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名家論壇》陳冲/甲烷干通膨屁事

▲乳牛。(圖/取自《Pixabay》)
▲甲烷的排放六成來自畜牧業(包括牛的打嗝及放屁),四成來自石化氣的開採。(圖/取自《Pixabay》)

去年在聯合國COP26會後,應邀於一場公開演講談2022經濟展望,當時在各國官方矢口否認通膨聲中,我談到通膨是2022的重頭戲,並於一頁PPT中以通膨為中心繪製了關係圖,其中有一項目點名甲烷、WPI等因素,會後一位朋友開玩笑表示,甲烷干通膨屁事? 有道理,的確是屁事! 記得四五年前,經濟學人雜誌論及畜牧業排放的甲烷時,旁邊附有一幅漫畫,就是牛在放屁。

一般而言,甲烷是溫室氣體排放的重要議題,暖化潛能是二氧化碳的86倍,去年聯合國COP26會議,上百國家響應歐美2030減排30%甲烷的倡議(Global Methane Pledge)。依有關文獻,甲烷的排放六成來自畜牧業(包括牛的打嗝及放屁),四成來自石化氣的開採,如果減排成真,那就意謂肉品的減產與漲價,以及天然氣的減產或漲價,對台灣CPI自然會產生影響。聯合國會議後,我國政府表示支持,經濟部在立法院也承諾,並聲稱台灣不生產天然氣,不致逸散甲烷,畜牧業又微不足道,部長言下之意,減少甲烷對台灣不是問題。但從WPI的構成來看,世界性的甲烷減排承諾,等於加重天然氣生產、輸送的成本,對台灣的民生物價,仍然構成重大威脅,對能源政策也會有一定的影響,經濟部對甲烷減排的輕諾,不是誤解,就是過於樂觀

五月中旬,立法院審查溫室氣體減量法的修正案(將更名為氣候變遷因應法),焦點集中在減碳以及碳稅/碳費爭議,政府官員及立法委員有不少針鋒相對的對話。有趣的是,台灣長期以來討論溫室氣體減排,似乎比較偏重「排放端」的溫室氣體減量法,至於有關「源頭端」的能源管理法,則沒有獲得應有的重視。2012年,行政院依能源管理法第一條提出能源發展綱領,當時在維持核四基載的前提下,能源局歐局長私下仍對2050淨零,不表樂觀。2016年政黨輪替後,行政院基於廢核重修發展綱領,今年三月更展示淨零路徑(Roadmap),其中牽涉諸多不確定的關鍵技術(例如氫能、海洋能、CCUS),或可姑且不論,單就2025天然氣發電占比高達50%,其後占比雖降但仍居高不下,此一有企圖心的構想,如以「動態」眼光試算一下,屆時天然氣的供應、價格,全球對甲烷減排新標準以及對電價的衝擊下,這張Roadmap是否可行?

回到排放端,不妨聚焦甲烷,經濟部堅持台灣沒有逸散爭議,那是鋸箭法,只由使用者觀點來看,如考慮供應方在生產、運送、儲存方面,依國際協議在2030要減少30%甲烷,又正值我們使用天然氣的高峰期,所付代價及成本就很可觀。再加上國際能源總署(IEA)在2021 World Energy Outlook所估測,在2050淨零(NZE)情境下,天然氣將減少使用,2040更將比現狀銳減90%,試問我們Roadmap的可行性如何?

五月間,歐盟、美國、印度相繼傳出通膨又創新高,再問一下甲烷干通膨屁事?不只是尾端的屁事,還有另一端打嗝的廢氣,怎能說干卿底事?

●作者:陳冲/ 行政院前院長、現任新世代金融基金會董事長

●本文為作者評論意見,不代表《NOWnews今日新聞》立場

●《今日廣場》歡迎來稿或參與討論,請附真實姓名及聯絡電話,文章歡迎寄至 opinion@nownews.com

立即加入NOWnews今⽇新聞官⽅帳號!跟上最HOT時事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