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變異基因致藥檢異常 角力選手張惠慈如何挺過1年多禁賽期?

一個側身、單膝著地,飛快地將眼前對手撂倒在地,動作俐落乾淨。現年22歲角力國手張惠慈一直是搏鬥場上的常勝軍,曾在2019年摘下U23亞錦賽金牌、亞青賽金牌、世青賽銀牌,為台灣角力創造新歷史。

然而,命運總愛將人高高舉起,再重重摔下。2020年7月張惠慈被驗出禁藥EPO(紅血球生成素),裁定禁賽2年,不僅錯失東京奧運,全大運締下的2連霸紀錄也因而中斷。一向留意藥物成分的張惠慈,當時對藥檢結果百思不得其解,「當下腦袋一片空白,慢慢才意識到,喔…好像有件大事發生在我身上。」

這份冤屈一直到2021年底才徹底洗刷。世界運動禁藥管制機構(WADA)2021年10月發布的文件提及,東亞0.5%至1%人的「變異基因」可能導致偽陽性結果,經採樣分析、專家討論後,中華運動禁藥防治基金會(CTADA)確認張惠慈基因變異,撤銷禁賽令。

一年多的禁賽期間,張惠慈是如何度過的?她確實失去了很多,但也意外收穫了不少。

圖片來源:United World Wrestling臉書

年少成名的角力鬥士

張惠慈從小受父親影響,小學就接觸柔道及角力,高中正式投入角力正規訓練。選擇角力而非柔道原因很簡單,一是考量柔道競爭大;二是角力裝備輕簡,不像柔道,去練習時還得扛著厚重行囊。

「包包還可以塞吃的!」講到這裡,張惠慈自顧自地咯咯笑了起來。她嗜吃如命,過去怠惰發作不願練習時,哥哥若以食物利誘「走啦!我請妳吃…」,就會立馬上鉤。

角力之於張惠慈,一開始確實是在「半強迫式」狀態下結緣,但隨著獎盃、獎牌數量快速累積,她從中得到無可比擬的成就感,漸漸的,不必他人哄騙威逼,也懂得自律練習、主動琢磨精進。

圖片來源:張惠慈提供

「只要我想要,就一定要達到。」張惠慈很固執,不只是美食一定要到手,一旦鎖定目標,她便會使勁全力緊扣不放。

不過,成名難免伴隨一些耳語,張惠慈表現不如預期時,會遭奚落「妳怎麼就是摔不好!」當時年輕氣盛,說話不經修飾的習慣也在他人眼裡成了一種傲氣。2016年世青賽,教練甚至直接跟她說:「妳太驕傲了,這次世青我不會讓妳去,我要讓妳知道角力協會不是只有妳而已。」

張惠慈角力生涯的周邊「雜音」從沒一刻消停,而真正一度打垮她的,就是2020年的禁藥事件。前景大好、正值顛峰的她,就這麼在一夕間摔到谷底。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張惠慈 (@wrestling.god.pig)

花半年才走出憂鬱

比起犯錯後拋下自尊認錯,明知清白卻無從辯解,更是打擊人心。

前半年,張惠慈深陷負面情緒中,不愛落淚的她落淚了,甚至萌生輕生念頭,媽媽還幫她約好心理諮商師。幸好在哥哥耐心開導、學姐義氣陪伴及台體大教師支持下,漸漸走出低潮。哥哥還安慰:「不是一直說很累!正好放個長假不好嗎?」

禁賽期間,張惠慈透過許多方式轉換心情,離開國訓重回校園的她,開啟了從未體驗過的「大學生日常」,她拾起書本研讀過往無暇探討的知識,意外發現自己或許是塊讀書料;參加實習課程擔任角力幕後指導,解鎖「微教練」成就,剩下時光則用來做自己喜歡的事,或和朋友聚在一塊。

張惠慈(前右)與哥哥張育軒(前左)感情很好,皆是角力選手。 圖片來源:張惠慈提供

當然,惹厭的耳語鐵定少不了,還自行演變成多種版本,有人懷疑是不是哥哥給她用藥;有人則猜想這是為逼走教練的手段。

到後期,張惠慈都已能淡然看待,面對外界非議聲,她簡略帶過:「喔對啊,禁藥啊。耐力運動的選手用的,啊我沒有。」不大聲嚷嚷急於自清,是因她比誰都清楚,解釋得再詳盡周全,也無法改變每人心中早已填妥交卷的「正確答案」。

「大家信或不信,從肢體都看得出來,隨便啦!我沒做!老娘沒做!」張惠慈說著。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A post shared by 張惠慈 (@wrestling.god.pig)

證實清白後的半喜半憂

證實清白、擺脫禁藥標籤後,張惠慈憂喜參半,「喜的是,我是清白的為什麼不相信我;憂的是,我走學術也可以,那還要繼續當選手嗎?會不會又遇上天降橫禍?」

於是張惠慈不斷自問:「(不當選手)會不會後悔?」、「沒踏上奧運是不是很遺憾?」了解真實想法後,她決定重返賽場,找回屬於自己的榮光。

這決定並不容易,長達1年多訓練停滯,如何恢復往日實力、追上其他選手步調?疫情當前,移地訓練難上加難,跟國際的落差如何填補?

「我會擔心、也會害怕啊!但不能說沒有希望,可能就是要付出雙倍努力,找回並超越過去的自己。」張惠慈這麼總結,短期目標盼能摘下亞錦、亞運前三。

相信心智堅強如她,最終能一如昔日賽場表現,在搏鬥中霸氣壓制敵人,驕傲地取得勝利。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