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西拉雅族釋憲案 學者認為關鍵在語言、宗教

(中央社記者張雄風台北28日電)西拉雅族人不滿無法取得平地原住民身分提出行政訴訟,最後由北高行聲請釋憲案。學者認為,不應拿一個人的出生作為討論問題關鍵,民族是否有自己的語言、宗教才是最後「堡壘」。

台南西拉雅族人不滿無法取得平地原住民身分提出行政訴訟,北高行更一審認為原住民身分法第2條第2項有違憲之虞,聲請釋憲,此案也影響到平埔族能否納入平地原住民,憲法法庭今天在司法院憲法法庭進行言詞辯論。

中研院民族學研究所兼任副研究員葉春榮告訴中央社記者,歷史上關於平埔族的記錄,文字上可以回溯到荷蘭時期,距今約300、400年;考古資料可以更早,但沒有文字記載。

葉春榮說,在平埔族中,目前唯一被政府認定的是葛瑪蘭族,主要是過去有一批葛瑪蘭人搬到花蓮豐濱新社,最初被誤認是阿美族,後來才發現他們有自己的語言,保有自己的文化。

葉春榮強調,文化、民族被同化,一定是連生活習慣都被同化,如食物、服飾等生活住行等其他各方面都很容易學習;民族自己的語言、宗教是最頑強的兩個力量,是最後的「堡壘」。

葉春榮引用語言學家的說法,根據文獻資料,西拉雅族的語言在1830年前後就幾乎消失,後來日本人到台灣(約1895年)雖然還是有找到能講西拉雅單字的人,但能講完整句子的人已經找不到了。

葉春榮說,根據歷史記錄,可以確定平埔族的確是南島民族,平埔族正名運動是近20、30年來的事;再早期一點的時間,約50、60年前,當時的平埔族人因不願被漢人叫「番」、怕被歧視,也曾有過加速自己漢化的時期。

葉春榮認為,不應該拿一個人的出生,作為討論問題的關鍵。他舉例,現在台灣也有外省第二、第三代,就算祖先來自四川、廣東,但也早已不會說當地的語言,「這樣還能說自己是四川人嗎?」(編輯:陳仁華)1110628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