,即使父母回來,也不會特別留意或有肢體接觸,看起來與父母關係較為疏離,即是逃避型依附。這可能出現在主要照顧者較為缺乏耐心、經常對孩子抱怨、抗拒身體接觸或對孩子的需求較不敏感的家庭中。當孩子認為應該愛他的重要人對待方式卻相對匱乏、不足,理當會誤以為聯繫感不重要,也不知道該怎麼聯繫。

‧矛盾型依附:父母不在身邊時,孩子會有點寂寞、焦慮,但當父母一回來,孩子不會主動去找,反而會大哭,呈現出矛盾的情緒。這種情況可能是父母的態度不一致,且依照自己的情緒做決定,當孩子出現需求時,有時候能得到照顧,有時候卻又討不到父母的關愛,因此,親子關係會呈現出矛盾型的不安全依附。

教養重點

楊淑芬社工師表示,聯繫感的培養來自於關心孩子的情感多於事件,且能夠對孩子表達認同,當孩子在意的事情,父母也能一同關注,讓孩子知道「我愛你,我也看到你。」

陳彥合心理師建議,父母每天要努力安排一段「具有耐心」的美好時光,好好與孩子互動,互動時間與頻率次數依照每個家庭狀態做調整,如果能養成固定習慣則效果較佳。父母要好好留意與照顧自己的身心狀態,並且保有良好的合作關係,如果媽咪覺得累了,就由爸爸負責這段互動時光,這種建立在體貼的合作關係,不僅提供孩子較穩定的陪伴品質,夫妻間的相親相愛也是給予孩子的一份禮物。

除了口語對話之外,肢體接觸或臉部表情的非語言訊息也很重要,且孩子在5歲以前的語言能力尚在發展,難以表達出複雜情緒。非語言訊息一方面是觀察孩子狀態的工具,亦是累積聯繫感的重要來源,當孩子犯錯時,可以一邊詢問原因、過程、情緒強度,一邊搭著肩膀或拍拍背,這樣的肢體語言透露著「雖然你犯錯,但不會失去爸媽的關愛與照顧。」或「你慢慢來,爸媽在這裡等你,你不用急著現在講。」

父母在傾聽孩子的過程中,可以學著同步與同在,同步是和孩子的表情、說話的語氣同步,同在則是試著揣摩孩子的內在情緒狀態(孩子通常會講不清楚內在情緒,父母可以幫忙整理與歸納),同步與同在的共有即是同理心的內涵。但同理不等於同情和同意,要避免跟著孩子責罵:「你好可憐喔!那個人真可惡!」,而是說:「我知道你很難過和生氣,但媽咪不支持你打同學。」

元素4:能力感

能力感是對於自己能完成重要的事情感到自豪,並有成就感,是一種對自己能力的評估,能接納自己也有不足之處。

若在成長過程中,孩子經常有負面的經驗,也沒有明確的學習方式,能力感就會較低落,面對新事物時,就會懷疑自己的能力。楊淑芬社工師以艾瑞克森的理論為例,2~4歲的孩子會開始有自主和懷疑,此時大小肌肉與手眼協調能力較好,會說些簡單的語言,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世界,首先孩子會先從「我不要」開始,再慢慢用自己的方式去做,這是孩子在展現自己有能力的模樣。發展良好會對自己的能力做自主與確認,知道自己雖然有些不足,沒辦法做到和大人一樣,但還是可以靠自己完成某些事,過程中也能慢慢認清自己的能力界線。但如果家長有過多的介入,不讓孩子自由發展,甚至抱持不信任的態度,他們就會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

陳彥合心理師補充,孩子在1~3歲有個重要的學習任務,就是排便能力。透過大小便的訓練來學習自制、延宕滿足與羞恥心的概念,了解上廁所是要在對的時機與地點才能進行,且能在失敗的經驗中允許自己是可以犯錯,增加對挫折的容忍度,這將是影響未來能力感的關鍵期。良好的發展會讓孩子變得有信心,相信自己能從失敗中成長,且不太會猶豫,對挑戰抱持主動的積極態度;反之,若遭受父母缺乏耐心、高壓或放任的態度,孩子就可能發展出不同性格,若父母過度嚴厲,孩子會發展出潔癖、吝嗇、頑固的性格;若高度溺愛,對孩子採取放任態度,孩子則會較無自制力,或者具有肢體或語言的攻擊性之性格。

教養重點

楊淑芬社工師認為,培養能力感是要讓孩子有成就感,又能接受自己的弱點。父母應常聽孩子說話,了解話語背後的動機,讓他知道自己在生活中是具影響力,可以為自己做任何決定,肯定、信任孩子能為自己找到解決辦法,只要告訴他:「我知道你這麼做是基於對自己的了解」就已足夠。

陳彥合心理師也以班杜拉(Bandura)提出的自我效能做說明,有四個面向提供爸媽一些培養能力感的方法。

實作成就

多給孩子一點練習的機會,看見自己的好與不好,但父母可以強調孩子做得好的部分。

替代性經驗

父母要先了解孩子的強項與弱項,當孩子面對弱項時,表現可能不太好,但父母可以引領孩子看見自己的強項,聚焦於感興趣的強項,適當忽略較不足的地方,像是對於學科表現較不佳的孩子,可以重視體育、人際經營或藝術的表現。

語言的詮釋

反應重要他人的建議、說明與鼓勵的重要性。當孩子被提醒自己是有能力處理未知的挑戰時,往往會增加努力的動機。反之,如果常常能力被懷疑時,就會避開困難或輕易的放棄。

當孩子失敗或犯錯時,如果父母時常指責:「你怎麼一直輸?」、「你是不是都不認真?」孩子的能力感就會很低,因此,父母可以改成「遊戲過程中,看到你很認真、積極,這樣的態度很棒」、「你做得很好,但差了一點點運氣,下次我們再試試看。」孩子就不會過度懊惱而責怪自己。

身體的回饋

有時候孩子在處理重大事物時,身體會出現一些特徵,例如:肚子痛、失眠、食慾不振等,但他們可能把這些解讀成自己能力不好,因此,爸媽可以留意孩子的身體反應,藉由觀察才能知道孩子在哪些時刻會出現哪些煩惱,並且想辦法幫助孩子辨別與澄清,告訴他們有這些反應很正常,與能力的好壞無關。

元素5:方向感

方向感說明人生的方向,有目標與動力,藉由訂定實際與可達到的目標建立自信,同時又能為個人決定所導致的後果負責。方向感高的人通常清楚知道自己想要什麼,可以把自己需求與他人需求區隔,依照自己的意願做生活的安排與選擇,並替這個決定負責。陳彥合心理師指出,獨立與依賴一直是生命旅程的兩難議題,過於獨立與依賴都未必是好事,獨立自主較高的人能為自己的人生做重大決定並負責,將有良好的方向感;反之,依賴性較高的人可能別人怎麼說就怎麼做,缺乏自己的方向,選擇了從眾的方向。

由於方向感是屬於抽象思考的能力,通常發展較晚,但孩子2歲以後,思考和語言都會有所連結,語言可以控制思考和行為。舉例來說,有些孩子在學習新事物時,例如:綁鞋帶、穿褲子等,嘴裡會一直喃喃自語,猶如口訣般念念有詞,這可以幫助他克服困難,這代表孩子開始有目標,替自己做安排,知道自己要完成某件事,告訴自己該怎麼做。

楊淑芬社工師則認為,4~6歲是發展進取與羞愧的階段,會主動積極的想嘗試一些新事物,但又常常在想「這樣可以嗎?」、「那樣做對嗎?」、「如此適不適合?」在磨合過程中,慢慢確定自己的能力界線,形成對自我的負責,方向感的發展同樣是從小到大會越來越進階,必須不斷面對的課題。

教養重點

愛迪生說過:「雖然我經歷999次的失敗,但我離成功又更近一步。」父母應教導孩子有這樣的態度,並信任孩子,讓他在安全範圍內自己嘗試,知道自己的目標並做修正,體驗失敗與不滿足的感覺,同時要讓孩子明白,即使這次方法不如預期,但也是多了一個機會,且更接近成功了。除此,讓孩子了解過程比結果還重要,告訴他:「我看到了你的努力」,如此一來,孩子比較能依據自己的能力,設定接近能力的目標,就更願意負責任。

陳彥合心理師補充,培養方向感第一個步驟是獨立,其次為負責任。從寶寶開始學習爬行、走路、排便時,就要給他機會犯錯,但失敗後要給予的鼓勵就非常重要,可以跟他說:「你這次做得比上次好喔!」、「你這次比上次更接近廁所」,將順序和步驟正確的傳達給孩子,告訴他可以一步一步來。

有些家長會因為心急,直接幫孩子完成或解決問題,久而久之,孩子便會養成依賴的習慣,失去獨立的根基,形成負面的循環。在孩子嘗試新挑戰的過程中,爸媽的注意力要集中於孩子的反應上,當孩子遇到困難會表現出很多負面的情緒和想法,此時父母要適時的介入,幫助他釐清,並且給予鼓勵與認同,這樣孩子才會更願意嘗試。

對孩子而言,學習負責的難度較高,因為孩子會害怕被懲罰或想得到獎勵。培養方向感的過程中,父母盡量保有清楚、簡單且一致的管教態度與方式,孩子才會獲得較好的依循方向。父母不妨透過各種不同的生活任務,替孩子建立順序感與責任感,包括生活作息、家事、衛生習慣,親子透過對話討論各種生活任務的目標、重要性、具體內涵與困難之處,並且對於孩子的犯錯保有「讓事情獲得更多的改善機會」之價值,而非「個人能力或態度所造成的過錯」。

 

教養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