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專訪|無尊習慣靈異現象自豪陰間也能主持 認幼稚娶阿喜再等9年

本名謝馥羽的無尊,由於他爸爸懂紫微斗數,讓他跟姊姊、哥哥3人名字都剛好41劃,有老師說他本名會有血光之災,所以小學3年級時又改名謝駿毅,但剛結束《全民星運動會》的他想改回本名,「我發現其實不會不順,且都遇到蠻照顧我的人,例如我向小康哥請益,他教我很多待人處事;康康哥也是我師父,教我很多表演邏輯;佼哥也指導我敬業態度及如何學習,幫我的貴人很多。改名單純因為好聽,駿毅有太多人用了,所以打算改回本名」。

至於藝名無尊,他說是大學同學幫取的,「因為我很愛表演,他們說我毫無尊嚴,節目上也問了命理老師,老師說可以用此名字,因我屬羊,命格需要火,無下面有四把火剛剛好」。

無尊想改回本名。陳明中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對於未來規劃,他過去曾挑戰舞台劇、戲劇,導演常要他做自己就好,「就是搞笑活潑做自己,真正進入角色較少,未來想演出的其實不要搞笑都好,所以想要演變態殺人魔,我很崇拜Ken哥,當導演又會寫劇本,記得他曾在《痞子英雄》電影版演變態殺手,就是想挑戰那樣的角色」。

他也坦承去年在新店買了新房子,權狀44坪含車位,大手筆貸款了1700萬元,貸款月繳6萬元,他評估如果又有存款,就想再換房。他在今年1月搬進去,當時接近過年,很多裝潢跟家具的事情都卡在一起,家具有些到現在都還沒有到位。

無尊對演藝未來很有規劃。陳明中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而他近期參加《全明星運動會》4個月,「我在裡面學到不只是運動,單純想要找回當運動員時的快樂,去了之後也學到團體生活跟訓練,在人跟人相處也學到蠻多,康哥說過,有能力要照顧後輩,有些新人沒有存太多錢、從外縣市來,我跟小煜會幫忙出錢請他們吃飯跟買裝備,跟他們講一些要注意的事,希望新人別再走冤枉路,例如提醒他們跟前輩吃飯不要划手機,這次得到最多的是原來我已經可以分享經驗」。31歲的他原以為自己還是新人,但一回頭發現入行已11年了,日前看《梅艷芳》,片中提到「前輩照顧後輩事是天經地義」感觸很多,所以能多幫忙就多幫忙。

在《全明星》有笑有淚,但最經典的一幕,是他在跳遠項目比賽時卡在沙坑,「我沒想到我會卡在沙坑出不來,我最胖時有77公斤,但比賽時是60公斤,沒想到體重會讓我陷進去,錢姊他們都在笑,屁股卡10秒」。比賽時他不斷去面對自己,「原來已經沒有這麼強,我曾經是跨欄選手,練了5年,過去拿前3名是家常便飯,竟然輸給坂本宗華,但比完後超開心,發自內心覺得很開心,我們是跟自己比,他也是跨欄選手,不要跟彼此比,不在乎輸贏,以節目角度來看,兩人平行是好看的,一到終點我們擁抱,我們做到了」。

無尊為《全明星運動會》滿身傷,但認為學到很多。陳明中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至於有時沒辦法上場要怎麼調適心態?他提醒自己,「演藝圈一路走來不都是這樣,是我不夠好笑,檢討自己是否有能力上場,最後會告訴自己,不要太在乎有沒有上場」,但該做的苦功可是沒有減少過。

他認為巧固球是非常困難的項目,「因為教練會打很強訓練我們,所以吃蘿蔔干是家常便飯,而且我怕痛,之前練跳高也練到內側副韌帶發炎,腳底也是筋膜炎,練健球則是引起關節囊發炎,跨欄也摔到手肘,平均一周會有一到兩個傷出現,有次我下巴還掉了,是因為被隊友田依甯打到,嘴巴闔不起來,當場兩行眼淚痛到流下來,我還被隊友笑,因他們以為我在搞笑。還有飛盤永遠不知道飛到哪裡去,太難了」,但他仍是關關難過關關過,總算撐過去了。

他也提到,他是第2屆超強選手曹佑寧輔大學長。但他認為自己已不復當年勇,「我以前跳遠可以到5米7,錄節目只有4米8,我以為我可以,其實已經不太行了」,並表示生日也在季賽結束後沒多久過了,感到瞬間沒辦法太跟社會融入有一段時間,感受像是終於退伍,加上又搬家,比賽結束還是有好多事情要忙,但是真的很想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無尊想要有固定的主持節目。陳明中攝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無尊也談到接下來的目標,「我想要主持節目,不管是助理主持或外景主持,希望有固定的主持,我對主持有熱情,也會接尾牙跟春酒場子,之前主持過《國光》、緯來《逃跑吧好兄弟》。」至於主持靈異節目,他覺得自己太笨,覺得好兄弟都是好人,每一集都遇到很多靈異現象,久而久之就習慣,自豪陽間、陰間都可以主持。

至於副業的話,他希望《無飲》飲料店可以擴展更多店面,目前已經有18間加盟店,但他不會操之過急,「我們花很多時間調整內部,價格、人事、活動都在調整,因為都是加盟店,原本有兩間直營,後來沒有繼續做。疫情對大家來說都不容易,小煜也說創業辛苦,疫情下實體店面不好做,看誰撐的久就是贏家」。

31歲的他與阿喜交往眾所矚目,問他何時想要結婚生?他直言:「結婚生子還沒想到這麼遠,就順其自然,以工作為優先,因為結婚後開銷很大,月子中心也要花錢,想要40歲再結婚,因為我蠻幼稚,心智年齡還沒準備好,這一塊還沒想到,先把主業與副業做好。年輕時想過28歲結婚,現在心態都是順其自然,不知道結婚或生子哪個會先來。」(葉文正/台北報導)

阿喜是無尊女友。翻攝阿喜林育品臉書  圖片來源 : 蘋果新聞網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