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白紙革命/吳強:嚴封猶如集中營 終引爆中國版茉莉花革命

清零政策無限循環下,中國各地爆發反封控示威潮,是194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反對運動。圖為北京亮馬橋,民眾手持白紙聚集。(圖:取自推特「李老師不是你老師」)

新疆烏魯木齊一場火災造成數十人死傷,引發中國各地反封控示威。對此,前清大政治學系講師,現北京獨立學者吳強表示,中國過去十年最害怕的就是社會上出現「茉莉花革命」,拼命進行制度上的防範措施,但沒想到過去三年嚴格的防疫封控,加上新疆火災事件,讓民眾對過去官方避談的新疆集中營感同身受,這場白紙革命從各地參與人群、範圍和口號來看,其實已經是一次中國版的茉莉花革命。

前北京清華大學政治系講師,過去專長為研究社會運動,其獨立調查的堅持經常遭遇校方壓力。2014年香港佔中運動期間被技術性阻止前往香港,並趁2015年吳強住院期間解除其教職。

對於近日中國各地發生的反封控示威,吳強在接受中央廣播電台《為人民服務-楊憲宏時間》訪問時表示,過去三年嚴格的封控已經讓人民忍無可忍,再加上烏魯木齊火災,政府先歸咎受害者而非自己先檢討,激怒許多學生和民眾,從示威爆發以來,已經有15省79所大學發起過示威抗議活動,且活動都還陸續進行中。

1949年以來最大規模反對運動

吳強表示,許多大學生過去半年甚至入學三年都處在嚴密封控中,不但行動很困難,還被困在宿舍,許多大學在宿舍上網課,宿舍就變成他們的集中營,這種情境儼然跟2017年新疆集中營管控模式類似,而新疆模式更在過去三年透過動態清零的強化在全國開展,因此使許多民眾與新疆民眾出現共同的情感是前所未有的,因此上海烏魯木齊中路的抗議活動迅速蔓延到全國,成為1949年以來最大規模的反對運動。

吳強指出,這場反對運動是第一次有清晰口號和目標的最大規模政治反對運動,雖然到目前為止各地都在鎮壓,但從捲入的人群,各地方的示威範圍、規模和口號訴求來看,其實已經是一次中國版的茉莉花革命。吳強表示,這是2011年茉莉花革命發生以來,中國政府一直害怕並不斷進行各種制度上的建設來防範這種情況發生的重要目標,但卻這樣爆發了,這是非常有意思的發展。

前北京清華大學政治學講師、北京獨立學者吳強。(吳強提供)

吳強指出,從公共衛生立場,也許局部以清零的方式是有必要的,初期也是成功的,但過去三年不斷地被強化,擴大化和任意化,已經變成事實上賦予一個未經宣布的緊急狀態給地方政府和普通社區管理人員,並藉此進行人身限制的權力,三年來已經讓人民到了忍無可忍的狀態。

中共極害怕顏色革命並窮盡方法避免仍爆發

此外,嚴格的封控加上對經濟的損害與民生打擊,人民處於手停口停,老人和學生變成封閉式教育,中產階級尊嚴喪失(被保安限制人身自由),過去三年都在水深火熱之中,無法忍受,大家都認為該結束了,是引爆這場運動的主因。

雖然日前中國官方曾發布防控20條的調整,但吳強認為這僅是在動態清零的總路線下進行細微的調整,而這樣的調整在過去三週已經引起極大混亂,因而出現連鎖反應,導致各個階層都參與的準革命狀態的政治危機;這是一種顛覆性的錯誤,它使得中國領導階層越是害怕顏色革命,越是採取一切防範措施,最終還是爆發!至於對中國人來說,現在的動亂則是對政治失望的體現。

延伸閱讀

查看原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