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警告伊朗足球員在卡達乖一點 伊朗逮捕前國腳

自9月中旬起,伊朗民間持續抗議警察濫權傷害婦女、政府打壓自由。伊朗足球國家代表隊21日在卡達世足賽對陣英格蘭隊,全隊賽前拒唱國歌,以示對國內抗爭的支持。雖有伊朗隊員表示事後並未受到施壓,不過,伊朗24日在國內逮捕一名前國腳,被認為是警告在卡達的足球隊乖一點,勿再做政治表態。

曾參加伊朗國家代表隊的球員加富里(右)長期支持國內女權抗爭,24日遭逮捕。圖為2015年資料照。路透社

綜合《衛報》與路透社報導,35歲足球員加富里(Voria Ghafouri)24日和球隊一起練完球後,遭伊朗安全部隊逮捕,罪名是「玷汙國家隊聲譽、散布反對國家的宣傳」。

加富里曾參加2018年世足賽,並曾是冠軍球隊「德黑蘭獨立足球俱樂部」(Esteghlal)隊長,今年6月退出,轉入胡齊斯坦鋼鐵隊(Foolad Khuzestan)。他沒有入選今年國家隊陣容,在德黑蘭獨立隊的合約也沒走完就退隊,有些人認為他是因為對當局直言不諱而遭受懲罰,也有人認為是年紀問題。

加富里來自伊朗西部的庫德族城市薩南達季(Sanandaj),而9月因頭巾沒戴好而被警察打死的22歲女子阿米尼(Mahsa Amini)也正是庫德族人。自抗爭發生以來,加富里持續聲援抗議者,在社群平台上公開呼籲政府停止殺害庫德族人:「庫德族人也是伊朗人,殺害庫德族人就等於殺死伊朗。如果你對殺人這種事漠不關心,你就不是伊朗人,甚至根本不是人……每個部族都生於伊朗。不要再殺人!」

伊朗政府近日指控加富里是庫德族分離主義份子,最高領袖哈米尼(Ayatollah Ali Khamenei)今年稍早也曾暗示,「有些人得益於伊朗的和平與安全,才能享受他們喜歡的工作和運動,卻反咬那隻養活他們的手」,被認為就是在說加富里。

早在2019年,加富里就曾發送德黑蘭獨立隊的藍色球衣,紀念「藍色女孩」卡達雅利(Sahar Khodayari);卡達雅利2018年為了支持德黑蘭獨立隊,女扮男裝企圖進入球場看比賽,結果被捕,2019年9月在法庭外自焚身亡。

2021年伊朗又發生針對女球迷的暴行後,加富里在 Instagram上表示,「身為一名足球員,在這種不容我們的母親、姊妹進入體育場的時代踢球,我實在覺得很屈辱」。

外界認為,加富里被捕,是伊朗政府對正在卡達參加世足賽的國家隊發出警告,要他們在25日迎戰威爾斯隊時,不要再有政治抗議行動。

拒唱國歌,心照不宣,給球員一條活路

伊朗國家隊21日賽前在場上拒絕唱國歌,隊長哈吉薩菲(Ehsan Hajsafi)前一天也公開表示「我們必須承認,我們國家目前的狀態是不對的,人民並不快樂」。

伊朗隊21日出戰英格蘭隊時,在播放國歌時拒唱,表達對國內示威者的支持。路透社

伊朗前鋒塔雷米(Mehdi Taremi )24日受訪時說,在全隊拒唱國歌後,沒有受到施壓,「我之前說過我不回應這種問題,但這次我會回答。我們沒有受到壓力,在足球賽期間,賽事記者該受到尊重,但與足球無關的問題也不該提起」。

葡萄牙籍的伊朗隊總教頭奎羅茲(Carlos Queiroz)則說,媒體有權提出和賽事相關的政治問題,「這是新聞自由,但我們也有權不回答,也希望外界尊重和理解我們的處境」。

不過,奎羅茲也認為,媒體針對伊朗球員追問人權問題,並不公平,「你們怎麼不問問其他國家隊的教練和球員?他們有些人在自己國家甚至都不會談論這些事」。奎羅茲呼籲:「讓伊朗球員像其他球隊一樣踢球吧,這些球員不是球迷的敵人啊。」

更多太報報導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