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李濠仲專欄:對顏寬恒來說 「大烏龍」立委只能姓顏

上報 更新於 10月21日12:38 • 發布於 10月20日16:26 • 李濠仲
顏寬恆投入罷免案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顏家,「家族忠誠」才是他們這類人從政的真正動力。(攝影:王侑聖)

罷免立委陳柏惟案投票進入倒數,和這次罷免直接利害相關的顏寬恒19日特別在臉書寫下:「一路走來,終於到了最後幾天了,整個執政黨舉全國之力對我們指指點點,來我們的家鄉如入無人之境,這些人一輩子沒住過我們的故鄉,卻想要當我們的主人,決定我們的命運」。由此看顏寬恒去年立委落敗,挫折感恐怕不只來自個人競選公職失利,而是好似整個家族產業都被外人拿走,才必須藉這次罷免「光復故鄉」。但如此一來,卻也顯示了他對國會議員的角色認知完全出於誤解。

顏寬恒去年選舉輸給陳柏惟時,台中政壇尚有身為台中市議會副議長的其妹顏莉敏,而本該屬於兄妹登山各自努力的事,在顏家看來未必這麼簡單。因為若著眼地方政治生態,這不是顏寬恒自己輸掉一席立委而已,還代表了整個家族政治力量少了一條胳臂。今天這一席立委,就陳柏惟而言,或是個人仕途,乃至一個小黨的存續,但對顏家來說,則是至少從顏清標以來全家族的政治香火之戰,今天無論誰對上顏寬恒,關於國會議員的角色功能,在彼此心中應該都屬於截然不同的定位。於是,連和罷免立委風馬牛不相干的「光復我們的故鄉」都喊得出來,也就不足為奇了。

這就是民選公職對地方派系的特殊意義,那和討論單一從政者究竟是「在地」還是「外來」,並非同一層次問題。地方派系人物投入政治,往往和派系發展息息相關,也就是如何藉由公職去維繫共生圈的利益(包括家族事業)。否則何以早年所謂台中紅派勢力,能長期(或必須)左右台中縣(縣市合併前)的農會和水利系統,甚至掌握台中企銀和台中大飯店等等投資事業,又顏寬恒父親顏清標所屬的黑派,何以有必要步步拓展金權,直到遍及地方合作社和金融系統,甚而插旗當地信仰中心鎮瀾宮(擔任董事長)。「公職」很大一部分作用,更在於處理地方資源分配及至資源壟斷,基層服務另一效果更在圈聚親近者和支持者,然後層層壯大、代代延續,以使家族派系能夠歷久彌新。

也就是在地方派系長期以來裙帶關係愈形綿密,網絡愈來愈龐大複雜下,原屬公共領域的政治資源,也變成特定幾個家族間的權力槓桿,過去那「市長給OOO做,議長給XXX做」的派系交易不就這麼來的。無論站在政府治理還是地方發展,都極不健康,當公職彷彿家產一般成了祖傳事業,「民選公職任期制」便失去了約制單一個人權力效期的意義。一如台中顏家,顏清標先是從父親手上接下砂石事業,蓄積財富後,一路從里長、縣議員、省議員當到立法委員,到顏清標往下傳承給顏寬恒的,除了總值上億的土地和財產,便又多了立委席次。父子倆人加總就有立委20年資歷,如同過去總統就要姓蔣,當地立委好像就該姓顏一樣。

若回溯顏寬恒的上場,正是顏清標2013年立委任內,因台中議長期間的貪汙舊案遭判褫奪公權,迫使立委依法補選,他才「代父出征」險勝對手,實質內涵補上的則是父親的空缺,而非立委空缺。

過去,經由諸多政治學者投入研析,我們對台灣地方派系的生態和演進已不再霧裡看花,儘管伴隨而來許多江湖傳說,大大豐富了我們對政治的想像,卻也讓人開始對其有違現代政治治理的共生結構感到不耐,而期望透過民主選舉從中做出糾正。只是沒想到長年以來地方盤根錯節的利益糾葛,加上人性易受侍從主義、恩主關係左右,地方派系政治不只野火燒不盡,還能一一藉民主選舉為自身洗白。顏寬恒先是「繼承衣缽」投入立委選舉,再又積極發動罷免,正因「保家」已然近在咫尺,哪裡想得到國會議員的「衛國」之責。罷免案最後階段,一則把區域立委拉升到「不要讓外人當我們的主人,決定我們的命運」臉書貼文,不倫不類地道盡顏家捍衛政治家產的迫切感,顏寬恒不是為了自己,是為了顏家,家族忠誠才是他們這類人肝腦塗地參政的真正動力。

※作者為《上報》主筆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