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人資長愈來愈受重用!CHRO 為何是與 CEO 職能最相近的職位?

去年 12 月,曾任聯合利華(Unilever)人資長的里娜.奈爾(Leena Nair),獲香奈兒(CHANEL)任命為執行長,此前,她一直致力於提倡以人為本的工作場所。

人資高管被拔擢為執行長,不只有奈爾這個例子。英國三明治連鎖品牌 Greggs 今年 1 月也宣布,由任職人事總監多年的羅伊辛.柯里(Roisin Currie)接任執行長。於 2014 年成為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執行長的瑪麗.芭拉(Mary Barra),此前也擔任過全球人力資源副總裁。

為何人資長愈來愈受到重用,甚至逐漸被認定為是最靠近執行長的職位?

人資長為何愈來愈重要?

根據《Strategy+Business》報導,過去 2 年,隨著組織更加重視人才問題,人事單位也開始受到注目。疫情期間,許多人資長為了讓員工安全地進行遠距工作,承擔了更多管理的職責。因此,人資長變得更重要,也就不足為奇。

疫情確實讓人資長躍上舞台,但其地位的轉變,並不是近 2 年才開始改變。早在 2014 年,《哈佛商業評論》就有一篇文章探討人資長與執行長的關係。招聘公司 Korn Ferry 客戶合夥人艾利.菲勒爾(Ellie Filler)當時觀察到,過去許多人資長會認為他們在高管中缺乏影響力,但後來情況有所改變,這些人資長開始直接向執行長匯報,作為執行長身邊重要的顧問,並經常在董事會現身,「(人資長)已經從一個提供支持或管理的功能,變成改變遊戲規則、能實踐商業策略的人。」

CHRO 可能是與 CEO 最相似的高階職位

菲勒爾與密西根大學教授戴夫.烏爾里奇(Dave Ulrich)合作,從多組數據中發現人資主管的責任、潛力都不斷增加。他們分析執行長(CEO)、人資長(CHRO)、營運長(COO)、財務長(CFO)、行銷長(CMO)等職務的薪酬,毫無疑問,執行長、營運長的薪酬最高,緊跟在後的即是人資長,平均基本工資高出行銷長 33%。

烏爾里奇認為,優秀的人資長很難尋覓,所以有非常高的報酬。其他研究人員還對領導風格、情緒能力等進行分析,發現除了營運長,與執行長的特徵最為相似的高階職位,即是人資長。

如今疫情改變了全球的工作方式,組織面對人才流失、高流動率的難題,人力資源這項議題變得更為急迫,《Strategy+Business》指出,執行長比以往任何時刻都需要更豐富的人資經驗。大離職潮及企業間的人才爭奪戰,使得員工對組織有愈來愈多的期望,甚至希望被當作客戶相待。領導者的責任已經改變了,需要學習傾聽。

不過,隨著人資長受到更多的重視,背負的責任當然也更繁重。資誠聯合會計師事務所(PwC)近期的報告寫道,如今的人資主管,必須能將公司戰略結合人才方針、需求,利用數據得出洞見,以此提供建議給領導者, 例如是否調整管理方法、轉型策略。這些條件,也使得人資長的工作範疇更近似於執行長。

過去的人資經驗,如何成為晉升執行長的養分?

《Strategy+Business》還提及另一個例子,安妮.潔索普(Anne Jessopp)於 2018 年成為英國皇家鑄幣廠(The Royal Mint)執行長,此前,她在 2008 年以人力資源總監的身分加入該組織。在她加入前,鑄幣廠的氣氛低迷,勞資關係緊張。潔索普致力於與工會建立良好關係,確保與當地人才的長期僱傭關係,她的人資經驗,有助於奠基成為執行長所須的軟硬技能。

香奈兒執行長奈爾過去在聯合利華時,也不斷推動人資單位的重要性,她將人資的職能與公司的財務狀況、營運效率結合,像是運用工具預測哪些員工可能離職,譬如說,預測出公司將流失XX名人才,代表公司將損失 2 億歐元;但若能留住部分的人,就可以省下 5000 萬歐元,「我們的目標旨在鼓勵人資以這樣的方式思考,並量化他們的工作。」

員工滿意度調查平台 Humu 的一項研究發現,高達 80% 的人資長表示,在商討公司文化方面,他們正與執行長展開積極的合作。《時代》(TIME)雜誌形容,如果曾有一段時間,人資部門曾是深夜電視節目引人發噱的素材,那樣的時代已經過去,現今資深的人資主管,能處理多項任務,而且已是可以直接與執行長溝通的角色。

資料來源:strategy+business, HBR, TIME

延伸閱讀

CMO 為何成為新顯學?美國運通、PwC、Salesforce 都重視,顛覆管理的疫後趨勢
麥當勞、Under Armour 都出現第一位 CCO!這個新職位為何成為趨勢?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