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管仁健觀點》劉樂妍不用急!去跟黃安一起住吧?

台灣藝人劉樂妍近年前往中國發展,經常發表親中言論。   圖:翻攝自微博

新頭殼newtalk

「上海一出事,家裡就有事。」舔中的網紅「台灣表妹」李喬昕,繼黃安、劉樂妍、黃智賢蕭敬騰……在抖音拍片瞎掰中國防疫成功,靠著一句「此生不悔入華夏」瞬間走紅,成為台灣赴中發演藝事業第二春的「舔共五丑」小老么。

但這幾天台灣卻超熱鬧,中國疫情才剛爆發,「舔共五丑」的蕭敬騰、黃智賢與李喬昕,這3位「中國人」全都身體比嘴巴誠實,立刻「剛好」家裡有事,搶著逃難回台了。

到了昨天,劉樂妍也不落「丑」後,在微博上先給小粉紅們打個預防針。抱歉了,小粉紅們,誰叫中國疫情先失控,因此姊姊「剛好」家裡也有事了。

2022年4月11日《三立新聞網》報導〈劉樂妍沒錢付房租 怕驅逐出境崩潰了〉:

「女星劉樂妍從女F4出道,近年來演藝事業重心全放在中國,經常發表親中言論,貶低台灣,討好小粉紅,被視為『女版黃安』。

今(11)日她突然自爆繳不出房租,急問是否會被驅逐出境,結果討拍不成反遭中國網友狠酸。

劉樂妍突在微博發文直喊『自己出了大事』,聲稱燕郊的房東來收2400人民幣租金,她卻發現自己無法轉帳,因為台胞證過期,連銀行帳戶都被終止交易。

劉樂妍坦言,前幾天就有公安致電提醒證件過期,但她沒想到『證件過期,會連銀行帳戶的錢都轉不出來』,接著自爆包含身分證及護照等證件全部過期,因此無法補辦台胞證。最後強調『我現在在我自己的國家」,急問網友「逾期居留,我會被驅逐出境嗎?』

沒想到,求救文一出沒討到拍,反而被中國網友狂酸『要嘛你就加入中國國籍,要嘛你就回去囉』,眼看風向不對,劉樂妍又默默把文刪除。

社會主義鐵拳為何又要嚴打?

其實中國這2年因疫情肆虐,小粉紅們也終於有些開始腦筋清醒一點了。去年1月大連爆發武漢肺炎,中國政府的「鐵腕清零」,就與去年武漢及現在上海的「有效方法」類似,全副武裝的「大白」把某些人的家門焊死,讓病毒和居民一起被「滅門」。

有位大連的小粉紅,去年在封城第一天,高調宣稱支持「大白」封門,認為這樣是「不給國家添麻煩」。不料到了第12天,這名小粉紅的老母在醫院病死了,他找遍所有官方人士,也不讓他出外奔喪,於是又呼天搶地痛罵中國政府,不讓他見母親最後一面。

歷經這2年的「社會主義鐵拳嚴打」,終於有些小粉紅被打醒了,他們終於認清了這些台灣過氣藝人,或是從來沒紅過就先沒了氣的小丑。因為疫情一來,這些台灣來的舔共小丑就會開溜,不會在中國乖乖等著被「社會主義鐵拳嚴打」。

2021年11月24日《三立新聞網》報導〈劉樂妍想開公司被當「外資」 小粉紅酸:沒把妳當中國人〉:

「舔共藝人劉樂妍近年於中國發展,常在個人社群平台發表熱愛『祖國』的言論。未料,近日她想在中國開設經紀公司卻踢到鐵板,遭相關單位拒絕,她因此抱怨自己『不開心』,並透露背後原因。

劉樂妍日前在微博發文,說她想在中國開經紀公司、自己做法人,卻遭相關單位回絕,原因是『外資台灣人不能申請個體工商戶』,也不能做有演出經紀、網路直播公司性質的公司法人。……

劉樂妍寫道,包含電影製作、文藝創作、個人網路直播、演出經紀等,港台澳外資都無法申請,中國人卻能馬上通過,直說:『我現在不開心。』

中國網民則留言狠酸:『港澳台本來就是外資』、『入中國國籍不就行了』、『壓根不把妳當中國人看』。」

那真是「她家的聲音」嗎?

如今連小粉紅也都了解,除非像千百惠或陳竹音那樣,放棄隨時能開溜的「台胞」身分,改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籍,否則都只是來中國「要飯」的台灣小丑而已。

劉樂妍為何自稱要當「中國人」,卻又始終不入籍,死抱著「台胞證」?2016年1月18日,劉樂妍在網上發表了一篇《我是台灣人,我當然也是中國人》︰

「從小,我就是跟著爺爺奶奶被帶大的孩子。我爺爺奶奶的國語都帶著濃濃的鄉音,來我家的同學,都聽不懂我爺爺奶奶說的話,我奶奶跟她們聊天,我都要在中間當翻譯。

但是這明明就是中文啊!可是我同學就是聽不懂,只有我聽得懂。因為我爺爺祖籍是湖北,奶奶是江蘇,不只爺爺奶奶,我還有外公外婆,他們祖籍是安徽和浙江。

記得當藝人以後第一次去大陸的時候,我在機場聽到左右人潮講話的聲音,我哭了…因為他們聊天那種有口音的中文,我聽的懂!我全部聽得懂!……因為他們聊天的聲音聽起來就像『我家的聲音』沒錯!那種有濃濃鄉音有口音的聲音,那就是我家的聲音!」

劉樂妍為何不必急著回台灣?

本魯是五年級的外省第二代,爺爺爸爸到本魯全是中文系畢業,聲韻學還是我們家傳的絕學;劉樂妍是七年級的外省第三代,她所謂的「我聽的懂!我全部聽得懂!」那絕對是在鬼扯。

拜託一下,中國這麼大,同一省裡就方言歧異。有時甚至同一縣裡,都沒人敢說自己「全部聽得懂」。先父當年受同鄉會之請,帶本魯一起去考試院訪談孔子77代嫡長孫孔德成院長。

孔老師一聽先父說的是當地土話,就不再用平日在課堂上教《儀禮》時所用,鄉音重到就已很難辨識的山東官話,直接改用土語回答先父的詢問。鴨子聽雷的本魯當場認輸,放棄筆記;但是回家後,先父也必須重新聽錄音帶整理。

就算籍貫山東,很多土話別說我聽不懂,連先父也都要用猜的。才距離一百公里就無法聽懂了,也難怪《水滸傳》裡的108條好漢,要來「梁山泊」這裡落草為寇。官軍想來此地清剿,光是跟當地百姓打探消息,也就有聽沒有懂了,難怪安全係數超高。

山東土話就已經這麼難猜了,何況「天上九官鳥,地上湖北佬」?劉樂妍這樣的舔共藝人,「天真」到竟把中國各地方言當成同一種,就像炎黃子孫的政治神話,只是當權者虛構的想像共同體。拜託一下,那絕不是「你家的聲音」,是你想像中你家的聲音而已。

很多外省人總以為自己比台灣人更懂中國,甚至到了第二代、第三代還在這樣幻想,以此作為自己刷存在感的本錢。像劉樂妍這樣,失去母國的殖民統治集團裡的基層,無法分享高級外省人吃剩的殘菜剩羹,只能幻想敵人會對自己大方些,真的是可悲卻又可笑。

但是劉樂妍也不用太難過,如果真的遭到「社會主義鐵拳嚴打」,沒地方住也別急著回台灣,為何不去投奔黃安,住在一起同享「社會主義的優越性」?

鄉民們,一起來灑花祝福他們吧!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延伸閱讀:

黃安傻乎乎吃蛋再笑台灣蛋荒! 如今中國上海封城缺米缺蛋民怨頻傳

「美方無端指責中國防疫政策」 趙立堅跳腳:我們對戰勝疫情充滿信心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