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疫情之後好孤單 COVID-19如何讓你沒朋友

地球圖輯隊 更新於 2021年11月19日10:00 • 發布於 2021年11月19日07:11 • 阿雀

COVID-19疫情迫使全世界的許多人都必須關在家裡,但隨著各地逐步解封,大家才發現問題不僅僅於此,以往的生活其實早已「回不去」。究竟你我的社交世界,還能不能重拾記憶中的熱鬧?

隨著封城、警戒等措施漸漸鬆綁,我們的社交關係是否能立刻步回往日軌跡? Photo: StockSnap

疫情結束,一切回到正軌?

面對COVID-19疫情,無論國內外,大家皆面臨了一個難題:孤獨,即使在網路上的互動有所增加,與彼此之間產生疏離的感覺仍很難避免,也不禁令人擔憂自己是否獲漸漸失去友誼關係或社交技能,但隨著封城、警戒等措施漸漸鬆綁,我們是否就能一步到位,走回原本的生活正軌?

即使封城結束,友誼品質與規模仍下降

根據非營利媒體《對話》(The Conversation)的一份調查,許多接受其訪問的澳洲人都表示,他們友誼的品質與規模都有所下降,而且不只是在疫情最高峰的期間,還包括封城結束後的幾個月。

擔心自己讓朋友生氣

《華盛頓郵報》的報導則提到,現年 24歲的女子賀西(Hirsch)如今常常狂發訊息到自己與五個朋友的群組內,而如果他們沒有在幾分鐘內回覆她,賀西便會開始感到擔憂,覺得自己是不是觸怒了他們,即使對方不斷保證沒有也一樣。

最終,有些朋友還真的與賀西疏遠了一些,但不是因為生氣,是因為他們難以滿足她不斷的訊息需求。

有人在疫情期間產生了社交疲勞或社交冷漠,開始覺得與他人「面對面相處很累」。 Photo: PublicDomainPictures

斷開連結讓人感覺很差

而以上兩者或許都是因為:人們斷開了與他人的連結,彼此間的關係偏離了原本的基準。

每段友誼都有規律,例如出去的頻率、偏好的溝通媒介、會一起從事的活動,但當這些模式被打亂時,美國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精神病學家萊文(Amir Levine)表示,人的大腦便會發出警報,告訴自己正與對方斷開聯繫,「我們不喜歡這些警報,它們給人的感覺很差」。

不對勁、「就是不一樣了」

但有時候,人們不一定會意識到問題始於何時,只覺得不對勁、和朋友的互動「就是不一樣了」,於是在防疫措施鬆綁、開始能正常互動後,這種感覺仍持續存在。

《對話》的受訪者便透露:「每個人都變得孤僻……沒人想要出去玩了」、「我們還是有透過社群媒體和影音電話保持聯絡,但某種程度上依舊彼此疏離了。」

有人則甚至產生了社交疲勞或社交冷漠,開始覺得與他人「面對面相處很累」,其中一位受訪者表示:「COVID給了我可以做自己的自由。現在一切都開始開放了,但我不想跟著出去。」

處於疫情和生存危機時,更容易對朋友的反應產生質疑,覺得對方有沒有可能在生自己的氣。 Photo: Oleg Magni

疫情加重焦慮程度

而懷疑朋友對自己不高興也是同理。為此感到焦慮,本是件普遍的事,但COVID-19疫情卻加劇了它的嚴重度,因為人們的關係已經偏離了原本的規律。

「當我們處於疫情和生存危機時,這樣的想法更有可能出現,」一名來自美國舊金山灣區(Bay Area)的社交專家維洛斯(Kat Vellos)指出:「如果你沒有聽說某人的消息,你就會想『他們是不是在生我的氣?有哪裡不對嗎?』」

只想把心力花在親近的朋友上

而斷開的友誼連結,也會導致社交圈的縮小,許多人在疫情期間「刪減」了一些聯絡人,並形容這是「有更多與親近的朋友共處的時間,少花一點心力在泛泛之交上」,因為疫情壓力讓他們只想和自己關心的人聯繫。

同時,對團體活動的限制,例如被改成線上的課程、被裁掉的臨時工作機會等,都讓人很難有機會建立新關係;此外,那些為了省錢而搬回家的人,也都體驗到了社交生活被打斷的感覺,他們花了更多的時間與家人共處,而不是朋友或同事。

網路媒介讓人再也沒有藉口能夠推託,可以和遠方的朋友聯繫。 Photo: Surface

不再能夠拿「很忙」當藉口

那麼,由網路搭建起來的友誼又如何呢?

網路總還是有好處的,社群媒體、線上遊戲、視訊通話等媒介讓人別無藉口,可以和遠方的朋友聯繫,《對話》的受訪者提到:「當我們被迫使用網路,我與朋友變得更加親近……不再像疫情之前,會拿很忙當藉口。」

可能被錯誤解讀的網路互動

但整體來說,孤獨感還是存在,人與人之間的實際互動難以被替代,尤其是在一段關係的深淺不明時,朋友的作為與發言的含義,便很難被解讀,又或是可能被視為一種拒絕。

《華盛頓郵報》便指出,一名 26歲的自由作家卡洛斯(Elsa Cavazos)表示,當她發現朋友沒有那麼快按讚自己的貼文,或是在回訊息時減少使用表情符號,她便會開始感到緊張。

然而這個問題或許是出在卡洛斯的解讀方式。精神病學家萊文就說到,當我們對未回覆的訊息產生錯誤的理解,將其判定為友誼即將毀滅的提示時,其實對方可能只是忙於工作、學校或是育兒之類的事。

人們應該要謹記面對面社交的價值與樂趣,而且不能再將社交視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 Photo: Simon Maage

疫情破壞友誼?對,也不對

所以,疫情破壞了我們的友誼嗎?

一名住在德國柏林的心理治療師克魯格(Wolfgang Krüger)告訴《德國之聲》,答案同時是「對」與「不對」。

克魯格曾經寫過一本探討友誼的書,他認為友誼區分為兩種:「親密」與「隨意」,並形容後者是「基於共有的活動,像是一起在某個合唱團唱歌,做某個運動,或是在酒吧裡打牌」,而在沒有這些活動的情況下,友誼便會漸行漸遠。

但克魯格認為,COVID-19疫情或許也增進了親密友誼的發展,「我們通常最多只會有三名摯友,」克魯格補充:「我們可以告訴這些人任何事情,我們完全信任他們,彼此之間有著很高的親密度。」

而疫情限制可能會令感情升溫,因為身處危機,人們比以往更需要與彼此交談。

謹記面對面社交的價值與樂趣

也就是說,疫情終究改變了人們的互動,雖然網路有助於減少孤獨感、幫助鞏固現有的人際關係,但幫助有限,實際接觸所產生的連結仍無法替代。

因此,《對話》提到,在人們加深自己對網路互動的依賴前,應該要謹記面對面社交的價值與樂趣,而且不能再將社交視為理所當然的一件事,要有意識地與老朋友見面,並在條件許可下,盡量與新的人邂逅。

加入 DQ地球圖輯隊 LINE Notify ,一起看透全世界

延伸閱讀:全球流行的不只COVID-19,還有孤單

參考資料: Lonely after lockdown? How COVID may leave us with fewer friends if we are not careful
How the coronavirus pandemic is affecting friendships
Why you always think your friends are mad at you — even when they're not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