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有過幻想,走進現實,才得來成熟」喜劇媽媽桑黃小胖,向少女時代的從眾心理說再見

文|黃小胖

很奇怪,還是少女的時候,你會聽到很多男生聚在一起,講一些關鍵字,大啊~粗啊~硬啊~就笑得很開心。不要怪他們,因為當時的他們沒什麼好驕傲的,除了源源不絕的性能力。

但是,時間是公平的!三十年之後,真的擁有源源不絕性能力的人,是我們,WOMEN。

現在的大學生,十幾歲的女生看起來像是二十一、二十二歲,而現在三十歲的女生看起來像是大學生,是怎麼了?大家都 Foever 21?

男生都覺得少女應該是純真、善良、完美,皮膚很好,眼睛很大,很無辜。

但我的少女時期發育得超好的,比現在胖十公斤、滿臉痘痘、戴眼鏡、齒列不正⋯⋯我印象中,所有人青春期的照片都慘不忍睹。

我罵最多髒話的時候就是我的少女時期。我不懂,為什麼媒體把少女美化成這樣?不要再少女崇拜了,我們的媒體讓我們變成變態的大叔!

我們應該要喜歡當個女人,我們應該要崇拜有發育完整的胸部、腰、屁股!

想想看,我們,身經百戰的女人會體諒你(指著現場的男人)的辛苦,就算在床上了,還會跟你說:「沒關係,工作很累喔?」

——以上脫口秀段子取材自我的第一檔個人秀《告別少女時代》。

黃小胖《喜劇媽媽桑幽默表達學: 克服心理關卡,不恐懼不糾結,讓內向者誕生勇氣的魅力指南》

圖片|大好書屋 提供

向少女時代的從眾心理說再見

三十幾歲的我,偶像是當時的大勢女團「少女時代」。私底下喜歡聽她們的歌、搜尋她們的資訊,卻在段子裡數落她們的形象導致男性品味單一,我想,這就是脫口秀演員的相愛相殺吧!每一個人的注意力有限,特別關注的話題就代表他的執念,不是嗎?

那時的我,面對自己獨自開秀,就好像歌手從團員變成獨唱歌手一樣,感覺無依無靠;也很像從高中到大學階段,轉變為自己選課的獨來獨往——或者說,「不能找朋友一起上廁所」的寂寞惆悵。

舞台上,只剩自己了。

那麽,自己最想討論什麼話題呢?

「創作」,就是思想透過感覺,組織出作品。

思想上,我有這麼多話想說嗎?我不確定;感覺上,我還想要黏著別人,我還想躲在團體的背後;作品上,我還不敢面對責任,我還不確定,自己的品味值得觀眾追隨嗎?

那⋯⋯我的創作主題,就來討論依賴吧!

或者應該說,是從眾的心理,「只要喜歡大家喜歡的,就很有安全感」的一種狀態。

(延伸閱讀:心理學研究:伴侶間的衝突有 69% 無法解決 「愛一個人不是因為他願意改變,而是你們想跟對方走多久」

我想起,國小時班上總有個男生,大多數女生都喜歡他,成績好、性格開朗,運動也在行,只要他稍微對某個女生做什麼小事,或許只是幫忙傳紙條,都會引發全部女生的妒意或是喧鬧。

當時的我很嚮往成為風雲人物,錯把羨慕當成了迷戀,跟著別人的腳步說:「我喜歡他。」⋯⋯這樣的我,也因為他而有過引人注目的驚心時刻。

那是一場躲避球比賽,毫不起眼的我站在角落,沒人記得要將我移出中心。

一顆球擊中他,球高高飛起,就當所有人驚呼「主將要被踢下場了」,球卻掉到我的手中——這是我記憶中,第一次最接近偶像劇情節的片段。

隊員們像是劃破紅海一般地為我和他分出道路,他的背後是刺眼的陽光,而他的笑容燦爛到絲毫不受背光影響,那聲「謝謝」之後,我收到全班女生銳利的眼神。

從此之後,我不再是不愛運動的邊緣角落人物,我狂練躲避球,變成主將。

但是,那不是我的「動心時刻」,我記得當時放學回家的路上,有一名資優生男孩,瘦弱不起眼卻很有趣,我們常嬉鬧談笑,彼此陪伴;現在想想,那才是「好感」。

而那場躲避球,只是我愛上被注視的閃耀感,至於畢業紀念冊上愛心之中主將的名字,也只是我對於「人緣好」的投射,因為那是每個人都會寫下的名字。

我第一次理解,原來「喜歡」其實可以很私人。

我喜歡你。

圖片|Photo by Yoav Hornung on Unsplash

青春期女孩的形象缺乏多樣性

國中時期,我從原本渺小自卑的人物,轉變成開朗、人緣好的「小胖」。

那是一個充斥港星的年代,在所有人瘋迷劉德華、郭富城時,我喜歡的是一個不主流的明星——張耀揚。

當時每個話題都在談論偶像,炫耀小卡或貼紙,而我不僅難以向他人啟齒,還幾乎找不到周邊商品。唯一能確認曾有過的偶像崇拜時刻,是在多年後的現在,搜尋沉浸在各種劇照之中,那抹難以抹滅的笑容。

在情竇初開的時期,女生就會互相爭論男性類型的不同。我們會分辨四大天王的特別之處、有各自擁護的日、韓偶像,就算是閨密,也可以輕鬆研究出互不撞「菜」的類型。

我們對於異性有廣闊的想像與分析,要論述「有一點壞」跟「普通壞」之間的差別,就跟一分糖跟正常甜之間有多少匙一樣需要釐清。

但當我們看待身為女性的自己,卻渴望成為同一種主流審美,不管是膚色官、胸腰臀曲線或是性格才華⋯⋯那主流的價值觀不停提醒我們的不足之處,也不停提醒少男們:「大家都喜歡這樣的女生。」

當市場上只看得到特斯拉電動車,誰還會去考手排駕照?

(同場加映:女人默默在開車中享受的祕密:隨時出發與離開的能力與自由

女性化妝打扮。

圖片|Photo by kevin laminto on Unsplash

以「標籤」來說,男性的種類非常豐富,但女性能被識別的項目卻很稀少。

在那個青春時期,我們還懵懂未知、閱歷經驗尚未足夠,「偶像」就是讓自己投射「欣賞他人的感覺」;而女性形象不夠多也不夠立體,看待自己時,學習「漂亮」似乎是最簡便的選擇。

想像一下,如果你是洗髮精產品製造商,大型販賣商場展示的洗髮精款式有一長排,是不是讓人很有動力生產屬於自己概念的品牌?但若只有兩個方向,「好看」或者「平凡」,才開始創業、正有雄心壯志的你,會願意做哪一種?

這就是青春期總是焦慮自己不夠好、不夠美的女性,把自己當作「被挑選的產品」時所處的情境。

這是少女時期的焦慮,內心想要做獨特的那個,但我沒有勇氣在洗髮精走道上開出一條新的欄位。而我的男性好友們也有類似的煩惱,他們看不到多樣性,以為女生要不就是可愛,要不就是很辣,就兩種。

所以,當我們問男性喜歡哪種類型的女生,他們的回答總是膚淺到讓女性翻盡白眼。有些人可能只從情色頻道學會關於女性的種類,有些人會稍微從性格面回覆好一點的答案:善良——但,誰不要善良?

我有非常好的朋友會鉅細靡遺地分享他喜歡的非主流路線:聰明、吃貨、喜歡運動⋯⋯等,卻不敢在眾人面前談論。理由是「討論女生種類很不禮貌」;討論女生很不像男生應該關注的話題;當一群男生聚在一起只是想說幹話時,怕麻煩就必須從眾一點。

從尋求認同的階段,領悟出自己的喜好,我想這就是長大的感覺。

(你會喜歡:愛的秀秀專訪|30 歲後更釋懷!黃小胖:喜劇中研究人性,在脫口秀中找到使命

有過幻想,走進現實,謝謝我的少女時代

《告別少女時代》這一檔個人秀,滿滿六十分鐘的自問自答,那是我面對自己的開始。

為了創作,我翻遍少女時期所寫下的日記,內容絕大部分是歪七扭八的文字、憤世嫉俗的思想,還有我所幻想的粉紅泡泡。

日記中常出現的四位人物都只有單名,因為少女只喜歡喊一個字代表親密,這四位分別代表我喜歡的某種特質。

「俊」顧名思義就是帥;「瑞」是睿智的說法,這是我對於高智商的幻想,畢竟沒有太努力就能得到好成績實在太讓人崇拜;「峰」像個小男孩一樣陪我玩;「徵」像個大哥哥一樣照顧我。

為何不能幻想一個人物就好,還要分門別類成四個人物?我想,這就是少女心思細膩沒事做的示範,也證明了女生在大賣場光選擇洗髮精就會花掉一整天。

第一次在觀眾面前分享這四位幻想人物時,相信我一定臉很紅,那種把自己的私密愚蠢日記公諸於世的經驗,感覺十分羞恥。還記得秀結束、跟親友合照時,有位老友說:「我記得俊瑞峰徵。」當下真的恨不得銷毀這段回憶。

現在,三十多歲的我,面對「回春」這樣的廣告詞開始有抵抗力,也會拒絕一些不合時宜的穿著打扮,更欣賞不同的美以及思想所帶來的珍寶——那都是因為我有過幻想,走進現實,才得來的成熟。

關於青春,好好放下,好好告別。

謝謝我的少女時代。

本文摘自黃小胖的《喜劇媽媽桑幽默表達學: 克服心理關卡,不恐懼不糾結,讓內向者誕生勇氣的魅力指南》。由大好書屋授權轉載,欲閱讀完整作品,歡迎參考原書。

《喜劇媽媽桑幽默表達學: 克服心理關卡,不恐懼不糾結,讓內向者誕生勇氣的魅力指南》

延伸閱讀:

幽默喜劇媽媽桑|脫口秀教母黃小胖:社會用保護女子之名,女生連嘲笑自己的勇氣都沒了

幽默喜劇媽媽桑|脫口秀教母黃小胖:社會用保護女子之名,女生連嘲笑自己的勇氣都沒了

加入女人迷 Line@,好內容不再漏接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