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更新您的瀏覽器

您使用的瀏覽器版本較舊,已不再受支援。建議您更新瀏覽器版本,以獲得最佳使用體驗。

鳯鳴高岡 源遠流長 國立歷史博物館與華岡博物館 合作結盟鳯岡藝術聯盟

大媒體 更新於 08月14日18:19 • 發布於 08月15日00:00 • 大媒體新聞網
鳯鳴高岡   源遠流長   國立歷史博物館與華岡博物館   合作結盟鳯岡藝術聯盟

【記者 辛澎祥/採訪報導】

國內學術界與國立館所的跨域合作再添新頁!國立歷史博物館與中國文化大學華岡博物館,將攜手合作成立「鳯岡藝術聯盟」,雙方也已簽署合作備忘錄,並於8月17日正式對外公開宣佈,此舉也象徵著台灣文化藝術發展的傳承、典藏與推廣的重要課題展現新局,也因雙方的縝密合作也樹立了史實見証及文物傳頌的使命,備受外界高度關注。

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廖新田,在推動館際合作與藝術教育傳承工作上,展現旺盛與積極企圖心。(圖/史博館 提供)
▲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廖新田,在推動館際合作與藝術教育傳承工作上,展現旺盛與積極企圖心。(圖/史博館 提供)

據了解,國立歷史博物館成立於1955年、中國文化大學華岡博物館則成立於1962年,兩館分別是戰後台灣第一家公立博物館與大學博物館,扮演著藝術推手的角色,對台灣文化起步貢獻良多。在展覽及典藏上,兩館有共同的旨趣與相通的特色:都以書畫見長,又旁及各色文物,豐富而多樣。在文化推動方面,兩館分別在社會教育與大學藝術教育有長遠的投入,成效卓著。

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以「華岡興學」為其創辦教育理想。(圖/本社資料照)
▲中國文化大學創辦人張其昀,以「華岡興學」為其創辦教育理想。(圖/本社資料照)

而創立中國文化大學並催生南海學園,對兩館發展直接而關鍵且居功厥偉的張其昀,更是扮演著關鍵性的角色。主因是上述兩館都有著共同的藝文好友,如張大千、郎靜山、歐豪年、施翠峰等,也早已凝聚一家親的情感連結。現任國立歷史博物館館長廖新田表示,國立歷史博物館與中國文化大學華岡博物館,皆屬戰後台灣文化藝術的窗子、歷史的鏡子及記憶的盒子,承擔著珍貴的藝術文化、歷史、記憶的傳承與發揚,亦是今後兩館共同的職責與使命。

水墨畫大師歐豪年在中國文化大學所成立的展館,在業界具有領頭的地位。(記者 辛澎祥/攝)
▲水墨畫大師歐豪年在中國文化大學所成立的展館,在業界具有領頭的地位。(記者 辛澎祥/攝)

面臨21世紀全球化的新挑戰,文化部重建台灣藝術史亦為主流政策,而各地方政府公私博物館如雨後春筍般成立,台灣的博物館發展已進入另一個百花齊放但又競合的激烈階段。目前國立歷史博物館閉館整建,以「修館不休館,服務不打烊」以及「無牆博物館」的精神持續與各館合作,成效顯著。倡議兩館結盟,共創雙贏,發揮加乘效果,為台灣藝術與文化之提升加大力道,更加成為回應社會期盼與需求的主流聲音。

攝影大師郎靜山的作品在史博館成為展覽與推廣的重點。(圖/史博館 提供)
▲攝影大師郎靜山的作品在史博館成為展覽與推廣的重點。(圖/史博館 提供)

而「鳳岡藝術聯盟」成立也涉及兩館淵源與象徵,國立歷史博物館館徽為鳳凰,前館長黃永川曾以「鳳鳴高岡 追求完美」為文分析館徽的義涵。「華岡興學」乃張其昀博士創辦教育的理想:「美哉中華、鳳鳴高岡」,願景強調「整個大學應該博物館化」。兩館不謀而合地均以「鳳鳴高岡」自許,簡稱「鳳岡」意味兩館各有出處但又有著共同的價值期許與目標。史博館廖新田館長強調,「鳳岡藝術聯盟」水到渠成,回味過往一甲子的因緣際會,並驅動兩館未來的緊密合作,共同開創台灣博物館事業的新契機。

華岡博物館在文物展覽與史實典藏,扮演著重要角色。(記者 辛澎祥/攝)
▲華岡博物館在文物展覽與史實典藏,扮演著重要角色。(記者 辛澎祥/攝)

未來兩館合作事項與形式,計為:1.雙方以展覽形式一年一會,訂定主題輪流異地展覽,分提經費聯合主辦、行銷,促成華岡與南海的上下流動,以提升兩館的形象。2.雙方共同訂定研究計畫,每年一會,就兩館歷史、典藏、檔案等合作進行梳理與探索,對外爭取經費,並以研討會或出版形式共同發表、共享成果。3.雙方合意促成兩館在教育實習、文化創意、人才交流、文物維護等面向的合作。4.其他有益於兩館業務、促進台灣藝術文化活動之共同推動。

華岡博物館常態展出中的名家大師作品,極具典藏與傳頌價值。(記者 辛澎祥/攝)
▲▼華岡博物館常態展出中的名家大師作品,極具典藏與傳頌價值。(記者 辛澎祥/攝)
國立歷史博物館典藏中的「寶島長春圖」與「河山永壽圖」,彰顯了藝術薈萃的極致。(圖/史博館 提供)
▲▼國立歷史博物館典藏中的「寶島長春圖」與「河山永壽圖」,彰顯了藝術薈萃的極致。(圖/史博館 提供)

國立歷史博物館官網

查看原始文章