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社論》炒作疫苗採購 不該睜眼說瞎話

九合一選戰逐漸加溫,武肺疫苗成為攻防議題。在野陣營猛打去年採購BNT疫苗,指控蔡政府阻擋在先並護航國產疫苗。這套說法,全然無視中共當時的干預過程。在野人士僅把砲口對內,其中也藏著裡應外合的認知戰,考驗民眾記憶與智慧。然而,炒作疫苗冷飯,徒增無謂對立與仇恨,甚至將一場選戰導向升高為民主內戰。這最大獲利者,應屬隔海觀戰,而且還是阻擋疫苗元凶的中共政權。

在野方面的政治算計不難理解。這場大選,台北市長選戰是重中之重,是朝野的勝負關鍵。民進黨推出的陳時中,曾兼任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指揮官超過九百天,攻擊所參與疫苗採購等防疫決策過程,並以「謀財害命」、「踏著萬具屍體」等煽動言語選舉動員。既著眼台北市的三腳督選情,也為翻轉蔡政府在這兩年多對抗疫情做出的重要成績。台灣從疫情剛擴大時超前部署,到逐步開放與病毒共存,我們以民主治理的防疫模式,國際社會肯定,更對比中國蠻橫封城、僵固清零的極權作法。在野黨則從疫苗採購為切入點,試圖全面否定蔡政府的抗疫表現,瞄準的是二○二四總統及立委選舉。

然而,國人記憶猶在,去年三月三日自購的首批十一.七萬劑AZ疫苗抵台,當時病例數尚屬零星,民眾維持正常生活,包括醫療人員對施打疫苗並不算踴躍。直到去年五月本土疫情升高,疫苗不足。陳時中當時曾還原德國BNT洽購過程說,二○二○年八月開始談判,藥廠在該年十二月提供最終版本的合約,指揮中心去年一月呈報行政院核定購買。但BNT藥廠討論採購成功的新聞稿改口,要求調整「我國」兩字為「台灣」。我方雖同意,但最後一刻仍硬生生被擋下,無疾而終。行政院也證實,行政院長蘇貞昌去年一月六日就核定購買五百萬劑BNT,是中國施壓不能賣,導致去年一月十五日以後就沒消息。如果當初是政府在阻擋疫苗的採購,為何還核定要付錢?

從時序看,政府在疫苗採購上確已提前部署,卻橫遭攔阻。去年七月,德國國會議員雷希特揭露,台灣先前與BNT藥廠的協議,「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施壓而告吹」。中共一邊強力介入,另鼓動台灣在野人士質疑政府,為了國產疫苗的巨大利益不願開放中國疫苗,甚至延緩外國其他疫苗進口。這些說法,與現在的批評是何其相像,有如複製貼上。遭延宕大半年,去年六月蔡總統拍板,政府授權台積電及鴻海永齡基金會,分別爭取五百萬劑的原廠疫苗供應。七月慈濟加入。蔡政府除積極對外洽購,日本去年六月首捐一二四萬劑AZ疫苗,美國當月捐二五○萬劑莫德納疫苗,展現同盟友好。我們一面發展國產疫苗,另透過自購方式與國際援助,疫苗供應逐漸穩定,民眾降低恐慌。蔡政府不僅沒有阻擋外購疫苗,並試著突破中共的封鎖,在野的攻訐,顯不符實情。

事實上,去年「疫苗之亂」,除北京的影武角色,還有在野黨串聯執政縣市組「抗疫聯盟」,要自行購買疫苗。甚至也有部分縣市或企業團體聲稱「自有管道」,可以買到疫苗。特別的是,所採購的均是中央政府未買到的BNT疫苗。武肺疫苗當時為國際社會搶手物資,這些動作更像是「空手道」招數,反正,買不到也可全歸罪蔡政府的「阻擋」,真實目的就是為了要打擊防疫失敗。疫苗較一般貨品,更注重健康安全與法律責任,這是為何疫苗原廠只與各國中央政府往來簽約。去年包括慈濟等,須先政府授權,方能爭取原廠疫苗供應,既要政府同意,這裡面何來的「勸阻」?再者,若無中共施壓BNT藥廠,政府何需授權企業與宗教團體,繞了一圈,不就證明是中共在從中作梗。

年底的選戰,在野人士想炮製去年手法,先給蔡政府扣上阻擋疫苗的帽子,妖魔化後再去無中生有,要找「誰」阻擋了疫苗。這種去脈絡化的「回憶」疫情,隱蔽中共的破壞,正好助其洗白。去年五月的疫情風暴,疫苗曾經是中共資訊操弄及外交武器,現在因為部分在野人士的協力,相關認知戰的介選攻擊,勢必捲土重來。這次雖然是地方選舉,但中共對台發動高強度軍演,在野猛打疫苗負面選舉,升高議題並製造社會對立,圍攻民進黨政府,均是劍指二○二四。這從執政黨市長參選人高喊「抗中保台」,但部分在野人士只願講團結保台,拒絕說出「抗中」,有意無意遙相呼應,或也嗅出更多端倪。

點開加入自由電子報LINE官方帳號,新聞脈動隨時掌握!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