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溫網》「我就是澳洲球員的棄兒!」 面對外界批評澳洲「壞小子」重砲回擊

【詹健全/綜合報導】雖然拜納達爾(Rafael Nadal)腹傷棄賽所致,世界第40基里奧斯(Nick Kyrgios)職業生涯首度踏上大滿貫賽決賽,但面對外界甚至連1987年溫網冠軍的澳洲球員凱許(Pat Cash)的批評,基里奧斯一點都沒有示軟並直言:「我就是澳洲球員的棄兒」!

這位澳洲網球明星即將在周日溫布頓決賽前舉行最後一次新聞記者會時,有媒體問到對於外界笉批評時,卻引發了一個冗長的回應。

「澳洲網球界的偉人,就個人而言,他們並不總是對我最好,」基里奧斯說:「他們並不總是支持——這兩週他們也沒有支持。所以我很難讀懂他們對我的評價。例如,當我在澳網的決賽中看到巴蒂(Ash Barty) 時,我感到很高興。我永遠不會說一個澳洲人進入決賽的壞話。這就是我。」

「唯一一直支持我的偉人就是休威特(Lleyton Hewitt),基里奧斯說:「他是我們台維斯盃的隊長,他知道我在做我自己的事。我絕對是澳洲球員的棄兒。他知道保持距離,讓我做我。他時不時地給我發信息,『繼續前進』,字面意思就是『幹得好,繼續前進』。」

凱計這兩周最引人注目的批評,就是指責基里奧斯在第三輪與西西帕斯的比賽中作弊、虐待和攻擊性行為。凱許認為他的評論是「公平合理的」,但基里奧斯似乎不這麼認為。

「這非常令人難過,因為我沒有得到任何其他澳洲網球運動員的任何支持,男性方面,」他說:「不是球員,我指的是過去的偉人。奇怪的是,他們只是出於某種原因非常痴迷對將我推倒的病態。他們是不喜歡我還是害怕……我不知道那是什麼。」

基里奧斯還是祝福納達爾早日康復。摘自溫網推特

英國《電訊報》週四刊登了一篇報導,稱他晉級決賽是「溫布頓最糟糕的噩夢」。首席體育作家奧利弗·布朗(Oliver Brown)寫道:「如果溫布頓要選擇公開賽時代第一個進入決賽的球員,你懷疑基里奧斯會出現在大家的名單之中。」

「因為這裡有一個人整整兩週都在製造混亂,無緣無故地濫用沒有權力為自己辯護的線審,同時對西西帕斯表現出如此極端的惡意,以至於希臘人稱他為帶有『邪惡一面』的『惡霸』 . 真的,他讓馬克安諾(John McEnroe)看起來就像學院的合唱團長……」

「一想到他有可能劍橋公爵夫人手中接過金杯,就足以讓成員們在陽台上對他們的草莓嗤之以鼻。」

基里奧斯在新聞記者會上被一名記者告知了這篇文章,但他在處理負面新聞方面有足夠的經驗,並沒有特別激怒他。

「我沒有讀過它,我沒有看到它,」他說:「看來,很難。這是我必須處理的事情。這就是我們生活的世界,我猜。我正在參加溫布頓決賽,我內心深處知道我所經歷的一切以及我為之努力的一切。所以我只想享受這段旅程。如果這就是他們想要寫的,那就是他們想要寫的。我只能控制我做什麼。我只是要出去享受這一刻,所以我只會全力以赴。」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