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美最高法院擬推翻「羅伊案」判決:自由派選民震動,怒斥川普執政惡果!拜登籲墮胎權入法

「羅伊訴韋德案」判決恐遭推翻,美國墮胎權益支持者5月紛紛走上街頭抗議。(AP)

美國面臨著50年來最嚴峻的人權倒退與憲政危機,聯邦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阿利托的主要意見書草稿2日破天荒遭到洩露,內容還是關於徹底推翻該國最重要的歷史性判例──1973年為美國1億6700多萬女性人口奪回墮胎權益的「羅伊訴韋德案」。

意見書與裁定推翻「羅伊訴韋德案」(Roe v. Wade)判決的正式文件可能在2個月內公布。消息在全國引起震驚與恐慌,不少法律界人士擔憂,一旦成為事實,可能殃及其他基本人權被推翻。民主黨籍總統拜登(Joe Biden)3日出面亦表示,如果高等法院的意見書草案保持不變,恐將威脅到長期以來被公眾視為理所當然的其他廣泛人權,從避孕到同性婚姻等等。

這場即將到來的危機無疑是川普(Donald Trump)執政留下的遺產,他在短短4年任期裡,竟提名了3名最高法院大法官──53歲的葛薩奇(Neil Gorsuch)、55歲的卡瓦諾(Brett Kavanaugh)、48歲的巴雷特(Amy Coney Barrett),把保守派比自由派席位從5比4改寫成6比3。尤其大法官為終身職,這幾人將成為最高法院未來數十年內最堅強的保守派陣營。

自由派選民已經徹底認知到落後於大法官任命戰的後果。黑人演員伊薇特妮可布朗(Yvette Nicole Brown)發推表示,這就是當年讓川普當選導致的,「如果你對#羅伊訴韋德即將被最高法院推翻而感到不安,但你在2016年(大選)沒有投票,或者你因為不喜歡那位聰明的女士而投票給川普,那麼你的冷漠與決定讓一個頑童當上總統,還給了他3個大法官席位。」

原本不少政治觀察家預測,今年11月8日將舉行的期中選舉,對經濟表現不佳、支持度下降的民主黨政府來說,會是很艱難的一役,但有關墮胎的爆炸性議題此時冒出,女性選擇權支持者的激烈反彈可能改變選戰局面。

拜登即喊話自由派選民協助他亡羊補牢,把保障墮胎選擇權正式列入聯邦法規。他說:「如果法院真的推翻了羅伊案,保護女性選擇權的責任將落在我們國家各級政府的民選官員身上。今年11月將由選民選出支持女性選擇權的官員。為了通過編纂羅伊案的立法,在聯邦層級,我們將需要更多支持女性選擇權的參議員和眾議院多數席位,我也將努力使其通過並簽署成為法律。」

聯邦最高法院成政治戰場

據獲得洩露草稿的政治新聞網「Politico」所述,除了中間偏保守派的首席大法官羅伯茲(John G. Roberts Jr.)的態度不明朗之外,其他大法官心意已決,5個保守派大法官立場一致,3名自由派大法官勢單力薄,即使羅伯茲投成5比4也無力改變局勢。羅伯茨已證實了該文件的真實性,但強調這不是最終版本。

墮胎權一直是美國近代最具爭議的社會議題,最高法院當年以7比2票數做成「羅伊訴韋德案」判決後,令美國廣大保守派極為憤怒,誓言終有一天要將其推翻。於是總統大選和中期選舉成為大法官任命權的攻防戰,同時許多州的反墮胎團體不斷進攻、推行墮胎禁令,推翻「羅伊訴韋德案」亦成為共和黨夢寐以求的願望。

本次起因是,密西西比州出台嚴苛的禁止墮胎法,明令除非面臨生命危險或胎兒嚴重畸形等情況,否則禁止懷孕15週後的孕婦墮胎,若醫師違法執行墮胎手術,將面臨罰款或吊銷執照。密西西比州唯一墮胎診所「傑克森婦女健康診所」(Jackson Women's Health)隨即對州當局提起訴訟,稱該法違憲。

地方法院法官里夫斯(Carlton Reeves)下令暫停實施該法,後來官司一路打到聯邦最高法院。去年末,最高法院開始庭審此案,並傳出將在今年公布裁決。白宮發言人莎琪(Jen Psaki)當時即表示,無論聯邦最高法院的裁決結果為何,拜登政府都支持,為了一勞永逸,必須將「羅伊訴韋德案」的判決結果寫入聯邦法律。

墮胎權若被撤回,同性戀人權也岌岌可危

現代大法官若真以5比4票數,推翻半世紀前7比2票數達成的女性權益重大里程碑,確實形同人權倒退。大法官阿利托(Samuel Alito)主筆的主要意見書(majority opinion)草稿更以「墮胎權並未深植國家歷史與傳統」、將憲法保障之隱私權推定為保護墮胎隱私的「推理薄弱」且造成「破壞性結果(damaging consequence)」,引燃社會爭論,加深社會分裂。

阿利托這種「未根植於歷史傳統的觀念就不該合法化」的邏輯,似乎與最高法院晚近的部分裁決衝突,其中包括涉及墮胎與同性婚姻權益的法案。美國憲法對隱私權的保障來自最高法院1965年「格里斯沃爾德訴康乃狄克州案」(Griswold v. Connecticut)判決,當時首次裁決隱私權受憲法增修條文第14條保障,由此推翻康乃狄克州禁止生育控制的法律。

而隱私權是最高法院審理1973年羅伊案、1992年「計畫生育聯盟訴凱西案」(Planned Parenthood v. Casey)以及2003年涉及同性性行為之「勞倫斯訴德州案」(Lawrence v. Texas)的基礎。歷任審理大法官認定,隱私權是雖然沒有寫進憲法但顯然也受憲法保護的權利,而墮胎權、同性戀關係就是隱私權延伸保護的權利之一。

多數民意贊成墮胎合法,民主黨積極準備期中選舉

沒有經濟能力前往合法墮胎州份的女性已經是美國紅州墮胎禁令的受害者,一旦羅伊案被推翻,影響範圍將是美國全境。副總統賀錦麗(Kamala Harris)3日也公開喊話,這份意見書草稿顯示美國女權正受到攻擊,「婦女的問題就是美國的問題,如果婦女權利受到攻擊,我們的民主國家就不可能強大,讓我們盡一切努力來奮戰。」

各州的民主黨人正在採取行動,呼籲選民支持以立法方式保護墮胎選擇權。《美聯社》(AP)指出,美國較多民意不希望羅伊案遭推翻。根據美聯社-NORC公共事務研究中心(AP-NORC)民調,大多數美國人認為最高法院應該支持羅伊訴韋德案,54%受訪者認為應該維持判決,而28%的人認為應該推翻它,贊成維持與反對比例大約為 2 比 1。

儘管如此,美國人對墮胎議題的態度還是很微妙,核心爭點是,墮掉多大的胎兒算是「殺人」。去年6月進行的AP-NORC民調中,61%受訪者認同,多數情況下懷孕前3個月墮胎都應該合法;65%的人認為,多數情況下,懷孕中期選擇墮胎通常非法;80%的人表示,多數情況下,懷孕晚期墮胎是非法的。

阿利托在主要意見書草案中表示,最高法院無法預測公眾可能會如何反應,因此「我們不能讓我們的決定受到任何無關的事情影響,例如擔心公眾對我們工作會做何反應。」

兩派團體都已集結在最高法院大樓外面。反墮胎權利抗議者舉著標語「我們相信上帝」,而支持墮胎權利的抗議者則舉著標語牌「拿回身體自主權」、「彈劾卡瓦諾」。

39歲的芬德里克(Jessica Fendryk)特地從馬里蘭州驅車前來,她談到墮胎權益是好幾代女性示威者爭取而來的成果,「我不敢相信有多少女性在一生中已經參與過這些示威。所以我覺得我應該為她們來到這裡,因為她們已經做出貢獻,現在我們必須再次為她們而戰。」(推薦閱讀:美國墮胎權恐倒退半世紀!大法官意見書草稿外流,保守派擬推翻1973年「羅伊訴韋德案」見解

《 ☞ 加入風傳媒line好友,每日提供給您最重要新聞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